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从《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看明清禁毁小说史

原标题:吃鸡 | 宁白

原标题:王石: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文汇读书周报》第1729号第四版“书人茶话”

文/宁白

王石: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2018年9月10日发行)

中国人喜欢吃鸡,甚于吃鸭、吃鹅。我也是。

——人生的底线中线和高线

从《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看明清禁毁小说史

小时候,家中清贫,几乎没有吃鸡的记忆。母亲养在灶头的一只母鸡,有一天被她去菜市场卖了,换成晚饭的大米。后来,日子好过了,用鸡做的菜成了家常菜,变着法儿,五花八门,可是,入口后的滋味仅留在嘴里,难以入心。直到儿子上了中学,晚上要开家长会,我下班后,便在一条老街的鸡粥店,点上一盘白斩鸡、一碗鸡汁粥、几个葱煎包匆匆果腹。浅黄皮色的白斩鸡蘸着调料,鲜香之味加上鸡肉的嫩滑,让我不忍快嚼快咽。过一段时间,我还会问儿子,什么时候再开家长会啊?这盘白斩鸡的形、色、味,沉于心底,久久不退。

“文过是非”按语:8月19日,王石受邀为湖畔大学学员作了一天授课。其主旨是人生和事业的底线、中线和高线。经授权,现刊载这堂授课的精华内容,主标题和小标题系编者所加。

石晓玲

有一阵子,我病了,中医说,鸡为发物,不可食用。家里的饭桌上不见鸡了,换成了鸭子和鸽子。那时,妻子的红烧卤鸭、笋干火腿老鸭煲、鸽子清汤频频上桌。我赞赏着妻子的厨艺,心中却仍想着那盘白斩鸡。

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书籍的历史有多长,禁书的历史就有多长。能入小说史的好小说几乎全被禁过。李梦生先生之《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对目验之历代禁毁小说逐部介绍,从其禁毁情况到在小说史上的意义都有精要评说,尤注重介绍源流,以此揭示其文学史、文化史价值,可谓兼具普及性与学术性。

没了吃鸡的口福,却经常会想起与吃鸡有关的不少趣事。

——人生的底线中线和高线

——之前朋友圈热传严锋老师的《不必读书》,说明清小说大部分其实并无多少价值,除了专业研究者,可以不必读。此言中肯。可也许正因为禁毁向来是最佳广告,不少禁书尤其是禁毁小说最能引起普罗大众的兴趣。萧相恺先生的《稗海访书录》出版时题作《珍本禁毁小说大观》,正有这方面的考虑。

那年从大兴安岭回家探亲,火车经过一个叫符离集的小站。知道有符离集烧鸡可买,车刚停稳,便拉开车窗,窜出窗口,在站台上的小货车旁,左手交钱,右手拿鸡。大妈只管收钱,鸡随便挑,我挑了两个大的,转身趴进车窗,刚一坐定,火车便动了。扯开包装一看,鸡也就比鸽子大一点,酱色油亮,一咬,够香。与同伴一人一只,啃净。后来听说,此鸡也有用当地一种鸟冒充的,故不大。那时人饥,哪吃得出是鸟还是鸡?

王石

——李梦生先生因主持编辑《古代小说集成》而遍览古代小说,这其中就有大量禁毁小说,不乏善本、孤本,版本价值颇高。作者秉着神农尝百草的精神,一一目验,颇多心得,对珍善本亦不私藏,以明白晓畅之文介绍给读者。此前数种禁书相关著作因其体例,对禁毁小说或收录不全,或介绍较简。而先生之《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对目验之历代禁毁小说逐部介绍,从其禁毁情况到在小说史上的意义都有精要评说,尤注重介绍源流,以此揭示其文学史、文化史价值,可谓兼具普及性与学术性。

多年前,我曾任职部门的下属企业引进“肯德基”,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当年吃炸鸡腿、炸鸡翅,深感异国鸡味之奇特。几年后,有人说是“垃圾食品”,转念一想,是没有鸡肉本味的舌感呢。于是,那一幕又浮了上来:工商局办理注册的工作人员扬着头,严肃地问,肯德基是什么鸡?没说清楚么。企业员工一时语塞,只能说,开张时请你过来品尝!此兄只知中国鸡,不知外国“基”,在当时,也是情有可原。然而,他的“什么鸡”之问,终究没能阻止这座城市从此有了以调料和现炸诱人的外国“基”。他捍卫“本鸡”时的冷峻曾遭人诟病,现在想来,却让人生出一些同情。

