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走近后厂村程序员的真实生活:“拿命换钱”

原标题:《出·路》:中国3个阶层孩子的10年人生轨迹,结论让人…

原标题:一人三艺 传奇一身 八闽之子—林善泉

为什么男人那么累还要拿命去换钱?真相太扎心了!

文丨拉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林善泉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9日电(赵佳然)北京的西北角是个特别的区域,这里汇集了众多互联网及IT企业,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将自家logo悬挂在大厦的顶端,而刚起步的创业公司也会选择在这里租下一亩三分地。

提要:**有观众说“《出路》没有让我找到出路,反而带给我的是绝望和无解。”“绝望可能是件好事,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东西让你对此感到绝望?”郑琼回答。**

号晚学居士

中关村、上地、西二旗、后厂村……它们成为了一个个地标,而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总是第一时间被打上“码农”“程序员”的标签。在大家眼中,他们往往身着格子衬衫,头戴耳机身背双肩包,披星戴月地上下班,每天十几个小时面对着电脑屏幕。

纪录片

斋号林济堂

图片 1

《出·路**》**

三大国粹凝聚一身的传奇人物

▲西二旗地铁站 中新经纬赵佳然摄

英国有一部《56UP》,用56年跟踪记录14个不同阶层孩子的人生轨迹,呈现出英国社会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富人仍富,穷者愈穷,只有教育改变命运

小鱼君近期有幸受邀

我们习惯把他们看作一个整体,从性格、着装到消费水平都大致定型。然而,他们也许曾在某个地铁站多次擦肩而过,但每个人心中的目标、理想和焦虑,都各不相同。

图片 2

至福州闻武堂采访林善泉师傅

我把家从三环里搬到了六环外

中国导演郑琼,做了一部相似纪录片,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

一闻香店拳传人风采

老田今年28岁,北京生北京长,是个标准的“土著”。10年前的他大概没有想过,自己会来到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后厂村工作。

之前,很多网友在后台留言,问能不能介绍一下这部名为《出·路》的纪录片,今天,我打算和大家展开对该片的讨论。

八闽之子 林善泉

2013年夏天,老田本科毕业,专业是当年正吃香的计算机与科学技术。他顺利地找到了一份某大型电信公司的内勤工作,但入职后发现,工作的内容与所学的专业知识并无相关。

关于这部纪录片的完整视频,我们的后台有提供,大家可发消息“出路”获取。

林善泉师傅研拳30余载,时至今日,已是福州乃至福建有名的“香店拳”大师,福州香店拳源于少林罗汉拳,福建少林寺在明清乾隆时,因反清复明而被焚毁,少林寺武僧智远潜匿于福州“庆香林”香火店,在香场传授罗汉拳,故隐名为“香店手”。

“就是天天处理人际关系,没别的。”他回忆道。

郑琼用10年时间跟踪拍摄了农村孩子,小镇青年,国际大都市里的少女的人生。

福州郊区山尾人房利贵当时是该香场的工人,得其真传,通其奥秘,驰名榕城,后在福州广泛收徒,其中徐心波是其授徒中的佼佼者。林善泉师傅便是拜入徐心波门下学习香店拳的。

不是没有考虑过换行,老田曾经要求过调岗,但却在面试的时候受了挫。“对方本来要问我一个专业问题,后来突然看了看我简历说:‘你是13年毕业的啊,那这个你可能没学过。’后来我就没怎么想着调岗的事了,想看看其他机会吧。”

让你看到三个阶层的孩子,靠“读书”是如何影响命运的。

提起自己的学武历程,林师傅感慨万分:“我们那个年代是封闭性的,练武功是别人不能看的,当年“招生”可没有宣传,名声全是一点一点打出来的,这些招式套路是最传统的武术招式,也是最特殊的。”

不过这份工作也有极大的优势:工作量少,离家近。老田每天可以8点起床,溜达15分钟到单位,下午5点半之前到家,琢磨晚上给爱人做点什么吃。老田最大的爱好就是做饭,人生理想是拥有属于自己的饭馆,不过这个目标现在看来还远得很。

图片 3

图片 4

今年年初,也是老田结婚的第二年,他们摇号中了一套共有产权房,这意味着两人从无贷一身轻的状态,变成了每个月需还款7000多元。这突然的改变,也让他不得不再次审视自己的收入情况。“必须要多攒点钱了。”他对自己说。

从左至右:袁晗寒、徐佳、马百娟

说着林师傅随手拿起一边的雨伞演武了起来,一边向小鱼君讲解到:比如我现在用这把伞,运用伞的特性,结合棍法,刀法剑法的招式特点精华融入,组成几个招法套路的优势,在套路中进行内劲运作,把内劲贯穿每个动作,使动作与内劲能够密切结合。

图片 5

2009:**农村女孩马百娟**

图片 6

▲清晨的后厂村路,老田每天的必经之地 受访者供图

图片 7

图片 8

经过熟人介绍,他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后厂村,在一家央企做工程师。还没开始体会到工作的高强度,通勤的问题就先来了:家住在东三环内,公司在北五环外,高峰期堵得严严实实,咋办?

