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什么钢铁厂工作有人忙死,有人闲死,领导却默认?背后原因竟……

原标题:朱巨林先生出版文集《暗夜行走》,个人传记又添新范本

原标题:霍巍:论成都出土的早期佛教天王像

钢铁厂有种十分常见的现象,忙的人忙死,闲的人闲死。

退休了,怎样更好地发挥余热?退休了,怎样让自己过得更充实、更有意义?退休了,应该给子孙后代留下些什么?退休了,怎样挑战自我,取得全新的突破……

一、造像年代考订

这就算了,更过分过的是忙的人什么也不说,默默地做着事,而那些平常闲惯的人做了一点点工作就在那抱怨,忙死了,每天都有活要干,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吗?

对于上述问题,上海的朱巨林先生交由四季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散文、随笔、小说作品集《暗夜行走》,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近年来,在成都地区相继发现了多批南朝时期的佛教造像,最近发表的成都下同仁路南朝至唐代佛教造像坑,是继早年成都万佛寺、西安路、商业街等地出土南朝造像之后又一次重要的佛教考古成果。在新发表的这批考古材料中有4件天王像,其中2件发表了照片和线图。这是十分值得注意的早期佛教造像资料,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讨论。

我才拿多少工资啊!这个滋味相信很多人都感受过。

朱巨林先生是道道地地的上海人,他的童年和少年交给了苏州河畔,“大自鸣钟到小沙渡是上海的一个‘下只角’,再苦再乱,毕竟还是上海这个大都市的一部分。”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特别有味道,能熬过触目惊心的“饥饿”和“混乱”的人,都很有福气,所拥有的一切都显得无比甘甜。

为方便讨论,我们将2件发表照片和线图的天王造像简称为1号天王像和2号天王像。1号天王像(H3∶16)为坐像,有桃形头光,头戴五珠平顶宝冠,宝冠正面有花蔓状花冠。上身着铠甲及护颈,铠甲外有十字形束带,胸前有护镜。双肩外覆披帛,帛带经双臂内侧垂至台座前。下着裙,裙摆及膝,内着长裤。双手执一上宽下窄的杵状物,左腿盘,右腿屈膝下垂。台座为须弥座式,座前有一夜叉游戏状坐于台阶之上。夜叉上身袒裸,右臂向外屈肘,手托天王右足,左臂向外屈肘上举,手托天王左膝(图一)。

图片 1

他血气方刚的青年,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东风农场度过的,9年的艰苦时光,让他与知青们、老工人们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开荒砍坝,战天斗地……当时的他,有过傍徨,有过痛苦,但也有过梦想,有过欢乐,一切艰难困苦都没有压倒他,却被他所压倒;繁重的体力劳动和贫乏的的物质生活对他无可奈何,统统被他踩在脚下。他的青春与热血、激情与活力,都挥洒在那片热带雨林里,那片美丽却贫穷的土地上。

图片 2

多数人的内心总是认为,只有好好做事,努力把事做好,让领导看到自己的成绩,才会得到升职,得到加薪的机会,或者通过好好表现学到经验。

25岁那年,朱巨林先生回到上海,进入工厂上班。随着改革开放春风的劲吹,他的业绩越来越突出,职位步步高升。人到中年,他担任七宝古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七宝老街修复改造指挥部副总指挥,展示了出众的管理才干。紧张的工作之余,他喜欢文学创作,发表了大量的作品。

2号天王像(H3∶56)也为坐像,倚坐于须弥方座之上,头光残损,宝冠上部略残。上身着两裆式铠甲及护颈,双肩有搭扣,帛带于胸前打结。左手置于腹前,托方塔底座,右手扶塔顶一侧。下着裙,穿护腿,双足着靴。台座前有两个夜叉,各持抱天王左、右足,呈胡跪状(图二)。

有的人还觉得不努力做事,偷奸耍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这样人品不好。

图片 3

由于这两件天王像没有铭文,故在考古发掘简报中未对其年代给出明确的意见。这座造像坑内造像的年代跨度较大,从南朝一直到唐代,所以有必要结合以往发现的资料对这2件天王像的时代进行推断。