我给自己定位叫“顽石”,一块顽固不化的石头。人家说,一般年轻人都是有棱有角,非常坚硬,随着生活的磨砺,慢慢成熟都变得圆滑了。我今年67岁,我觉得自己依然不圆滑。但是我很庆幸,因为我相信当我感到自己变得圆滑的时候,这一生就没有什么值得去奋斗、去好奇、去探索了。所以一直到现在,从某种角度来讲,我还是一个有棱角的石头,我有我坚持的目标与原则。

图片 4

图片 5

奋斗的两大动力源泉:自卑和私心

《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珍藏版)

父亲七十岁后,仍从上海去宁波神钟山墓地祭扫我的奶奶。回到三桥鲍家村我舅舅家吃晚饭,舅舅便会问:想吃索个宁波哦饭?父亲必答:我只要吃只白斩鸡!舅舅便笑:老宁波回乡怎么白斩鸡吃不厌!于是,舅妈就在院子外闲走的鸡群里抓个母鸡宰了。上桌的白斩鸡,肉中有血丝。我一直没问父亲,从小在宁波乡下长大的他,为什么不乘机吃一口宁波乡下菜,而好白斩鸡?

第一,自卑是一种动力。

李梦生著

中医宣布我对吃鸡解禁后,隔年春天,我和弟弟去了神钟山给奶奶上坟。那时父亲已去世,由我们兄弟俩每两年去奶奶坟前祭拜、烧香。下山后,路过不远处由水库变迁而来的风景区,在一家农家乐午餐。这是一家经营宁波家常菜的餐馆,我们却首点白斩鸡。上桌的白斩鸡,皮金黄,肉新白,皮肉之间有极薄的一层浅黄的油相连。入口一嚼,唇舌之间便有鲜香满腔,连鸡肋也是嫩润,不觉得肉的粗紧。蘸的是最普通的酱油,舌感告诉我,这是我从未尝到过的鸡肉的原味。一桌人把一盘鸡,从翅、腿、肋到脖,光盘。

我自小非常喜欢体育,小学一年级开始学打乒乓球,很快踢足球,打排球,打篮球,喜欢短跑,后来改成中长跑、长跑,喜欢跳远、推铅球,尤其喜欢三级跳。但是这些运动当中我都找不到感觉,因为个子不够,所以在体育上,我一直有自卑心态。直到小学三年级,有一次郊游去爬一个小山坡,我们班分成四个小组看哪个小组最先登上山头。我是我们小组的旗手,结果我小组第一个登上山头,把旗插在那了。我才发现登山我比较快,因为我有登山的长处。一不小心,珠峰上去了两次,七大洲也登完了,再徒步穿越南北极。

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服务员过来说,这款白斩鸡是店里招牌菜,食客必点,有人吃了后,会专门邀人再来吃。因为我们的鸡是散养的,就在店后面的山上,从不喂饲料,就是为了让你们吃原汁原味的鸡。

就是这种自卑心态,让我就一直不服气,一直在寻找比较优势,这是我想说的一点。人性不要只看在缺点上,其实缺点和优点之间是相辅相成的。自卑的心态,实际上是不想被看到的缺点,正因为是你的弱点,更要面对它,不断提升自己,发现自己的长处,不断克服自卑,是个人与事业不断前进的动力。

书籍的历史有多长,禁书的历史就有多长

满山坡散放着鸡?那一口滋味,还真让人不得不信。

第二,“私心”也是一种动力。

——能入小说史的好小说几乎全被禁过,故此书不仅可以当作禁毁小说大观、导读,也可以作整个古代小说导读用。

我突然想起,父亲在舅舅家为什么一定要吃白斩鸡了。同桌人有议:鸡生于天地之间,大地之精气养育着鸡之身、鸡之神。如硬将其束于一隅,喂以人工调配之食,鸡便无以积聚大自然赋予的精、气、神,其自身的元气会消散殆尽。人食之,便无味。