2009年,甘肃白银市会宁县,野鹊沟小学。

图片 9

与爱人商量之后,老田决定工作日住到六环外的亲戚家。“往北走高速,开20多分钟就到了,回家直接睡觉。”就这样,从公司到住处,从工作到睡觉的循环开始了。

女孩马百娟沿着土路一路到了学校。

林善泉师傅偶尔会在闻武堂指导新学武的小朋友们,提起自己的徒弟徒孙们,老先生的语气中难掩自豪,尤其是闻武堂的堂主徐兰雨,林老说“他是我的徒弟里发展的最全面最好的,现在的这群孩子全都是他的学徒,希望他们这群年轻人能把中华传统武术继续发扬光大”

由于已经4年没上手专业技能,突如其来的高强工作量让他发懵。他坦言,工作以来,这是头回一想到上班就开始焦虑。三个月过去,好不容易熟悉了基本操作,但工作压力依然压得他喘不过气。喝不惯咖啡的他,每天中午和其他同事一样,需要在躺椅上休息近一小时,否则整个下午都会浑浑噩噩。

老师是个认识一些字,平日里种地,只能抽空传授大家的农民。

图片 10

一日下班后,老田随手抓了抓脑袋,却惊讶地发现掉了满桌的头发。“我觉得这份工作就是在拿命换钱。”他说。

学校的年级设置也简单。

图片 11

图片 12

老师说,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教起来并不费力。

图片 13

▲老田办公室的躺椅,同事们几乎人手一个 受访者供图

图片 14

武者当为

其实,老田从来没放弃过开饭馆的梦。他自己也明白,目前的积蓄还无法支撑起这个目标,同时后厂村的高强度作业也不是长久之计。“先干两年,等把知识学到手,也算是留了个后路,以后就算创业失败了,也能养家糊口。”眼看“奔三”了,下一代的计划也渐渐提上日程,他便愈发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马百娟的父亲的爸爸对孩子上学读书有着自己的看法:“上学要打工,不上学也要打工,为什么要上学?”

他还提到近期社会大众都非常关注的“滴滴事件”,对于现在社会大众热议的单身女性独自出门如何防御歹徒的话题,林师傅表示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其实非常建议其实大家可以学习一些基础技巧性的防身术,来保护自身安全。

晚上9点,老田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发动汽车,开往六环外的住所。高速走得很顺,车里放着《北京土著》,顺便想想周末该做什么新菜。他突然觉得,要是这段路再长一点,也挺好的。

基于这样的想法,马百娟在家呆到10岁,直到校长几次三番去家里做动员,爸爸才让她背上了书包。

“现在的防身术,绝大部分都是需要经过一定训练的基础,对于现在快生活节奏的年轻人来说,也许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来学习,但是有一些不需要太多基础的技巧非常的简单实用”听到林师傅这样说,小鱼君也请林师傅现场示范讲解了一下简单的逃脱技巧。

“程序媛”和你们想象得不太一样

图片 15

【当你被人从身后控制的时候,用脚后跟往上踢,攻击胯部】

小徐在中关村上班,是个程序员,性别女。

野鹊沟,中国最普通的村庄,不,不仅是普通,还很贫穷。

图片 16

她知道女性程序员在大众眼里的模样:要么,就是从不化妆,戴着厚厚的眼镜,穿着上也从不在意,在人群里是最不起眼的存在;要么,就是只顾打扮不顾业务,利用着与生俱来的“性别优势”,自然地索求同事们的帮助。

一口井、一条路、一间商店、一所学校,就是野鹊沟的全部。

图片 17

她认为自己与两者均无相似之处。

小小的课堂里,一块黑板,四面白墙,墙上挂着视力表、校训。

■■■■■

在求职时,小徐的同学们或多或少地抱怨过用人单位的不公平待遇,即同样条件下,招收女性程序员的可能性较小。在这份需脑力与体力兼备的工作中,女性似乎确实不占优势,但幸运的是,许多大型公司在招聘时注重性别的均衡,她也未曾遭受异样的审视。“我就职的这家外企比较重视员工的diversity(差异性),因此团队里的女性不少,很多还是女博士。”她回忆道。