可现实是残酷的,职场中我们都能看见,被提拔的都不是那些忙的要死的人;

明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明明是前程似锦、幸福盈门,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作品集叫做《暗夜行走》?“‘暗夜行走’没有什么特别的含意,总感觉一路走来,似乎总是在暗夜中行走,走着走着,看见了朝霞,看见了阳光,可没走几步,天又暗下来了,只能继续走。在摸索中经历了很多,从来也没有人告诉过我,应该怎么走好人生之路。一路走来有坎坷、风风雨雨、跌跌撞撞,但也有暂时的顺达和快乐。已经走过的路,
留下了很多记忆和想法……”这是朱巨林先生的肺腑之言,也体现了他真实的心路历程。看完这本文集,他的读者和粉丝不难感觉到,他通过一次次自我摸索式的“暗夜行走”,练就了心明眼亮的洞察力,他才是自己的优秀向导!

图片 4

加薪,这群人也是轮不到的;

在“【代序】一条留住记忆的路”中,朱巨林先生写道,“很多人和事可能微不足道,但那些活生生的故事,或许会留给我们一些思考,更重要的是我们就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从大自鸣钟到小沙渡,是一段短短的路,但留给我的却是长长的记忆,一条留住记忆的路。”600米左右的一段路,却让他走了近20年,路短记忆长,他用朴实的文字、浓烈的情感记录下当年的一个人与一件件事,留下的是永恒的记忆。

在以往的资料中,与之最可比较的是四川博物院所藏的1件背屏式造像。这件造像在《四川出土南朝佛教造像》一书中被命名为“川博1号背屏式造像”,而在既往发表的资料中也曾被称为“川博3577号”“WSZ41号”等。为叙述方便,现称为“川博1号造像”。这件造像正面为一佛四菩萨五尊像,五尊像的后侧有高浮雕的四弟子,在台座前侧有二狮子、二天王和六伎乐,另在造像两侧面还各有一尊武士装坐像,武士装坐像身后还各有一小立像,双手拄着一根上细下粗的棍形物于胸前(图三;图四)。

至于学经验,你觉得你在这家公司学的经验,真能在其他地方发挥作用吗?

在《暗夜行走》中,朱巨林先生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幅风俗画,生动形象,很有画面感,任何一家画家看到之后,都会产生创作的冲动;任何一位读者看到之后,眼前都会放起黑白老电影。比如,在“聚兴园”这一节中,他写道,“菜肴以本帮为特色,以禽鱼肉蛋为主要食材。白斩鸡、红烧甩水、炒鳝丝、红烧肉、糖醋小排、虾仁炒蛋等。炒菜的品种很多,有炒时件、炒猪肝、猪心、猪腰、猪肚、肉丝肉片等。从饭店供应的品种,不难看出就是一家适合普通市民的大众饭店。”“每月的十五、十六号,晚市常常座无虚席,因为这二天是大多数企业发工资的日子。楼上楼下店堂的小八仙桌坐满了客人,但一张桌上可以有不同的客人,互相不认识,吃着自己点的菜,大家各不相干,抽烟喝酒聊天在小范围里。有时看到小八仙桌堆满了菜肴,其实座位上有三、四拨不同的客人。”“其实,整个六十年代到聚兴园吃饭我只去过一次。那是一位六七届初中毕业的小伙伴,因家中是老大,被分配在上海工厂工作。第一个月拿学徒工资,他请我们邻居的几位小伙伴,一起去聚兴园搓一顿。那天点了很多菜,我们都是光头小伙,没喝酒,一人一瓶桔子汽水,吃得盆光碗净,大家很是开心,最后结账七元多钱。”“平时偶尔也会去聚兴园,那是家里来了客人,父亲说:去聚兴园炒二个菜。然后我拿着碗、盆去聚兴园买炒菜,服务员接过我的碗、盆递到厨房,吆喝着说:
外卖炒时件、猪肝各一份。”“八十年代未,外甥结婚在聚兴园设宴,回家的路上对妻说:此聚兴园非那时的聚兴园了。”可以说,大家看完这些文字,都渴望着去长寿路、西康路东交叉路口的“聚兴园”里饱餐一顿。