我就从私字来谈,讲讲我与深圳40年。

——“书籍的历史有多长,禁书的历史就有多长,只可惜明以前禁毁小说的资料,都没能保存下来。现存最早指实某部小说当禁的,是明正统七年(1442)国子监祭酒李时勉奏请禁止的《剪灯新话》”(《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前言)。《娇红记》《剪灯新话》《水浒传》《金瓶梅》《拍案惊奇》《今古奇观》《虞初新志》《红楼梦》这些小说史上最有代表性的名作,以及流传极广、妇孺皆知的《说岳全传》《隋唐演义》均曾在被禁之列。翻开《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目录,一部明清小说史如在眼前。这些小说主要是被扣了诲淫诲盗的帽子,而当时诲淫诲盗的标准在今天看来未免可笑,并不是充斥淫秽露骨性描写才算“诲淫”,婚恋观不够正统也算淫书。如《娇红记》在小说史上有重要意义,对后世影响广泛,也并无露骨的色情描写,只因宣扬自由恋爱,便被归入“导邪夺贞”的淫书一列。

一位能在一分钟内宰鸡、煺毛、破肚、切块、下锅的大厨告诉我,鸡与百姓的饮食最密切,因为饲养方便,随便一扔就能养活,不像鸭、鹅要有水塘,菜鸽要有屋棚。更重要的是,鸡的本真原味最好,超过任何禽类,无论鸭、鹅、鸽,总要有辅料调味,才能做出好的菜品。如有上品的鸡,最好就是做白斩鸡,原味入口,味之至。千百年来,此说未变。

1977年,我到了广州铁路局,工程五段,身份是技术员,第二年,我负责施工工程到深圳工作一年,又回到广州铁路局的沿线其他地方进行施工。80年工作转到了外经委,83年就只身到了深圳。

图片 6

那个流传了几百年的江南名菜“叫花童鸡”的故事,就是一个叫花子以泥土裹了全鸡烤熟后,靠那一股原始鲜香之气飘散至今的。去一家百年老店品尝“叫花童鸡”,除了着黑装的汉子端来菜时,那一声吆喝、三句祝福颇有古意外,那鸡肉的味道,都被鸡肚里的蘑菇、木耳、仔排、葱姜等配料冲淡了。其实,这款名菜用的鸡与叫花子从野地里随手抓来的那只鸡,不能同日而语了。

我为什么要到深圳?当时我在外经委是副科长,但是再往上升职完全是听天由命,而听天由命概率是非常小的,我已经看到了我这一辈子。这时我突然发现深圳建立经济特区,我决定要离开令很多人羡慕的外经委到深圳去的主要原因,就是私字当头,我不满意现状,不安于现状,到深圳来,我就是要来实现自我,这就是我的私心。

明容与堂本《水浒传》插图

我庆幸着品鸡口福的复归。不久前,听说远郊一农庄有散养鸡出售,按图索骥,坐地铁,转公交,问了十几个村民,步行近一小时,直走得妻子脚痛复发,才找到那家农庄。一位有着黑红脸膛的庄稼汉,边秤着退了毛的鸡,边说:鸡踩田地壮实,人近山水滋润,吃了这黄皮鸡,你就近了山水啦!收了钱,又给我一张名片:以后再来先打电话。我说,凭了你这番话,我以后真还会再来。

因此,我的体会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人性的一次解放。就是我可以按照我的愿望,按照我的想法,按照我的诉求,能实现我自己个人的野心,个人的追求,换一个活法。到深圳之后,遇到不如意和困难也不能随便放弃,因为这不是别人强迫我做的,并不是组织给我安排派我来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没有怨天尤人的道理。

——在禁毁派看来,古代淫秽小说有类似现在成人片的功能——挑逗、刺激淫欲,《绣榻野史》《肉蒲团》等著名淫书里都提到男性用艳情小说对女性进行性教育和性唤起。宝黛同观西厢,今天的读者看来浪漫纯美,如果联系到其他禁毁淫书里的同类情节,恐怕就要大大变味儿了,毕竟宝二爷和丫头袭人共赴云雨也“未为越礼”,和小姐黛玉看禁书、生情愫才令人担心会酿成耸人听闻的“丑祸”。同治丁日昌禁《水浒传》的理由是“童年天真未漓,偶得《水浒》《西厢》等书,遂致纵情放胆,因而丧身亡家者多矣”。宝黛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之情,到心证意证、互相试探、表白赠帕,近于私订终身,《西厢记》《牡丹亭》在逗引情丝上起了不小作用,就像《牡丹亭》里《关雎》对少女杜丽娘的逗引——但孰因孰果?禁毁派认淫书诲淫为因,少年春情萌动为果,恐怕未必。

回家路上,见荒田野草中,有鸡群觅食。我想起了老街鸡粥店门楣上那只画着的鸡的肥腴模样,便跟妻说,过几天再去那条老街看看,不知道那家鸡粥店还开着没有?

