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他亲过张国荣,骂过刘德华,一生写下2000多首词曲,却说人间尽耳聋!

原标题:北野武的极致暴力,敢切手指的才是全员恶人

原标题:中小企业CEO经营管理提升班及常春藤商学院简介

本文转载自一日一度

影火虫

中小企业CEO经营管理提升班

图片 1

[课程的价值]

领先同行,把握时代契机,名师指路,让您正确领悟经济趋势;把握时代契机,明确企业发展方向,做出正确的决策。实战实用课程,全面提升管理。助您改善组织管理、优化人力资源、加强财务管控,全面提升管理水平。绩效为王,切实提升经营。绩效专家指导,让您迅速掌握经营技巧,推动实战落地,突破企业经营困境,切实提高经营绩效。收获同道挚友,共谋未来发展。让您结识商界名人、专家学者、行业翘楚,为您搭建人生舞台,
共谋未来发展。

[课程设置]

图片 2

[课程特色]

实用的管理知识和管理案例,提高学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着重领导力和执行力方面的培养,全力打造现代职业经理人。

互动的教学方法。通过理论讲授、案例分析、专题研讨、管理游戏等,鼓励学员积极参与,从而收获更大。

与来自各地的经理们进行深入的交流,从跨行业、跨地区的校友网络中获益。

加入学友,拓展人际网络,有益于个人职业生涯发展。

从超越自我的范畴,突破思维定势的局限,思考更加有效的管理模式。

[招生对象]

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并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者;在职经理人,企业初创者。

各类企事业管理人员及有志在工商界大展宏图的各界人士。

各类企事业单位负责人,董事长,CEO,股东合伙人及中高层管理者。

[准备资料]

任职证明一份;近期两寸免冠彩色照片4张;身份证、学历证复印件各一份。

[课程费用]

总费用为25800。现报学费优惠至22800元(包括学费、讲义证书、课间茶点等各项费用)。同一单位同班报名两位以上22000元(每位)。

[学制和授课方式]

学制:一年半,授课方式:每月1-3次,每次两天(周六、周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你是个妙人,

今年夏天男生中最火的穿衣潮流应该就是“全员恶人”了。

是一个少年狂。

而且一定要配上七分格子裤,一眼假的巴黎世家老爹鞋,你就是这个夏天最潮的时尚icon。

鬼才黄霑

图片 3

香港有座喇沙书院,远近闻名,只因校友明星荟萃,白先勇、林夕、许冠文、李小龙、黄霑等皆在这里读过书。

据统计,每个新生军训连,都有十个以上穿全员恶人的潮人。

图片 4

图片 5

当年的毛头小子们长大成人,这里却留下了他们的逸闻,其中一则“李小龙和黄霑不打不相识”,颇有几分江湖气。

然鹅,这到底是什么梗,老阿姨百度了一波。

李小龙的学名叫李元鉴,因为口角,把黄霑的表弟打得够呛。黄霑听说表弟被人打了,气势汹汹要去帮他出头,到后,才发现对方是打遍校园无敌手的李元鉴。

原来是北野武的作品,小手指说切就切的“恶人”们!

风萧萧兮易水寒,黄霑一去兮难复返,硬着头皮也要把这场架干下去。

《极恶非道》

最后,黄霑在李元鉴狂风骤雨般拳脚下抵抗了二十分钟,彻底败下阵。

图片 6

多年后,李元鉴更名李小龙,成了一代功夫巨星,黄霑就把这事挂嘴边,吹了一辈子。

香港译名《全员恶人》

“我是跟李小龙打过架的人!”

