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立斯,像作家一样写作非虚构

原标题:我掀的不是桌,是无人陪玩的寂寞

原标题:新华社痛批“娘炮”之风!盘点影响一代安徽人的屏幕硬汉!

图片 1

图片 2

9月6日晚上

“新新闻主义”的代表人物盖伊·特立斯。资料图

我掀的不是桌,是无人陪玩的寂寞

新华社推送了一篇

思郁

视频|周大宝、晓川

《“娘炮”之风当休矣》的文章

仔细追溯起来,中国最早接近非虚构写作这种形式的是报告文学,但是传统的报告文学侧重的还是新闻报道,而不是文学写作。对于新闻报道和文学写作,这两者之间存在截然分明的界限,新闻报道侧重的是真实性,依靠的是记者的客观观察;文学写作侧重的是虚构,依靠的是作者的想象力。

脚本|SK、房老师

将“娘炮”之风定性为一种病态审美

中国传统媒体的记者在上个世纪90年代,借助纸媒的广泛影响力,也培养了一批特稿记者,在报道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加入了些许记者的想象力,但是囿于新闻报道的局限性,非虚构写作的特性体现并不明显。

分分钟解锁桌游新姿势↓

图片 3

我们接触真正的非虚构写作比较晚,随着前些年《纽约客》记者何伟、欧逸文、梅英东的一些作品出版,我们才意识到非虚构写作的存在。其实,我们接触的文学作品中,比如像卡波特的名著《冷血》,乔治·奥威尔的《西班牙内战》等作品,基本都是非虚构写作中的代表作,但是在我们的意识中仍然习惯按照文学进行分类,反而忽略了非虚构这一写作的特性。

掀桌这件事虽然不是源自桌游圈,但桌游玩家早已见怪不怪。

部分原文:

非虚构写作的两种形式

规则太复杂,要掀桌!规则太毛线,要掀桌!初始设置时间长,要掀桌!讲解人说话大舌头,要掀桌!天气太热,要掀桌!有人离席,要掀桌!不慎村规,要掀桌!终于下定决心绝不掀桌,却还是因为手残把桌子碰翻了个儿。

清代名士龚自珍曾借助“病梅”的隐喻,对病态审美造成的不良社会后果表达忧思。

在我的印象中,何伟的《寻路中国》《江城》《奇石》出名之后,《纽约客》记者的报道在国内受到了很多写作者的注意,《纽约客》的另外一位驻京记者欧逸文还专门为中国读者讲述了《纽约客》对非虚构写作的一些支持,比如一位记者可以花费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采访、搜集素材、写作等。而且一篇稿子完成之后,在刊发之前,会有专门的人员去核对文章中采访的真实性。这种严谨和谨慎,以及对求真的态度,是许多国内的媒体平台需要学习的地方,而且《纽约客》开出的高标准稿酬,保证记者进行调查和写作的时候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这也是国内很多记者写作的时候担心的问题之一。

图片 4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互联网时代的流行文化中,类似“病梅”一般的审美趣味依然很有市场。

这两年关于非虚构写作已经形成了讨论的热点。尤其是随着另外一位非虚构写作的大师级人物盖伊·特立斯的作品出版。特立斯是“新新闻主义”的代表人物。

虽然有人说,掀桌是一种不迁就、不将就的原则;是一种不放任、不敷衍的决绝。但是想想可怜的桌游讲解师吧,他们口干舌燥、声情并茂地讲解了半个多小时,换来的经常是面面相觑且尴尬不失礼貌的一局“掀了吧”,五万点伤害顿时淤积在胸口。

“油头粉面A4腰,矫揉造作兰花指”,这句顺口溜描述的正是时下某些所谓“小鲜肉”偶像令人错愕的形象与做派。

按照我的理解,非虚构写作大概可以分为两种倾向:一种还是记者的报道为主,既然是新闻报道,首先的目的是求真,写作的人物不能有过多的个人想象;而特立斯的“新新闻主义”是另外一种,当然也要求真,但是这种真实可以建立在虚构的想象之上,用特立斯自己的话说:“‘新新闻主义’虽然读起来像小说,但本质上不是虚构的小说。它追求的是一种更广泛的真实性,这种真实性光靠简单罗列事实、使用直接引语及坚持传统报道的严格组织形式这三种新闻撰写手段是不能达到的。‘新新闻’这一手法允许,而且要求,用一种更具想象力的方法,对人物和事件进行报道;它允许作者像大多数作家一样把自己融入到文章当中;也允许作者像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作者一样,从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所报道的人物和事件。”