所以,我们不能一说到说野心、一说到自私、一说到不服气,好像这都是负面的,其实都不是,没有这些,你怎么可能不断前进?

——禁书主要有三类:有违碍语(政治错误)、诲淫诲盗(道德错误)、荒诞不经(脑洞太大)。但古代禁书比现代更无厘头,有的书就是无缘无故就被禁掉了,现代研究者百思不得其解。

(刊于2018年9月9日解放日报朝花版)

成就人生和事业的三条标准线

——第一类当时禁得严,时过境迁,便都解禁了。唯有道德错误的淫秽类,当时虽禁而不绝,如今不少仍在禁毁之列,即使网上难以禁绝,还是难以正式出版。可见政治易变,某些道德观念还是比较持久的,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都怕教坏小孩子。

这是“朝花时文”第1686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wbb037@jfdaily.com。
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

一、底线:不行贿。

——在多媒体时代之前,书籍就是正人心、敦教化、淳风俗的主要载体,戏曲小说尤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只因婚恋观不入正统士人和官方法眼才被禁的才子佳人传奇,大众喜欢,书坊哪还顾什么禁令,刊刻不绝,禁而不止,是明清小说史上的一大特色。《红楼梦》里,《西厢记》《牡丹亭》被认为是坏书,宝黛偷看,黛玉不慎用了其中的典故,要红脸,要被宝姐姐教导,但演成戏就不妨,老祖母带着孙女、媳妇、小丫头一起看。这就像著名戏剧爱好者慈禧老佛爷一边儿听戏,一边大力支持禁了这些戏的剧本来源一样,就是这么荒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曾经在书上就写过行贿未遂的故事。因为要车皮,就让我的小伙计买了两条烟送给货运主任,结果烟没送出去,结果人家车皮也给了。我觉得这是自我认识的一个转折点,而且是不错的转折点。我就此得出结论,根据马斯洛的原理,货运主任的诉求是一种比较高尚的诉求,因为我平时表现,那是卖饲料,带着民工去扛麻袋。他就觉得很好奇,怎么这个城里人干的这么欢,他觉得我有想法,我想作为他特别想帮我,又不知道怎么帮我,我现在要计划外车皮,他愿意帮我。万科走到今天,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也是出于高尚的诉求。更有意思的是,我们也曾经遇到明显给万科使绊的,就和万科过不去的,我就告诉你,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百分之百九十九都锒铛入狱。

禁而不绝,禁毁反成最佳广告

责任编辑:

一个企业办大了,一线领导为了完成任务,为了某种原因,会情不自禁地在这方面会出现问题。所以我在公开场合提示万科的一线管理层,警告他们,你们任何一个人行贿,就是我王石行贿。一个企业要做到不行贿,要做到制度上不行贿,就是一本账,根本无法支出。

——幸好是禁而不绝,禁毁反成最佳广告。就拿目前所知最早被指名禁毁的《剪灯新话》来说,在中国被禁了,传到邻国,却是影响巨大,其仿作如越南的《传奇漫录》、朝鲜的《金鳌新话》都是本国文学史上的名作。《好逑传》亦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典型。也有不少禁书因藏于海外,得以保存。明清多次禁毁“淫词小说”,幸而其中不少早已流传海外,藏于英、法、俄、日等国的图书馆,其中不乏原刻本、抄本,有的国内已然被禁绝,唯存海外孤本,如日藏《禅真后史》《浪史》、英藏《欢喜冤家》、俄藏《红楼梦》等,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型世言》的发现,直接改写小说史,“三言二拍”变成了“三言二拍一型”。

不行贿,我觉得这是个尊严问题。我为了实现自我,为了有尊严,来到深圳创业,那我为什么要为了挣钱而失去自我呢!