几乎囊括了日本演艺界半壁江山的阵容。

01

图片 7

黄霑虽为“香港四大才子”,但他原是广州人。

在日本黑帮,断指承袭了日本武士切腹的遗风,变成一种根深蒂固的谢罪行为。

图片 8

图片 9

<香港四大才子;从左至右黄霑、金庸、蔡澜、倪匡>

极致肉体的痛感,也是表示忠心最直接的方式。

1941年,黄霑出生在广州,家中兄弟姊妹八个,他排行老六。

拿过刀的人都知道,没了小指就无法握紧武器,等于说这个人就废掉了,只能依靠帮会生活。

8岁那年,举家迁居香港,从此香港在黄霑心里、血液里、歌词里驻了脚。

图片 10

从港大中文系毕业后,在培圣中学教了两年书,黄霑意识到香港发展迅猛,平民草根翻盘的机会来了。

日本黑帮之于北野武是童年的记忆,长辈大多都混黑社会,父亲是个不争气的酒鬼,如果不是遇到深见千三郎老师,成为了漫才艺人,他也日本黑社会的一员。

广告业就是很好的落脚点,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很准确。

图片 11

当他说出“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短短十字,言浅意重,这个半路出家的外行人,就改写了香港广告业。

北野武并不是暴力美学的开创者,但是把暴力美学诠释最透彻最深刻的导演。

彼时香港流传的洋广告,多半是英文或拗口的粤语配音,听起来很别扭,加上文案生硬,难以传播。

他自己曾说:“我就是喜欢拍暴力电影。以前拍暴力的时候,人们说我除了暴力什么都不会拍,所以停止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一点也不快乐,拍摄这些东西让我很累。”

初出茅庐的黄霑敢把粤语白话写进去,朗朗上口,老少都记得住。

图片 12

正因为这样的妙处,黄霑在广告业混得风生水起,还成了首位获得美国广告界最高荣誉“基奥奖”的香港人。

黑帮电影经典之作《教父》,黑手党家族之间的矛盾与仇恨,一个男孩成长为新教父,血雨腥风和温情脉脉交织。

图片 13

图片 14

一个审时度势的人,必然能眼观六路,融会贯通。

而《极恶非道》正如其名,全员恶人,不仅是黑吃黑,简直是他妈的黑吃黑吃黑吃黑吃黑。

还能不局限自己,大胆做尝试。

没有兄弟,没有爱情,没有道义,只有权力和利益。

02

图片 15

既然广告词能写,那歌词也能写。

隶属于关东头号黑帮组织山王会的池元组头目,曾在监狱与小组织村濑组头目结为兄弟。

黄霑为新电影《青春玫瑰》创作了三首词曲,广受好评,此时也与顾嘉辉结成了“辉黄”组合。

山王会野心勃勃,时刻觊觎村濑的地盘和毒品生意。

1980年,顾嘉辉在电话里找黄霑填词,念了一遍曲谱后,黄霑挂掉电话就去写了。

图片 16

他先从“浪奔,浪流”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写完“仍愿翻百千浪,在我心中起伏够”,搁笔,整个过程也就二十分钟。

在山王会二把手的授意下,池元命令麾下的大友组向村濑组发起挑战。

这首歌就是周润发版《上海滩》的同名主题曲《上海滩》,这首二十分钟创作出来的歌,获得了当年十大中文金曲奖。

图片 17

图片 18

两个中年男子去酒吧消遣,结账时才发现这是一家黑社会酒吧,账单高达一百万元,没办法只能带店员去公司取钱。

写这首歌还有个插曲,黄霑给顾嘉辉交完歌词,忽然想起,还没去过上海,竟不知黄浦江到底有没有浪。

得意洋洋的店员哪里知道,这家其貌不扬的“大友咨询公司”,是一个等着他跳的圈套。

于是,打电话给两位上海好友,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各执一词。

图片 19

黄霑就翻出家中关于上海的藏书,索性自己找答案,看了一夜,直到天光大亮,把上海滩风云历史都了解个遍,合上书,才猛然想起,还是不知道黄浦江到底有没有浪。

只能带上钱和他的手指,去道歉。

后来有人告诉他,“船只驶过的时候,就有浪。”

