原标题:郭敬明和李枫性侵案还在发酵,这事到底是炒作还是实锤?

原标题:不爱“帽子工厂” 自称“老常” 最爱“规矩相声” 笑在天堂

原标题:书展后我们去哪里淘书

昨天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郭敬明与李枫诽谤二审刑事裁定书》。根据该裁定书,郭敬明诉李枫诽谤罪一案,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郭敬明的上诉,维持原裁定。

图片 1

图片 2

几年前,我和朋友们曾哀叹书店会不会消亡,只是即使我们亦无法料想如今书店的繁荣。在这逆转的过程中,如果我们不及时总结出一些有建设意义的原则,或许会错失更繁荣的新类型书店的未来。

估计好多人会蒙圈,这个李枫是谁?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被法院驳回?

作为一个书店设计者,我总结了书店设计的5个原则。

图片 3

在相声界有“最讲马列主义的艺术家”的雅称。

一.书店应该是各种各样的

2008年,19岁的李枫参加“第一届文学之新”大赛(郭敬明主编的《最小说》是主办方),参赛的作品就是他的连载小说《喀纳斯游记》。

“做喜剧,你一定要带给观众一些东西,要么是有意义的、要么是讽刺、要么是教育的。如果在一个作品中,你什么都没有传达,那你其实是在浪费观众生命。”——常宝华“他特别反对相声界乱七八糟的事。”——徐德亮

“每一本书都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们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所以每个书店应该也创造出不同的世界,不应该相似。但我们却看到,在摆脱了单纯卖书时代千篇一律的书店之后,越来越多的新书店在格调上却越来越趋同,所谓设计书店呈现出相似的小清新,这些相似性其实会伤害书店的发展。我们的生活日益丰富多样,我们需要性质各异的书店。因此,每个设计师接到设计任务的时候,不应该参考已经存在的范本,而是需要仔细研究书店运营商、书店的场地和区域特性,去创造出性格鲜明的书店。

在12进8的远程赛中,还曾被评委刘震云钦点直接晋级全国文学之新12强。最终他获得了全国八强的成绩,之后就顺理成章的签约了郭敬明的最世文化。

说到中国最受观众喜爱的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绝对是名列其中的。他那激情四射的演奏风格,他那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一直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昨天20时30分,这位中国小提琴大师级演奏家因心脏病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77岁。

具有鲜明个性的书店不会伤害书店的竞争,反而能为需求各异的读者提供多样化的选择。那些模拟已知案例的书店其实会消亡得更快。

图片 4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先生于2018年9月7日10点46分在北京海军总医院逝世,享年88岁。据悉,常老被哮喘病困扰多年,住院已有些时日。常宝华孙子、著名演员常远工作室发讣告,透露常宝华先生临终之时神态安详,宛若熟睡,家人徒弟等皆随侍在侧,福满归去,未曾留有遗憾。

二.书店应该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在去年的8月21日晚上,李枫突然实名爆料:我被郭敬明性骚扰了!

在相声界,常家与侯家、马家被称作“中国三大相声世家”,这其中常家从事相声行业的人数最多,高峰时,曾有14个人活跃在相声舞台上。1936年,常连安在北京西单创办的“启明茶社”,也被视为相声界的一次重大改革,从此相声演员告别了露天场地,有了自己的舞台。启明茶社是相声的大本营,老一辈的著名演员几乎都曾在这里登过台,其中甚至包括张寿臣、苏文茂、白全福等名角。1930年12月出生的常宝华,8岁时就开始在那里当学徒,随父亲常连安、兄长常宝堃(艺名“小蘑菇”)学习相声,9岁登台,开始了自己的相声生涯。

书店的目标是要把更多人吸引到书店来,转化为自己的读者。若书店拒绝不读书的人,无疑等同于固步自封,也多少有点矫情。伟大的知识需要分享和普及,而不是画地为牢。所以书店应该是对所有人开放的。书店要塑造欢迎一切人的态度,要友善,而不应该拒人以千里之外。

图片 5

1951年,21岁的常宝华拜相声大师马三立为师,并加入“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参与表演并创编了很多新的剧目。1951年4月23日,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兄长常宝堃不幸牺牲。常宝华毅然决然地继承了大哥的遗志,参加抗美援朝慰问演出。回国后,常宝华放弃了在曲艺团的优厚待遇,决定参军,随即进入“海政文工团”直至退休。在“海政文工团”期间,常宝华曾多次荣获全国和军队文艺会演创作、表演等方面的奖项。他的作品还受到赵树理、老舍等文艺大师的好评。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博文里提到,李枫出版第一本书《燃烧的男孩》的时候跑去成都办了签售会。

常宝华还多次举办相声培训班,在北京大学、北方曲艺学校授课,培训军队内外大批专业和业余的演员与作者。2006年8月,他被授予中国曲艺界的最高荣誉——“牡丹奖”终身成就奖。2012年,他还参演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搜索》,饰公交车老大爷。他的孙子常远近年来在舞台、影视等领域,发展迅速,而孙女常思曾随中国花游队夺得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团体铜牌。“创作不到点儿,表演不起眼儿,混了大半辈儿,弄个半熟脸儿。”晚年登台时,常宝华常拿这句话总结自己的舞台生涯。生前在接受采访时,他曾透露,将来百年之后,希望把这几句话刻在自己的墓碑上,作为墓志铭。