图片 5

当越来越多的“娘炮”及其言行刷屏霸屏,成为一些人热捧、哄抬的对象,人们对这种“辣眼睛”的反常现象不断表达担忧和反思。

简单说,有两种非虚构写作,一种像记者写作新闻;一种像作家创作小说。而特立斯是后者。

虽说没有组局,就没有伤害。但不玩桌游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让我们一起珍惜浮躁社会中难能可贵的组局机会。拒绝掀桌,从我做起,一起保护桌游开局的完整体验和濒临灭绝的桌游讲解师~

与出于艺术表现考虑的“反串”“异装”不同,当下流行的“娘炮风”,是一种刻意强化并扭曲呈现的“人设”:

特立斯的非虚构善写小人物

在那之前,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最无奈的一次掀桌吧~

他们看起来性别模糊却妆容精致,长身玉立却如弱柳扶风,动辄把“讨厌”“吓死宝宝了”“小拳拳捶你胸口”挂在嘴边;

国内首先出版的是特立斯的代表作之一《王国与权力》,这是对《纽约时报》群像人物的素描。特立斯早年曾在《纽约时报》工作过十年,从一个送稿生做起,直到成为了独当一面的记者。

不严肃桌游学-短视频

……

但是他不满意当一个记者,他更想像一位作家那样写作,于是他从《纽约时报》跳槽到了《时尚先生》,成为了一名特稿记者,开始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发表了很多有名的非虚构写作报道,最后集结成了一本书就是《被仰望与被遗忘的》。

【不严肃桌游学-短视频】是地核新上线的周更短视频栏目,每期视频都会用100秒为大家解锁有关桌游的新姿势。在第一季****,我们会介绍一系列桌游玩家耳熟能详的桌游梗。在寻找共鸣的同时,不妨宣传给身边的非桌游玩家们,让更多的人了解桌游,理解玩家,从而爱上桌游~

借助各种匪夷所思的造星运动,“花样美男”被捧成了“流量小生”,“靠脸吃饭”变成了“颜值正义”,资本冲动和浮躁风气推波助澜,硬生生把“小鲜肉”弄成了“小鲜花”,把“孟特”裁成了“孟特娇”。

这本集子中有他的成名作《弗兰克·辛纳屈感冒了》,特立斯根本就没跟这位名人交谈,通过六周的跟踪观察,完成了一篇绝妙的文章;还有那些写纽约城里无数小人物的文章,写建桥工人的文章,为了了解建桥工人,他贴身跟随他们的生活,还跟他们一起开车回乡,路上差点出了车祸。他对这个群体的概括让我赞叹不已:“建桥工人开着宽敞的汽车进城,住豪华宾馆,痛饮威士忌,然后再灌啤酒,他们追逐女人,随后又将她们抛弃。他们在一个地方只逗留一段时间,一旦大桥建好,他们就开拔到另一座城市,去修建等待着他们的另一座大桥。他们把所有地方都连接了起来,但他们自己的生活却永远孤独、飘零。”

上期回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审美自可参差多态,各得其所。然而,凡事都应有度,越过底线就会走向反面——不是审美,而是“审丑”。

而新出版的《邻人之妻》与上面提到的两本书都不太一样。首先,从题材上看,这部书关注的是20世纪50年到70年代之间的人们对性文化认识的变迁;从写作上看,比如写《王国与权力》,毕竟有特立斯自身的工作经历,但是对色情和性文化这样敏感而陌生的题材,想要调查和采访很多专业人士,有很多的困难,所以这本书从搜集素材,到写作,乃至到后来的出版都有很多的争议。

责任编辑:

热捧“小鲜肉”、渲染“娘炮风”的娱乐造势传递出让人担忧的倾向:

从时间上看,特立斯1971年开始准备素材写作这本书,1980年完成,中间耗费了9年的时间。对一个作家来说,花费这么久写一本书,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对特立斯这样的非虚构作家来说,这样一本有着色情噱头的书能不能出版,还不一定。

在“论美貌你是赢不了我”的喧嚣中,“演员的自我修养”显得无足重轻,一些人演技很烂却拿着天价片酬,各种任性都被惯出来了;

幸好,书未出版,特立斯就凭发表出来的某些章节,收入了很大一笔钱,保证了写作上无后顾之忧,而且这本书出版后,被好莱坞厂商看重,花重金购买了改编权,对特立斯来说又是一层重要的保障。

……

当然,我并不是说非要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作家的写作是否成功。但是对一个非虚构写作者来说,没有保障的写作绝对会出问题的。特立斯还特意强调说,他在写作一本书中间,是基本没有精力去写作其他文章的,他要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到一件事上,这就意味着如果没有收入,生活很容易陷入困境。这也是很多非虚构写作者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网络上“少年娘则国娘”的批评尽管不无戏谑,但一个社会和国家的流行文化拥抱什么、拒绝什么、传播什么,确乎是关系国家未来的大事。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需要抵制不良文化的侵蚀,更需要优秀文化的滋养。

《邻人之妻》与美国文化

男神虽然是个新词,

说回来《邻人之妻》。这本书出版之后争议很大,因为题目涉及到色情,性文化等,而且特立斯这次调查和采访采用的方式,也不是纯粹的观察,用习惯性的说法就是“浸入式的调查”。

但每一代人都没缺过。

这本书中的主角有色情按摩店主、裸体模特、《花花公子》的创办人、色情杂志的主编、性文化的研究学者、裸体营的创建者、为淫秽案辩护的律师等。为了深入接触到色情行业,有段时间,特立斯甚至担任了两家色情按摩店的经理,他还去参加了裸体营的派对、旁听了法院很多对于淫秽案的判决。

而曾经那个时代的男神,

因为这种出格的行为,书籍还没出版的时候,就已经有好事者批评他以调查和写作为名,纵欲放浪,目的是满足自己的私欲。

观众们所追捧的明星

这本书的时间跨度很大,从20世纪50年代写到了70年代。表面上看是描述了色情文化的发展,但是骨子里是几代人对性文化态度的变化。其中的几个主角,除《花花公子》的创建人休·海夫纳是名人外,其他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比如,开篇写年轻时候的哈罗德·鲁宾在报刊亭偷偷摸摸地购买摄影艺术杂志上的裸体模特照片,从后面的故事中才知道,这位鲁宾是一家色情按摩店的店主。

都是些硬邦邦的汉子。

第二章顺势就描述了一位名为戴安娜·韦伯的裸体模特,然后又从这位模特身上转移到了年轻时候的海夫纳。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大学毕业的海夫纳同样因为婚姻、性以及生计问题而困扰。然后就是1953年,海夫纳通过集资的形式,创建了一本名为《花花公子》的杂志,第一期因为刊登了玛丽莲·梦露的彩色裸照,一炮而红。

今天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来盘点一下

这本书就是通过这种由点到面,互相牵引的方式,一章一节地让故事发展下去。海夫纳的故事在特立斯的书中通过几个断断续续的章节来完成,特立斯了解读者的心理,他当然不会一下子把这位主角的故事讲完,而是要保留一种神秘感,保留一种且听下回分解的悬念,然后用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方式,讲述其他人物的故事。

来自安徽以及影响一代安徽人的

这些人物都是小人物,但是从大时代的角度看,那些小人物都是决定自己人生的大人物,他们在生活中选择了某种事业,比如,从事地下出版物、编辑色情杂志、拍摄裸体模特、创建某种裸体主义团体的时刻,他们作出了义无反顾的选择,他们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有的成为了罪犯、还有的被捕入狱,郁郁而终。这些小人物的群像构成了一个时代的光谱,让我们通过他们的故事拼凑出了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中间的文化全貌。