图片 5

更别说人品了,按理说人品好的人应该值得信任,可能成为领导的心腹的又有几个。

图片 6

川博1号造像的两尊天王像虽均为站像,但与下同仁路的两尊天王像有诸多共同之处。从服饰特点看,天王像头部都有圆形头光,右侧(以造像本身分左、右,下同)天王为武士装束,头部已残,颈部有高领的护颈,帛带系结于胸前,外披披巾,下着裤,足着靴,双手执一棒状物于胸前;左侧天王头戴宝冠,宝缯垂肩,外披披巾,一手托塔上举,另一手执物于胸前。两尊天王像的脚下均各踏有一尊伏地夜叉。此像左侧天王像的头冠、衣饰与下同仁路的两尊天王像相似,只是宝冠已残,无法看到细部,但此像两个侧面的武士装坐像也是头戴宝冠,宝冠正面有花蔓状花冠,纹饰特点和下同仁路1号造像几乎完全相同。川博1号造像右侧天王像以及侧面两尊武士装坐像都在颈部围有高领的护颈,与下同仁路1号天王像相似。侧面两尊武士坐像的姿势为一腿盘坐,一腿下垂,座下压一夜叉,也与下同仁路1号天王像姿态相同。从天王手中持物看,川博1号造像上的两尊天王像中,一尊手持一棒(杵)状物,另一尊一手托塔上举,另一手执物于胸前,与下同仁路两尊天王像的持物特点也相似。

领导为什么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背后原因很厚黑!

朱巨林先生擅长表达出人生的况味,他将个人的命运与社会的状况紧密结合在一起,所写出的一个个故事,读来让人唏嘘动容,更加珍惜当下。比如,在“做点‘小生意’”这一节中,他写道,“老同学聚会,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见面,彼此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偶尔会装出很关心的样子,问一声:‘最近在忙什么呀?’老同学也淡淡一笑,随口说出:‘做点小生意。’是谦虚?或者确实如此?不得而知。后经同学间互相打听,才知道几位说做点‘小生意’的同学,有开厂的资本家,有做贸易的商人,有做汽车销售的老板,更有搞地产生意的巨商。如此‘小生意’,让我瞠目结舌。”“六十年代初期,我也有过做‘小生意’的经历。有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大哥从青海返回上海,因一时找不到工作,想做点小生意贴补家用。做什么呢?想来想去还是做自制香烟,成本低,制作工具也简单,而且在大自鸣钟西北处百货商店门口有专买自制香烟的黑市。大哥去十六铺码头买来了烟叶和卷烟纸,父亲为他做了一个做卷烟的小盒子,试了几次卷烟终于做成了。大哥把做好的卷烟放在一种铝制的饭盒里(上海话叫“饭夹子”),让我去大自鸣钟路边去卖。”“幸好,第一次去站了一个下午,卖掉了半饭夹子的卷烟。回家把钱和剩下的卷烟交给大哥,算了一下本钱收回了,盈余了一半的卷烟,大哥给了我2分钱,算是劳务费吧,拿到钱我也挺开心的。以后,我基本上每天下午都去,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向路人兜售卷烟,脸皮厚了,生意也做得好了,
每次都能得到几分钱的劳务费。”“有一天下午,我拿着饭夹子没在人群中兜售,而是倚在路边的铁栏杆上等老客户。许多卖烟的孩子和我一样,漫不经心地等待着。路上的行人并不多,但总感到今天多了几个陌生面孔,东看看西望望,不像是来买烟的,而且每个卖烟的孩子身边似乎都有一个大人在看卷烟。瞬间,让所有卖烟的孩子陷入了绝境。只听见有人叫了一声
:动手。就一会儿功夫,卖烟孩子的胳膊都给站在身边的大人抓住了,而且被集中站成了一排。有想挣扎的,也有大声问
:干什么呀?自然没用。饭夹子和卷烟都被没收了,还被带到了公安派出所。派出所的干警让我们留下了家庭地址、姓名,并保证以后不再卖香烟,东西没收了。”“走出派出所,有人撒腿就跑,我没跑,站在派出所门口哭了。这是我做“小生意”的开始和结束。”