——明清时期,禁欲主义、专制主义长期占据主流,禁书又只看细节不管整体,有一语违碍便全书禁毁,故禁“诲淫”及于《娇红记》、禁“诲盗”及于《水浒传》,如此盲目扩大化,禁毁便失了本旨,让禁毁成了最佳广告。读者好奇,书坊逐利,禁书反成奇货可居,私刻不绝。坏书也跟着沾光,因被禁而得以流传,实在是吊诡得令人哑然失笑。

当然底线还有很多,还包括遵纪守法、质量第一、不偷税、善待你的员工等等,这些都是底线。

——同属禁毁小说,《金瓶梅》是好书,《灯草和尚》可不是,《中国禁毁小说百话》对禁毁小说中的好书坏书兼收并蓄,以使读者得观全貌,盖可纠“禁书即为好书”之偏见。

二、中线:考虑长远发展

图片 7

1.1+1=2,从自己角度考虑,又将心比心想到别人。

张竹坡评本《金瓶梅》插图

2012年,万科在合肥拿了一块地,这块地900亩,按照规定一个月内要交订金,一年内把其他钱打齐。一个月之内我带着支票去了,到那儿国土局长就说,王总对不起,其中只能给你500亩,其中400亩,给另外一家企业了。根据协议,一亩地补偿你5万元,一共2000万元。当时,我说2000万我是不能要的。局长就愣了,说你生气了,为什么2000万都不要?我说很简单,如果要了这2000万,那回去万科又成为一个神话!你看董事长多有眼光,签地付定金都不到2000万,等于一分钱不用付,人家还给你上千万,这不都成神话了吗?成了神话,那万科团队怎么进入房地产?因为对万科来说,这时候全部心思应该放在建好房子,做好物业管理这方面。如果大家都炒房子去,都炒地倒卖,对万科没有任何好处。虽然万科当时可能一年利润也就才四五千万,这一下整个2000万进账了,看似赚钱了,但是对于公司长远来看有什么好处?既然没好处,我要它干什么!

——而对专业研究者来说,了解禁毁小说有助于探究小说史全貌,即如禁毁小说中的极端淫秽之作也并非全无价值。《如意君传》虽以三分之二篇幅写性事,是著名淫书,但若因此弃之不顾,则在研究《金瓶梅》等杰作时难免会发生误判。比如关于《金瓶梅》中的性描写,历来争议最多,洁本派认为价值不大,全本派则上天入地阐发其意义。但若对《金瓶梅》之前的淫书有所了解,则会发现《金瓶梅》中的不少性事描写是模仿甚至抄袭《如意君传》等淫书的,是否果然有可以上升到哲学层面的深刻意义,实可商榷。

又过了几年,万科又在成都拿了一块地,1900亩。按照修编的成都城市规划要往东部发展,建立了开发区,当时东部大家都不愿意去,因为是重工业区,沟沟壑壑,地形也不好,火葬场是在那边。但是在那里我们拿了1900亩地,价格是每亩18万元,因为当时没人愿意出这个价。后来我又被告知,如果签约的时候王总肯来出面,每亩地还有3万元的优惠,就按照15万元一亩。我一算,我的面子挺值钱的,就去了。谈判好了,问我有什么意见时,我说我核算了地价款,觉得应该每亩增加5万元。万科城投老总一直拽我的衣服,说你搞错了,不是增加是减少。对方也愣了,说怎么不但不减3万,还要增加5万,
9400万元都快一个亿了?大家全愣了。我解释说,万科在蜀南有个四季花城的项目,已经建好了,围墙老被推倒,因为是村民推的。为什么?因为村民觉得卖地卖便宜了,不服气。政府先征村民的地,政府再卖给我们,村民卖低了,没地方出气,就不断推围墙。我说我担心万科新的项目围墙还被人推倒,所以不但这18万元不减,再加5万元,这是给农民的。

开掘明清禁毁小说在小说史和文化史上的意义

后来,我是这样来说服一线公司老总的:第一,半年之后,路修通了,原来要走一个小时今后只要20分钟,地价一定是要涨,不到80万也得60万,那现在15万18万20万20万没什么区别。第二,你知道咱们最大压力是什么吗?是周转金,一次付那么多钱压力多大?我把它加上去,付款方式就可以重谈,对不对?但是本质上来讲,要考虑到在土地交易当中的公平,让农民有获得感,这样大家才能有一个安全感。这不是底线,这是中线,换句话说,从一家企业更多角度,就是一定要将心比心,要使交易各个方面的利益能尽可能满足,同时企业也能取得比较好的商业利益,是各种因素当中的综合权衡。