老师操着浓重的西北口音点名:“马百娟,你来读一下。”

【当对方因伤害偻身时,后脑勺用力后仰攻击对方面部】

图片 18

马百娟读着课本,嘴角泛起藏不住的笑容。

图片 19

▲通勤时段,人人都是“低头族” 中新经纬 赵佳然摄

读书的感觉很美妙。

图片 20

小徐去年研究生毕业,从香港来到北京求职的她,选择中关村并非为了高薪,而是希望能继续积累知识。“希望我的工作能兼顾我的专业和兴趣,同时能给我不断提升自我的机会。”经过筛选,最终她就职于某外企的研究机构,与云技术、人工智能等尖端科技打交道。

图片 21

■■■■■

太多年轻人初入职场时也怀着学习的心态,但不久后便与繁忙的节奏和升职加薪的烦恼妥协,开始得过且过。小徐却认为,自己所在团队的氛围起到了带头作用,大家在头脑风暴中不断思考、沉淀的过程,是她在工作中最欣赏的部分。“我不喜欢那种领导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节奏,太死板,久而久之脑袋都麻木了。”

不上课的时候,马百娟是家里最重要的劳动力。

【当对方视线受阻以及疼痛放松控制力道的同时,迅速侧身使对方手臂松开,脱离桎梏】

虽然目前的工作尽如人意,但小徐还面临着大部分“程序媛”都避不开的问题:来自亲人朋友的无形压力。随着IT圈“赚5万花5千”“过度劳动”“脱发”等吐槽越来越深入人心,身边的人自然会产生担忧:身体状况怎么样?平时有自己的时间吗?非要做这行不可吗?

图片 22

小仙女们get到了吗?

图片 23

她力气不大,每次都要以足底为圆心,将身体前倾,才能将全部重量压在麻绳上,拉动小驴,但马百娟觉得,自己也是一头小驴,她俩彼此较劲,谁也不服谁。

武修身·书养性·医济世

▲小徐的钢琴 受访者供图

图片 24

林善泉先生不仅是武学大师,还同时身兼书法家,中医正骨医师等多重身份。

小徐多次与母亲提及这个话题,但都以她的坚持而结束。但她潜意识里也存在着焦虑。虽然入职只有一年光景,但她已经从周围同事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可能的未来,并不时怀疑:我可以做到那么优秀吗?

在野鹊沟,水是最金贵的。

林师傅介绍说从他开始练武的时候就一并开始学习中医正骨医术了,问起缘由,他笑了笑道:因为我们练武的人,经常在一起切磋的时候会受伤,比如跌倒啊,脱臼啊,所以你必须要学。有一个传统的说法“没学跟头,先学跌打”不过学医呢,其实也是各自根据各自的偏好,他自己则是出于对传统中医的跌打推的极大兴趣。

“刚入职的时候抱有热情和冲劲很正常,但眼看着同事和领导资历越高,节奏越快,我也会担心自己以后能否平衡工作和生活,会遇到什么样的瓶颈。总之我不希望工作侵吞我所有的生活,如果有合适机会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跳槽,但目前的职业方向还是不会变的。”小徐说。

村里人一生只洗两次澡。

林善泉师傅还现场示范了把武术中的手法、劲力和听劲融入中医跌打推拿手法之中,创造的针对现代工作生活导致的筋骨损伤、腰肌劳损以及腰椎间盘突出的
“整筋正骨疗法”。

然而,尽管有着迷茫和顾虑,但小徐仍坚持着自己对事物的新鲜感。给自己报的成人钢琴班已经小有成效,最近正练习着《小步舞曲》。

图片 25

图片 26

她是职场新人,是“程序媛”,也是“北漂”,但最重要的,她是她自己。(中新经纬APP)

马百娟的爸爸今年已经60岁,算是老年得女。

林师傅说因为我们习武的人知道用多大的劲能照成人体多大的伤害,我知道这个力度的用法,当我把这个力度用到治疗人体损伤上,那就更得心应手了。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马百娟的妈妈有智碍,只能维持简单的生活。