图片 20

黄霑哈哈大笑,其实结果早已不重要了,那一晚,他读书也就很痛快了。

但前去求和的二把手被狠狠地羞辱一番,面部划伤。

黄霑的达观和他的才,是相辅相成的。毕竟心性疏阔,才能写出来《上海滩》这样大气的词。

正当大友组手下得意之时,就被干掉扔回门口。

03

图片 21

1982年,中英开始对香港回归进入谈判阶段。

两个组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一触即发。

同年,日本篡改教材,掩盖侵略我国的事实,国内民愤难平。

在大友的猛烈攻击和山王会老大的毒辣计谋,令村濑节节败退,被迫退休,两面三刀的池元也如愿到村濑的地盘和生意。

永恒唱片老板邓炳找到黄霑,请他写首国语歌。黄霑很少写国语,起初认为没有市场,想拒绝。

图片 22

但邓炳谈到这是首爱国题材的歌,黄霑爽利地答应了,一想到政治时局,胸中顿时心潮澎湃,歌名就叫《我的中国心》

大友组人才辈出,二把手若头水野和干部石原亲自主持在某非洲国家使馆开辟赌场,一时间财源滚滚。

这首歌发行后,果然在香港没有翻出什么水花,黄霑也就没多在意。

图片 23

1984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香港回归进入倒计时。

然而风云变幻,在早已抛弃了传统仁义道德的黑帮社会,各种阴谋纷纷浮现,大友组风雨飘摇……

这一年,春晚导演正在四处找节目,搭车时偶然听到这首歌。

正如无良警察对他说的:“现在的黑道已经不是以前的黑道了。

“当时我们坐在车上被这首歌曲给震动了,我就问开车的司机,这个歌是谁唱的呀?他说是一个香港的歌手,叫什么他也不知道。后来我就要求他给我复制了一盘这个带子。”

图片 24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香港歌手叫张明敏,在两岸从未有过演艺合作的情况下,春晚导演组对张明敏发出了邀请。

当池元要驱逐大友时,大友也终于明白自己仅仅是池元的一把枪,在做肮脏事的时候就要他和他的人出手,在必要的时候随时让他当替罪羊背锅。

接触过程一波三折,除夕夜,张明敏登上了春晚舞台,“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没办法了,只能切指。

寥寥几句,就唱出漂泊在外中华儿女的拳拳中国心。

图片 25

图片 26

大头目一直在幕后搅动风云,在各个组里挑拨离间,使用各种手段铲除对自己不利的组。

这首歌之轰动,全国各地寄给张明敏的信件纷至沓来,央视大厅要用麻袋来装。

所以他让大友干掉池元,自己坐池元的位置。

著名词作人阎肃老先生,听到这首歌时,难掩内心澎湃,对黄霑的词不吝赞赏,“这首歌歌词大气,旋律澎湃,没有几十年的历练,是写不出来这词的。

图片 27

随后,张明敏在香港的一个饭局见到黄霑,对他描述这首歌之火爆,黄霑难以置信,还笑言:“你帮我把版税收回来好了。”

黑社会是社会的镜像,《极恶非道》里的每个江湖人物,表面遵循日本文化中的阶级观念,对组织谦卑卑躬屈膝,实则心怀鬼胎,背叛,陷害无所不用其极。

他把灼热得发烫的爱国心倾注在歌词中,生活里还是一副嬉笑顽皮的样子。

在《极恶非道》里没有特别的高潮的戏份,也找不到一丝温情,要么极度凶猛,要么极度平静。

大隐隐于市,真风流也。

图片 28

04

冰冷的美术造型,冰冷的镜头语言,人物都极度缺乏表情,毫不掩饰血腥之景。

90年代的香港,酒绿灯红,是步入千禧年前最后的狂欢。演艺界的空前繁荣,带动了黄霑事业上的巅峰。

暴力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就像去店里吃一碗素面。

1991年,《沧海一声笑》横空出世。大乐必易,黄霑从古音阶“宫、商、角、徵、羽”中找到灵感,唱出来古韵十足,又挥洒大气。

图片 29

罗大佑说:“该首歌伟大的地方在于,歌词不变,用粤语和国语来唱同样合乎音调,但同样那么好听。这种形式的歌曲几乎找不到第二首。这是黄霑了不起的地方。”

回复 “ 极恶非道” 即可获取资源

果不其然,这首歌荣膺香港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

领奖台上,黄霑照例用他明快的大嗓门说“其实这首歌现在听来,仍有不足,当初要不是徐克逼我改了六遍,连现在这版都没有。”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文字美图素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若《影火虫娱乐》推广的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30

责任编辑:

徐克听后,也一笑置之,他对这位才子真是一点也不计较。

《沧海一声笑》另有一版是徐克、罗大佑、黄霑演唱的,很多人听完都说一定是醉酒后录的,才能这么挥洒。

醉不醉酒,无据可考,但这个版本天然无修饰,倒是真的。

当年,徐克和罗大佑赶到黄霑录音室,为《笑傲江湖》录这首主题曲,刚唱完一遍,黄霑就告诉他们结束了。徐克以为试唱,毕竟他还把词唱错了。

黄霑照旧用他的大嗓门说:“笑傲江湖嘛,就是这样子。”

再唱一遍,未必就有这般恣意洒脱了。

少看眼前对错,多做恣意之事,才是黄霑的江湖。

05

蔡澜说,香港“四大才子”里最会泡妞的是黄霑。

年轻时,黄霑游历欧洲,到了法国,语言不通,他用英语问路,别人都不理不睬的,拿着地图看不懂,干着急。

后来,他想了个法子,拦住路人,先用中文说一通,进行完一段“对牛弹琴”的交流后,法国人听不懂,跟他一块干着急。

这时候,时机刚好,他便故作急中生智,问对方会不会说英语,如此就能用英语进行一番亲切友好的问路了,还能借此泡妞。

图片 31

有其父必有其子,后来,他儿子也学了这个方法,回来对老爸感慨:“要不是带女友同游,凭这个法子还能泡到法国妞。”

黄霑、蔡澜、倪匡三人曾做了一档风靡香港的谈话节目,话题有时涉及性与爱,也不避讳,尺度之大,令后辈节目都望尘莫及。

做节目的渊源更是颇为风流,倪匡在夜总会看上了一个妈妈桑,就邀请两位老友黄霑、蔡澜一同前往,三人在夜总会尽力表现讲段子,把众人逗得乐不可支。

夜总会消费不低,还得花力气逗乐子,得不偿失啊。

于是三人一商量,不如做档电视节目,请来明星嘉宾谈话,既有美貌,又有酒喝,还有钱拿,于是《今夜不设防》就开播了。

节目有一期请来张国荣——黄霑最爱的男星。爱到什么程度呢,他每回见张国荣,都要亲一下,而张国荣每次都躲不过。

记者问他为何不躲开,哥哥调皮地打趣:“我心里想的都是他旁边的林燕妮。”

图片 32

节目里,黄霑问:“你觉得他拍过的床戏,哪部最美呢?”

倪匡说:“我觉得《胭脂扣》好。”

黄霑忿忿地打抱不平:“可《胭脂扣》里Leslie(张国荣)的戏份太少啦!”

黄霑重“色”,不论男女。

但这色气,又不嫌猥琐,反倒因为坦荡,多了几分“老顽童”式的可爱。

06

他只对哥哥温柔如斯,旁人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1991年,刘德华发行第一首歌《情是那么笨》,黄霑对媒体说:“没有看过,写歌写得那么笨的作词人。”

几年后,两人见面,刘德华问他:“霑叔,你骂就骂,能不能轻点骂。”

黄霑拍拍肩膀,对这位年轻人说:“不要放弃,人是会进步的,我骂你三年,你现在的作品,我听懂啦。”

1997年,刘德华的《冰雨》发行后,黄霑欣慰地说:“华仔终于开窍了。”

图片 33

他骂后辈,有规劝勤勉之意,对事不对人,这是基本态度。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受到乐坛教父级别的人批评,这其实也是黄霑一种逼迫新人成长的方式。骂归骂,骂完还是要教。

2003年,他还为刘德华《真爱是苦味》谱曲,可见并无嫌隙。

成龙大哥也没逃过他的酒后羞辱,一次黄霑喝得酩酊大醉,碰到洪金宝、成龙一行人,他正赶着尿急,成龙刚走上来打招呼,他竟当面解开裤子小便。

血气方刚的成龙当场就要打他,好在洪金宝身手敏捷,抢先拦住了。

这事后被一家香港媒体曝光,黄霑酒醒看了报道以为人家诬告他,就打电话给律师准备诉讼。

后友人告知确有其事,他就赶到成龙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以示谢罪。

图片 34

古往今来,疏狂之人多如牛毛,像黄霑这样收放自如的,却不多见。

口出狂言,有胆就行了,能收回来,却要有坦荡的胸襟。

07

我们将黄霑称为“鬼才”,有几分抹杀了他个人努力的误解。

实然,黄霑是个很勤奋的人。

他最敬仰的文人是香港的“三叔”,传闻三叔15分钟成1000字文章,而黄霑那时是一个半小时写1000字的菜鸟。

和偶像的差距不止一星半点,黄霑就去问三叔,怎样提高,三叔言简意赅,答曰“多练。”