——关于明清禁毁小说的论著不少,较具代表性的,书目提要类有李时人的《中国禁毁小说大全》,史料类有王利器的《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张天星《晚清报载小说戏曲禁毁史料汇编》,介绍类的如安平秋、章培恒主编的《中国禁书大观》,收禁毁小说40余种,萧相恺的《珍本禁毁小说大观》收小说颇多,真正的禁毁小说却也只40余种。

所谓保持中线,就是这样一个逻辑:我们考虑问题,一般都是从自己角度考虑,但同时要将心比心想到别人。我觉得是万科走到今天很重要的一个思维方式。道理并不特别,MBA、EMBA的工商管理1+1=2的道理都讲过,但是很多人都不遵守的时候你遵守了,你就成功了——因为这是一种稀有资源。

——李梦生的《中国禁毁小说百话》收罗颇全,不仅将历次禁书目中所列小说尽力收录,也将虽未被列入禁书目,而“在当禁之列”网罗其中。古代历次禁书多未详列书目,故清代丁日昌禁毁书目是《中国禁毁小说百话》的重要收录依据。但此次禁书虽开列书单,分门别类,但也并未指明禁毁原因。对此,作者也尽量考察,予以阐发,并挖掘禁毁所造成的影响。如最早指名被禁的《剪灯新话》,被禁的原因是国子祭酒李时勉说“近有俗儒,假托怪异之事,饰以无根之言”,“不惟市井轻浮之徒,争相诵习,至于经生儒士,多舍正学不讲,日夜记忆,以资谈论。若不严禁,恐邪说异端,日新月盛,惑乱人心”。于是之后小说尽力强调自己的写作目的是宣传礼教,自封劝善戒淫之书。但当局也不傻,别说是明显挂羊头卖狗肉的,就是《剪灯余话》这种“劝惩”之作,只因有借古讽今处,便因“谬”“无稽之言”被禁,作者李昌祺也因此失去了入乡贤祠的资格。

在社会中,尤其在中国大变革时代,现在不是机会太少了,而是太多了。如何进行选择?不要太功利,最后一定有所获;真正为了功利,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除了前述有违碍语、诲淫、诲盗等主要类型,还有因人废言的,因作者有反官府之嫌,作品便也都遭禁。这类禁书还要祭出知人论世的法门,从作者生平入手才能推测出遭禁原因。为避繁琐,对世人熟知的《水浒传》《金瓶梅》等书则不讲情节,只讲禁毁情况。

2.凡是具有超额利润的生意就不做。

图片 8

2012年开始,万科超过了利润25%不做,这是我提出来的。为什么提出来?当年突然出现房地产的暴利,如果你有一块地和别人合作,条件什么?低于40%的利润不考虑的。我觉得这和当年做摄摄录像机的何其相似。我就让我的财务给我来算一下,从万科1984年成立到1992年差不多八年时间,对做摄录像设备的整个情况做个统计,这么多年八年我赚了多少钱,这么多年我亏了多少钱?一算吓我一跳,原来都是赤字,原来的百分之二百、百分之三百、百分之四百的利润,最后银行全在市场上给淘回去了,最终算总账还是亏损。因为什么?利润降到百分之十、百分之五的时候,你根本不会做。银行贷款的利息库存半年的库存,物流营销各方面的破损,原来是40%的利润时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只有5%的利润的时候就是亏,一直就亏。只不过是因为有做其他业务,就忽略了这些在慢慢萎缩的业务。整体算账后,就发现市场是非常公平的,你原来怎么超额利润怎么挣回来的,市场到时候全部要回去,不但要回去还惩罚你,超过25%不做就这么来的。为什么不26%,为什么不是24%,这不是个精算的结果,这就是个大概齐,实际上之后到现在万科也没做到25%,但我说的不是个毛利,就是资产净回报。

《辽海丹忠录》插图

图片 9

——除了全,《中国禁毁小说百话》更贵在“百话”二字,此书并非经眼录,也不是史料汇编,而是有作者的真知灼见在内的。作者因编《古代小说集成》,目验大量第一手资料,故而讲起每种书都不是就书论书,而是在介绍清楚版本源流和内容大旨的基础上旁征博引,横向、纵向对比材料信手拈来,尽力开掘其在小说史和文化史上的意义。