三.书店应该是个体验型的微文化综合体

图片 6

在常老看来,好的相声要有思想,要来源于生活,让观众有所思考,“相声的表演要避免四个字”粗、俗、油、野”,创作时也要避免四个字”直、露、白、浅”。”他告诫自己的孙子常远:一定要提高喜剧的档次,不能让它停留在观众以前的审美里。“作为创作者一定要拉着观众走,而不是一味地去迎合观众。喜剧中的包袱固然很重要,但这不是全部。做喜剧,你一定要带给观众一些东西,要么是有意义的、要么是讽刺、要么是教育的。如果在一个作品中,你什么都没有传达,那你其实是在浪费观众生命”。

历史经验证明,单纯卖书的书店在网络购书和房租上涨的大趋势下是难以为继的。新类型书店只有创造不可替代的体验场景才能生存。

签售会上自己被叫去跟郭敬明一起住,之后就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崔峻 王晓溪

体验场景基于两点。首先是功能的复合,不仅仅是卖书,还要有相关的文创产品、音像制品、展览、咖啡、多功能会议空间以及餐饮、甚至服装、生活用品等等。简言之,书店先是个微文化综合体,具有丰富的功能。其次,在不同的功能空间,包括公共空间甚至不同分类的书籍区域,比如童书区,都需要着力打造符合本书店经营思路的基础上,不同的体验场景,从而创造视觉以及空间的丰富性。这样的体验型的微文化综合体才能更有效地吸引不同的人。

第一天晚上郭敬明想干坏事,被拒绝了。没想到第二天,竟然变本加厉,郭提出要进行更大尺度的不可描述。

声音“相声界最讲马列主义的艺术家”

这样的书店才能真正地激活一个商场,一个街道甚至一个社区。这样的书店才能超越互联网。

图片 7

相声演员徐德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常宝华先生在相声界因为辈分甚高,后辈常常以“爷爷”“常老”称呼,对于后者,常老常常反驳“别叫常老,叫老常”。和人聊天,人家说:“常老,您今年80了吧?”常老一摆手,“我还年轻,今年才40公岁。”这“公岁”怎么论?原来,常老仿效“斤”与“公斤”的关系,玩起了数字游戏。

四.书店应该是个思想社交的场所

图片 8

徐德亮介绍,常老年轻时经历了启明茶社的创立,也是当年相声大会的见证者,因此了解许多相声界的掌故。当年,自己要为搭档王文林的父亲王长友写回忆文章,许多资料就来自常老的讲述。“回家后整理采访录音,整整三个小时,老人家肚子里装着太多的故事。”

成为了微文化综合体书店还是不够的,因为书店不能仅仅是销售的场所。它自我定位的第一步应该是个社交场所,是读者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场所,会友、工作、讨论和思考的一个场所。作为设计师,还要坚持为书店打造第二步,一个能创造思想交流的精神的社交场所,可以是作家书房,也可以是读书会,更可以是讲堂。这才是一个书店的灵魂之所在,也是一个伟大书店超越书店实体,作为一个特殊的商业场所的价值。

文章最后还说,自己知道的受害者不止他一个人。

作为长辈,常老特别注重提携后辈,当年徐德亮创办海淀相声俱乐部,开场演出,常老带着自己的长孙常远前来捧场。上台前,常老特意嘱咐徐德亮,“我今天说”倒二”(倒数第二个节目),你是正角,你来攒底(大轴节目)。”祖孙俩当天说的是名段《白字先生》,表演完老人就台下坐在观众席里,直到谢幕。说起往事,徐德亮很感慨,“人家来给你捧场,说一段相声下台走人其实就算尽心尽力了,像常老一样,从头到尾一直帮你压场,还跟你一起谢幕,这艺德让人钦佩。”

五.书店应该是我们生活中的灯塔

图片 9

常老为人和善,但艺术方面却很较真。因为是军人出身,他在相声界有“最讲马列主义的艺术家”的雅称。“他特别反对相声界乱七八糟的事,说传统相声也特别规矩。”徐德亮说,“我们是听了常老和赵世忠的版本才知道传统段子应该怎么说的。”他以《五行诗》举例,“许多年轻演员说这段相声,逗哏的一上来就一句”我是你爸爸”,然后处处占捧哏的便宜,常老对此很不以为然,”你想啊,一上台逗哏的就开始占捧哏的便宜,这俩人怎么能聊到一块去?”所以,老先生们从来不这么说——逗哏的先和捧哏的聊,聊热乎了,赶寸了、恰巧了,逗哏的占一下便宜,然后扯回来继续聊,趁捧哏的不注意再占便宜,这才合情合理。”对于倒口活(仿说地方口音),常老也有自己的观点。倒口活里,逗哏的会以很夸张的外地口音开场,捧哏的这时会接一句“这是什么味儿”。常老认为,这种说法中含有早年间北京、天津两地对于外乡人的歧视,应该改成“这是哪儿的话啊”,才合适。