于是,黄霑回去就掐表写作,九个月后,写1000字还是一个半小时。黄霑很困惑,但既然偶像这么说了,还是坚持吧。

第十个月,他能45分钟写1000字了,后来30分钟1000字,12个月后,他就能和三叔的速度比肩了。

最快的一次,一小时边打腹稿边写,出了一篇4000字的长文,一字未改,就交给了编辑。

他的《不文集》,一本性幽默短文组成的书,再版60余次,至今香港无人打破这项畅销记录。

图片 35

若说写文章是中文系出身的老本行,写歌却是真正的野路子,可他有一套完善的思考体系。

《自喜集》中写道:“每首我爱听的歌,我都努力分析,音为什么如此连起来?旋律这样跳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顺着音阶上下行的曲调,怎么会这样亲切悦耳?创作不必真的从师。无师自通,绝对可以!只要努力,事无有不成!”

黄霑善于古曲今用,1997年的《男儿当自强》改自《将军令》,经由他一改编,恢弘之气魄,再加上林子祥的血性之嗓,充满铁骨铮铮的阳刚之气。

若说天赋,也不尽然,若非通古博今,又怎知去哪里博采众长。

可见天赋不是唯一,“鬼才”也绝非生而有之,有了后天的勤奋加成,方成大事。

08

90年代末,粤语流行乐音乐开始衰落,黄霑回到港大攻读流行音乐系,一篇论文写了六年,讨论社会与流行乐的关系,洋洋洒洒15万字,几乎涵盖了他毕生对流行乐的理解与思考。

写这篇论文时,他已经步入人生最后阶段,肺癌化疗,身体虚弱,笔耕不辍。

图片 36

最终定稿后,港大无人敢审他的论文,直接通过。

黄霑在62岁的高龄,凭借真才实学,拿到了港大博士学位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不明白现在祖国青年需要什么。从前我抓得住香港青年的心态,我那时候40岁,现在我不懂啊,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信息空前大爆炸,加之香港回归,内地流行文化大批涌入,这位老顽童也直呼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啦。

但就像《问我》里所写:“问我欢呼声有几多,问我悲哭声有几多,我笑住回答,讲一声,我是我。

人人都叹息英雄迟暮,黄霑却要一辈子做个潇洒恣意的人。

年轻时是少年狂,老来是老顽童、老流氓,拥有这样的人生,又夫复何求呢!

09

2003年,南方周末采访黄霑,他不无悲戚地说:“香港粤语流行曲死了。”

2004年,肺癌晚期,黄霑辞世。留下一句警世之言“其实人间尽耳聋。”

黄霑一生留下2000多首词和曲,文学作品也超过30多本。

他外在风流疏狂,内里却是敬畏谦卑、勤勉治学的文人。

他出口成黄段子,也能妙笔生花。

他是世间难一遇的鬼才,也是在尘世中“烟雨任平生”的凡人。

2001年,查出肺部有肿瘤,黄霑的头发也剃光了,他就拉来麦嘉、罗家英做了一个新节目《三个光头佬》,继续谈笑风生。

图片 37

有人问他为什么生病了,还这么打拼,他解释道要把分期付款的房子买下来,死后,要给老婆一个安居之所,这是做男人的职责。

他虽然怪,却有真情在。

以前,黄霑爱半夜借人浴室洗澡,每次洗完,都会打张欠条。

他逝世后,蔡澜整理家中杂物,翻出黄霑的欠条。

图片 38

“补午夜吵醒嫂夫人之过,特书新签单以示在欠蔡澜兄嫂拙作二首,即前后共欠四首。——欠曲人黄霑。”

而今,世间已无黄霑,这四首欠曲再难讨回。

呜呼哀哉!

作者:度公子

【招聘】如何潜入艺非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