当然,如果进一步观察,下同仁路出土的两尊天王像与川博1号造像中的天王像之间也存在着一些差异:前两尊造像均为坐姿,后两者则为站姿;前两尊造像脚下均有夜叉扶持腿脚,后两者则均在所站立的莲台之下压踏有屈身承重的夜叉。这些差异可能与各自的组合方式、功能特点等有关。概而言之,下同仁路的两尊天王都是单体造像,是各自独立的崇拜对像;而川博1号造像上的两尊天王是一组造像中的胁侍,所以在身姿、台座、台座下方夜叉的处理等细节上会存在差异。但从总体的衣饰、持物等特点看,可以大体上肯定它们具有同一时代的造像风格,年代应当大体相近。

一、总要有人干活!

《暗夜行走》分为四辑,第一辑是上海下只角,记叙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在“大自呜钟到小沙渡”这段路上的人和事,包括作者的童年、少年生活。六十年代因为是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年代,每个故事都具有特定的时代意义,都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第二辑是暗夜行走,浓缩了朱巨林先生对生命和生活的感悟,能启发大家更好地认识自我、热爱生命,懂得感恩的情愫。第三辑是十年流落,真实地记录了朱巨林先生作为上海知青在西双版纳农场的生活,用一件件活生生的人和事,诉说了知青这个特殊群体的悲哀。第四辑是行色匆匆,由八篇中短篇小说组成,描绘了社会小人物和边缘人物的喜怒哀乐,人物鲜活、情节紧凑,每一篇小说都能找到原型,所有的细节都来源于生活。

因川博1号造像背面刻有发愿文:“梁普通四年三月八日,弟子康胜发心敬造释迦文石像一躯,愿现在眷属常安隐(稳),舍身受形常见佛闻法及七世父母合一切有形之类普同此愿,早得成佛,广度一切”。可知其为梁普通四年(公元523年)所造,据此也可将下同仁路出土的1号和2号天王造像的年代比定在南朝梁代。如果推测无误,上述这几尊天王像均是南朝梁代佛教造像中的天王形象,也是中国佛教造像史上年代较早的一组天王造像。

人与人本就不同,有的人习惯偷奸耍滑,让他做点事不是找借口就是推拖拉,把活交给这样的人,领导要多花不少的精力,能不能做好那还是个未知数,而那些只知道做事不说话的人,领导说啥是啥。

综上所述,朱巨林的文集《暗夜行走》是对个人传记的创新,以写实为主,以虚构为辅;包含着他大半生的奋斗历程,又站在新时代的角度,进行概括、提炼和升华。这本文集值得一读,是他的全部精神生命的绽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二、早期汉译佛典中的天王

都说柿子捡软的捏,不找这样的人干活找谁干。对领导而言活是谁干得不重要,只要有人干就行了,美名其曰能者多劳!

责任编辑:

由考古简报可知下同仁路佛教造像坑共出土4件天王像,发表的两尊并没有确定名号,但四尊天王像很容易使人联想到佛教文献中的“四大天王”。那么这两尊造像是否是“四大天王”组合中的两尊呢?它们的名号有无可能确定?这些问题的探讨对于研究早期佛教四大天王组合的渊源以及其各自形象都很有意义。下文先从早期汉译佛典中有关四大天王的记载来寻找进一步的线索。