林师傅还谈到了他对书法的见解:书法与武法的原理其实是一样的。书法上讲究笔法、讲字的结构,比如楷书,怎么运笔、怎么提笔;哪里轻哪里重哪里提哪里按。武术讲手法、拳法;武功也讲套路结构,马步怎么站,拳怎么打这就是结构。

责任编辑:

马百娟的哥哥14岁就进城打工去了。

图片 27

一家三口的饭菜,就是每日围着矮小的方桌,就着咸菜,默默咀嚼。

书法上讲左右呼应,顾盼起收,武术上讲近退得益,虽是功夫,也有书法美学上的概念。

但是,马百娟却很快活。

学习武术,强健体魄,锻炼精神,这是修身。练习书法,抒发情怀,陶冶情操,这是养性。

这快活源自上学的喜悦,自动笔铅笔芯,一个五毛,两个大数学本,一共三块二毛钱。

武术与书法,是修身养性的完美结合。

备好学习用品的马百娟走在回家的路上,蹦蹦跳跳的都快飞起来了。

尚武崇文·德才兼备

图片 28

最后林师傅还谈到了他对于福州为了传统武术发展的期望,希望中华传统武术能获得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以文为主,以武为辅,文武兼修,林师傅也对新一辈的习武少年们抱着极大的期望,希望他们学好武功,勤修武德,增长学识,未来到社会上成为栋梁之才,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

老师继续操着浓重的口音授课:“我们今天来学习《我的家乡真好》。”

图片 29

课本里的家乡,与野鹊沟不一样。

闻武堂

但马百娟依然是快乐的。

闻武堂位于福州市仓山区跃进村光桥20-6,入门可见漆黑的牌匾上写着烫金的闻武堂三个大字,落款是八闽之子林善泉,两侧柱子上分别以闻武二字起头题字,右为“闻拳即砺勤为宝”,左为“武法和融誉满堂”,隐含着闻武堂的武术精魂。

图片 30

图片 31

马百娟蹲在土坡上给郑琼念自己的作文:“**长大后,去北京上大学,然后去打工,每个月挣1000块,给家里买面,因为面不够吃,还要挖水窖,因为没水吃……”**

图片 32

图片 33

如今的闻武堂负责人为徐兰雨

图片 34

热爱武术,深谙武术造诣的朋友们

后记:

2012年,马百娟被家人退学,理由是脑子太慢跟不上。

在她父亲看来,女孩唯一的出路就是嫁人。

这时的马百娟不愿再直面镜头,她低着头、侧过身,或者干脆背过身去。“她把所有的门都关上了”,那种笑也不见了。

16岁时,马百娟嫁给了她的表哥,平日在一家陶瓷厂打工。

当摄制组离开村子时,郑琼看到马百娟用手撑着墙,不断地踮着脚往墙里看,郑琼一开始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旁边的人提醒说:她在找她的表哥。

郑琼有点遗憾没能把这一幕拍下来,“这是她对爱情的期待”。

都可以拨打下方的联系方式

2009:**北京少女袁晗寒**

18659198530

图片 35

与徐兰雨徐师傅

马百娟向往的京城高校,被17岁少女袁晗寒断然放弃。

深夜畅谈 论武术魂

这一刻,她正坐在自家院落的秋千上,荡漾。

还有机会一睹

她在央美附中留级一年后,仍有多门功课不及格。她说:“那个老师特别讨厌,她每天以跟我较劲为乐趣”“有一天我正在宿舍玩呢,我妈给我打一电话说:袁晗寒咱们卷铺盖卷回家吧”……

南少林香店拳传人的风采哦!!

妈妈告诉她,休学手续已办妥。

编辑排版 | 喵小姐

图片 36

责任编辑 | 大白 蜂鸟

夏日白昼,袁晗寒用书和电影打发一部分时间,偶然的,她会摊开尚未完成的作品选入沉思。

素材来源 | 采访 图源 |采访

妈妈通常在看一眼后选择离开,把充分的私人空间留给袁晗寒。

男儿当自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37

责任编辑:

袁晗寒,家境殷实。

祖父一辈搞制造,父母一辈搞金融,她这一代搞艺术。

爸爸浸淫房地产行业多年,经验丰富。

妈妈说袁晗寒天生具有艺术天分,所以,钢琴、舞蹈、美术轮着上了一圈。

袁晗寒说,“我恐慌的不是没事干,而是会不会一直没事干。”

17岁的袁晗寒,辍学在家。

好在她逻辑清晰,很快就打破了这种局面。

她有天骑着自行车,转悠到南锣鼓巷,看中一间铺面,租金两万。

二话不说,她租下了这个店面。

郑琼问袁晗寒的妈妈为什么要给袁晗寒2万块?