屏幕硬汉形象

要知道特立斯的非虚构写作更接近作家讲故事。只不过这种讲故事的方式不是虚构,是建立在调研和采访的基本真实性基础之上。文学性的描述和想象力的加入,在故事愈发精彩的程度之上,无损于任何真实性。这大概就是我们的非虚构写作者需要向特立斯的写作学习的。

刘世龙,1930年生,安徽萧县人。新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代表作《英雄儿女》,《刘三姐》均引起巨大轰动,影响了整整几代人,刘世龙曾在电影《英雄儿女》中扮演王成,其中那句“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经典台词流传至今。

责任编辑:郑少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

责任编辑:

银幕第一硬汉,著名表演艺术家,自安徽的杨在葆!在影片《从奴隶到将军》中饰演罗霄将军。将一个正直刚毅、戎马一生的铮铮铁汉,屹立于银幕之上!

图片 7

《少林寺》的风靡程度今天难以想象,当时掀起一片练武热潮,为李连杰奠定武生泰斗地位。

图片 8

《霍元甲》当时好像是一个礼拜播一集,男孩们另外6天都在习武切磋,然后在那一天学习新招数。还有那首《万里长城永不倒》也被满街传唱。

图片 9

《上海滩》里的许文强,礼帽加白围巾也被认为是男人潇洒的极限。

图片 10

金庸作品基本是80年代所有文学青年的启蒙,《射雕英雄传》里黄日华把郭靖的拙和坚韧刻画得到位。

图片 11

82年的电影《骆驼祥子》使张丰毅一炮而红,在八十年代阴盛阳衰的电影演员里,明星张丰毅的横空出世,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男演员紧俏的局面。

图片 12

铁骨铮铮,体格健壮,甄子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一部《叶问》红了叶问和咏春拳。

图片 13

胡军身上的阳刚之气极为明显,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男人,彪悍、刚猛,大型历史巨片《赤壁》中,出演赵云一角,再显硬汉气质,在观众心中留下曾经符号化的威猛将军形象。

图片 14

不仅国内曾经的男神

有着硬汉形象

在曾经的岁月里

进口大片的硬汉也

一度成为广为追捧的明星

电影《大西洋底来的人》,不能否认,在迈克.哈里森之前,全中国女孩都没见过那么强壮完美的男性身体,还有特异功能,一沾水就长出手蹼,力大无穷,可以轻易掰弯监狱的钢条。

图片 15

中国人看到的第一部进口动作连续剧《加里森敢死队》,跟之前我们理解的完美英雄人物有区别,这里演绎的是一帮小痞子一样的游击队,完成一个个艰巨任务,不敢相信这是1966年拍摄的。

图片 16

日剧《姿三四郎》标准励志片,姿三四郎从一个拉车小子练成柔道大家,经历感人。这部片子有多大影响力,就是全国适龄男孩兴起一股劈砖头热潮,

图片 17

电影《追捕》成就了高仓健,电影中的他硬度和沧桑感正是火候,让人那么有安全感。

图片 18

《血疑》的男主角是三浦友和,英俊潇洒的医生,为人正直善良,有责任感,我认为他是让中国女孩心动的第一代大叔。

图片 19

高大、健美、英俊的克里斯托弗《超人》,360度无死角,放在任何时代都属于人类杰出标本,到今天我们还会说,他那一代超人是最完美、最令人信服的超人。

图片 20

《第一滴血》让大家就记住了史泰龙那身发达的肌肉,全身上下只有眼皮肌肉不发达。那时候我们还没见过施瓦辛格,兰博带起了中国第一波健美热潮。

图片 21

赵丽蓉曾经在春晚小品里说:“这都是上帝安排的”。就出自《神探亨特》的口头语。演员弗雷德身高一米98,健美身材,从影前曾经是橄榄球员。他略微后移的笑脸型发际线曾经被一些男孩模仿,称为亨特发型,那段时间他戴那种蛤蟆镜也特别畅销。

图片 22

你怎么看待如今的男性银幕形象?

还有哪些硬汉

在你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评论区见

END

来源 | 凤凰网原创综合新华社、网络

编辑 | 王小凡 校对 | 陈琦 审核 | 金亚云

部分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