设计上应该符合书店主人的价值观和审美的标志性风格,这个风格就如同灯塔,让书店在汪洋大海般的消费场景中鲜明而夺目。

这篇博文里,只是简单的写了几句,没有太多实锤,而且根据李枫的描述,他手中确实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是受害者。

姜昆曹云金发微博追悼

这对设计师是挑战,但也是设计师必须面对的。创造取悦读者的空间是不够的,更需要引领读者去体悟更深层次的美。尽管大多数书店仅牵涉到室内设计,但设计师要通过室内设计让一家书店激活公共空间,包括城市空间。书店不仅仅是读者的灯塔更应该是城市生活的灯塔。这需要通过设计坚定地表达出来。

图片 10

常宝华先生一生投身相声事业,多提携后辈,因此在相声界威望很高。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冯远征、徐德亮、曹云金等表达了对老先生的悼念。

最后我同意这句话,你的人生取决于你留在什么样的书店里。参考这5个原则去设计,就不会在设计中执迷于自己微不足道的设计理念,而是以众生万物的需求去创造新书店。当上海书展一天超过5万人的时候,我们有信心去为越来越多不同层次的读者去创造各种各样的书店,为他们打开更丰富多样的世界。

文中提到的《燃烧的男孩》是在10年出版的,而同年4月郭敬明的的确确是带着李枫跑去了成都签售。

曹云金在微博中回忆,2007年的时候,他在北京台录制节目,常宝华先生是节目中的推荐嘉宾,当天录制时间很长,而且天气严寒,条件十分艰苦,等到曹云金上台表演《大保镖》时,场内只剩下粉丝。本可以早早离开的常宝华却坚持等到了最后,“为了听这段《大保镖》,(老爷子)硬生生给冻病了”。

注:本文作者为上海思南书局、钟书阁(松江、苏州、西安)设计者

图片 11

姜昆则在微博中追悼常老,“相声界又走了一位元老,欲哭无泪……他虽然年长,但一辈子如年轻人般的朝气蓬勃;他是老艺术家,但是一辈子以文艺战士的身份战斗在相声的舞台上;他留下的一篇篇作品将永远地留在亿万观众的心里;他播撒的欢笑,将永远地愉悦中国人民的生活……”

来源:新民晚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时李枫是这样子的,跟美少年似乎挂不上钩;

本组文/本报记者 祖薇

责任编辑:

图片 12

作者:祖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而且签售会之后,紧接着两人还去了新浪做客。

责任编辑:

图片 13

采访时,郭敬明不仅大赞李枫是一个好孩子,还说三年来只有看李枫的这本书哭过。

图片 14

随后,去武汉宣传的时候,郭敬明也是带着李枫。而且当时李枫还力挺老板,diss韩寒。

图片 15

2011年的时候,两个人看上去也相安无事。

图片 16

2012年的时候,郭敬明还带李枫去了马来西亚宣传。

图片 17

13年和14年李枫和公司的官微也很少有互动了,尤其是14年还开了微信公众号,微博基本上荒废。

图片 18

2015年10月,李枫出版了《圣地》,这是他在最世出版的最后一本书,除了公司官博上发了三条宣传,并没有同公司作者为他站台。

图片 19

从这个时间线和互动情况来看,至少在2012年8月之前,李枫与郭敬明仍然是表面和气的状态。

图片 20

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立即爆出来,在以后的这么多年里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而突如其来的爆料是居然是因为一篇帖子。

图片 21

后来随着“郭敬明性侵”的话题炒上热搜,另一方当事人也出来回应了:否认性侵。

图片 22

短短几个字便让李枫的爆料成了造谣,还被盖上了橙色预警。

图片 23

不过这件事的曝出却让无数人认定了郭敬明是个迷你攻······

图片 24

喜欢李枫的人表示支持!

图片 25

站郭敬明的则认为李枫过河拆桥,借机炒作。

图片 26

在被爆料出来一个月左右,有媒体放出了之前采访李枫的视频,李枫阐述了性骚扰事件的整个经过。

图片 27

虽然事发仓促,李枫也是当场就懵了,但是好歹还算清醒,立刻把郭敬明推开。

图片 28

整个过程结束后,郭敬明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主持人在问到李枫,郭敬明有没有后续的时候,李枫也是坦言,并没有后续,也就是说郭敬明并未得逞。

李枫对于打官司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由于时间久远已经过去7年,外加上根本没有什么实锤,自己输掉官司的可能性几极大的。

然而事情发展到最后,变成了开头的那一幕。爆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图片 29

其实有人会说为什么要隐忍7年?但其实刚入职场碰上这种事大部分人可能都会选择隐忍,毕竟老板给饭吃,新人好欺负,啥也不懂,就算有什么事也不敢轻易发声。现在有了结果,爆姐还是希望李枫可以好好的写作,带给我们更多好的作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