妈妈的回答是:“就当交学费了。”

图片 38

袁晗寒说干就干,她跑到商店花38块钱买了一桶枣苗牌凝胶,穿着裙子就开始刷墙了。

图片 39

跟袁晗寒聊未来,袁晗寒说自己从没想过会成为哪个阶层的人。

“不会饿死就行。”

须知,能这么说,敢这么说的人,身后,都有一个强有力的家庭在为她做支撑。

图片 40

袁晗寒,显示出要承担这份命运的决心。

店铺开张日,袁晗寒背了个足有半人高的登山包,走进店面。

店门口已被漆成大象巴士的模样。

她打开JVC的音响,摆上“open”的牌子,弄好门口的风铃。

“特制葡萄奶18块”被摆放在显眼的位置。

这个位于方砖厂胡同4号的酒吧开业了。

图片 41

后记:

后来,袁晗寒转遍了欧洲,在德国科隆学习电影。

不久,又考上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

郑琼说:“她在找很多艺术的东西,这个跟马百娟和徐佳这种生活在物质匮乏的条件下所追求的是不一样的”。

在郑琼的眼中,“自由的”袁晗寒一面拥抱着生活的无限可能性,另一面又要对抗着生活中的茫然和无聊。

本片拍摄结束时,袁晗寒即将从杜塞尔多夫大学毕业。

她曾回国注册过自己的艺术投资公司,但并没有什么生意。

“我觉得如果以后没有固定待在一个地方,每天满世界转悠,也是挺好的,这是最好的选择。”纪录片中的袁晗寒说。

2009:**小镇青年徐佳**

图片 42

介于袁晗寒和马百娟之间的徐佳,是这个国家的大多数青年中的一分子。

497,距离当年湖北二本分数线还差7分。

而且,是玩笑么?497分,和第一次高考一模一样的分数,他感觉目眩,怀疑是命运的玩笑。

图片 43

早在2007年,亲戚家承包下一个山头,爸爸去山里帮衬。

一天,吃过午饭的爸爸开着大卡车,连人带车栽下山谷。

从此,徐佳和妈妈、弟弟生活在一间仅十几平米的出租房内。

生活艰难,但徐佳立志要上大学,这是父亲的遗愿。

徐佳之所以选择第三次复读高三,就是期望捧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到爸爸坟前,给过世的爸爸一个交代。

图片 44

早上5点,天光刚亮。

徐佳洗漱完毕,和弟弟一前一后,骑着单车前往湖北省咸宁高级中学。

那里有一大堆教辅资料在等着他。

图片 45

图片 46

两次高考失利,令他对失败心生恐惧。

他常常冒冷汗,手发抖,握不住笔。

面对镜头的徐佳,会条件反射地眨眼、吞咽口水。

因为惧怕失败,他曾有过轻生的念头。

图片 47

年幼时,父母在广东打工。

留在家里种地,外出务工,是中国农民最常见的两种人生选择。

如果家里能出个大学生,简直是祖坟冒烟,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图片 48

咸宁,考点之一。

6日、7日、8日,高考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事。

考场门口进驻交警,大巴车如约而至。

图片 49

徐佳,第三次步入高考考场。

图片 50

后记:

第三次高考,徐佳终于完成父亲遗愿,考进湖北工业大学。

为了学费,也为了让妈妈过得好一些,徐佳开始找工作。

郑琼说,在国外剪片子时,德国工作人员看到片中的徐佳将“要给她一个交代”当做结婚的理由时,十分不解:难道他们不应该是因为很相爱而结婚吗?

“其实他活得很辛苦。”郑琼说,“为了能在这个城市(武汉)打拼出来、活下来,好多东西他都要压制住。他其实能代表中国大部分人的状态——自我的价值感都很低。”

当拍婚纱照的摄影师对影棚灯下的徐佳说:“哥们,笑一个,闭着眼睛,浪漫一点”时,他嘴角上扬,露出了有些僵硬却又难得的微笑。

大学毕业后,徐佳在武汉一家电力公司上班,和妻子一起挣钱养家,两人还买了辆车。

纪录片

出·路

导演:郑琼

编剧:郑琼

类型: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大陆/德国

语言:汉语普通话

拍摄年份:2017-12-30(中国大陆UCCA)

片长:95分钟

-END-

了解纪录片,请关注澳门国际纪录片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