三、高线:适当的让位和让步,成就健康丰盛人生。

——当然,书中的某些评析还有待商榷。如关于淫书中津津乐道的女性对男性性能力的迷恋,显然是为了满足部分男性读者自恋心理的胡诌,盖为被禁原因之一。《百话》中直接引用《痴婆子传》《蜃楼志》中的故事作例证,认为可用以分析女性心理。此类分析可说是此书白璧之瑕,正如江晓原先生在《淫秽类禁毁小说有否性学价值》中提醒的,小说毕竟只是小说,直接作为真实材料来作历史、社会、心理学的研究,用以剖析女性心理,也许会谬以千里。

我曾经说过,说万科只做住宅。但你会发现现在万科已经不是一个纯做住宅的公司了,定位非常清楚,叫作城市配套供应商。到今年一季报出来的时候,我们把城市配套供应商改了一个字,即城乡配套供应商。

——《百话》1994年初版,2004年再版,现在又新出珍藏版,“配以明清时期的大量刻本、抄本中的插图,并和时尚图文版式作完善的结合,允称兼备阅读和收藏价值的图书精品”。

之所以之前万科确定位置做住宅,当时是非常清晰,我们模仿的是柯达和戴尔路线。一是柯达做胶片做了世界第一,它的市场是占到60%甚至70%;二是戴尔就做电脑、笔记本电脑,做到世界第一。但是你会发现柯达破产了,戴尔很快成为过去时,正在为生存而挣扎。这个我们不能不作检视,就是在互联网下的数码时代,原来某一方面专做某种器械,已经不适应时代了。我还是万科董事长时,显然就意识到万科一定要转型。我把握了两点,第一如何从制造向技术转型,第二如何从销售向服务商转型。但是怎么转型其他东西,我是不清楚的,如何最后改成城乡配套供应商,这是郁亮带领的团队探索的路线,而这条路线我是被动认可的。

——阅读品味也是一种审美力,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单一因素决定的。降低淫秽低俗作品的曝光率固然可以起到一定作用,但肯定不能根本消除大家的兴趣,禁毁更不能。丁氏禁书后,英租界发社论说“然阅读此类书籍为一般人之倾向,欲彻底变换此种心理,必须有一种较中国现在有更高水准之教育”。好书看多了,如果不是出于学术研究需要,你会看不进去坏书的。到那时,便无需当局和专家担心禁书书目会为读者提供按图索骥之便了。

什么叫被动认可的?第一,我不是一个积极参与者。第二,因为我已经不管了具体事务,但是我接受他们对改变的方向。作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创始人,往往有时候被动未必是个坏事。而且你又不懂,如果你自以为是,如果你很主动,可能结果非常麻烦。所以我想说的是,虽然我是被动,但是我很欣喜地看到,万科郁亮带领团队在转型方面做的是非常非常好的。为什么万科要从一个专业住宅开发转向城市配套供应商?这和我所把握的两个本质是一致的。

微信编辑丨蒋楚婷

所谓高线,就是在企业家很能干的时候、头脑很清楚的时候,要有适当的让位、适当的让步,让出空间让年轻人去接班。像王安、王永庆所创办的企业当初都十分辉煌。我希望万科能突破东亚文化圈尤其是中华文化圈里传统的威权主义的怪圈。我在万科,创始人、名誉董事长身份依然在,但基本来讲,我不介入万科的事情。万科是在新的团队带领下往前走,所以说,我的退休是无缝衔接。

WENHUI BOOK REVIEW SINCE 1985

对于万科,我们也曾经追求过大,不然万科也没有今天。但如果你把大当成目标,一定会走形,一定不可持续。所以我说万科本身是个魔咒。如果你要超过万科,往往结果都不大好!什么意思?没有其他意思,就是万科已经很大,你要超过万科,你必须要变形。你要变形,我跟着变形,那么咱们一块变形了。所以,我说我们已经很大了,我们不能再把大当成目标,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将它发挥出来实现可持续发展。所谓形势比人强,因此一定要思考:如何面对互联网,如何面对新经济,如何进行策略改变。

(特别声明:“文过是非”均系原创作品,转载时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附带二维码图标。否则,视作侵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whdszb

责任编辑:

We Have the Divine Scholarly Zest
Blesse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