图片 7

众所周知,佛教中“四大天王”出现的年代很早,其名号和形象也在不断变化。在早期佛典中已经有四大天王的名号。如三国孙吴时支谦所译《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卷下已有四天王为释迦奉钵的故事:“时四天王,即遥知佛当用钵。……四天王各取一钵,还共上佛。……四天大王,赏别善人,东提头赖,南维睒文、西维楼勒、北拘均罗,当护汝等不遭横”。此经卷四“告车匿被马品第十三”中,则又将四大天王的名号分别译为东提头赖叉、南毗留勒叉、西毗留罗叉、北毗沙门天王。西晋时竺法护所译《普曜经》卷七也有相同的四大天王为佛奉钵故事:“四天王各取所持之钵,共贡上佛。……四天大王,赏别善人,东提头赖,南维睒文,西维留勒叉,北拘钩罗,当护汝等令不遭横”。虽然两经所译之天王名号在译音上有细微的差别,但总体上是相同的。支谦所译《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完成于孙吴黄武元年至建兴中(公元222~253年),竺法护所译《普曜经》为西晋永嘉二年(公元308年),都是早期的汉译佛经,其中出现的四天王名号应最早。值得注意的是,北方天王的名号从一开始就有“毗沙门天”的译法,宋人赞宁《宋高僧传》卷三《满月传》中曾解释其原因:“又天王,梵云拘均罗,胡云毗沙门是”,认为可能是在梵文佛经中杂糅了胡本佛经的缘故。

二、使用能力强的人容易出成绩

公元4~5世纪,在汉译佛经中出现了对四大天王的诸多描述,并多将它们作为一个组合群体,强调它们所共同具有的护法、护世、增长福德等方面的作用。如后秦弘始年间(公元399~416年)佛陀耶舍和竺佛念所译《佛说长阿含经》卷五《第一分典尊经第三》记载:“一时,忉利诸天集法讲堂有所讲论。时四天王随其方面,各当位坐。提帝赖咤天王在东方坐,其面西向,帝释在前。毘楼勒天王在南方坐,其面北向,帝释在前。毘楼博叉天王在西方坐,其面东向,帝释在前。毘沙门天王在北方坐,其面南向,帝释在前。时四天王皆先坐已。然后我坐。复有余大神天,皆先于佛所。净修梵行,于此命终。生忉利天,使彼诸天,增益五福:一者天寿,二者天色,三者天名称,四者天乐,五者天威德”。公元5世纪初,凉州沙门智严与宝云译《佛说四天王经》内称“福德威威,典主四天,四天神王即因四镇王也,各理一方,常以月八日遣使者下案行天下,伺察帝王臣民、龙鬼、蜎蜚蚑行蠕动之类心念口言、身行善恶”,可知它们镇守天下四方的观念已经显现。北凉昙无谶所译《金光明经》则更是被学者称作“一部护世经典”,此经记载佛赞四天王“汝等四王,乃能拥护我百千亿那由他劫所,可修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能护宫殿、舍宅、城邑、村落、国土边疆”,而它们的名号仍记为“毗沙门天王、提头赖吒天王、毗留勒叉天王、毗留博叉天王”。

能够提高领导威信让领导有面子

综上所述,早期汉译佛教经典中已有关于四大天王的记载,四大天王的名号多记为“东方提头赖吒、南方毗留勒叉、西方毗留博叉、北方毗沙门”,但也有记为“东提头赖,南维睒文、西维楼勒、北拘均罗”的情况。由于这些早期经典的译作者多为来自月支、北凉一带的高僧,所以可能所持佛经既有梵语,也有胡语,或者在译经时梵语与胡语一起使用,才会在译名上出现一些细微差异。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此时虽然已经开始强调四大天王所共同具有的护国、护世作用,但还看不出特别提倡对北方毗沙门天王信仰的迹象,这或许是早期四大天王信仰初传中土时的一个显著特点。

想一想,有个能力强的人在自己手下干活,相对于一个庸人是不是更容易出成绩?自己手下出了成绩,领导自己面上也有光。

三、形态、着装与持物

让这样的人干得越多出得成绩也就越多,对领导而言当然是让能人越忙越好。

上述早期汉译佛经中已有关于四大天王形象、着装、持物等方面的描述,但均记载得十分简略。如前举三国孙吴时支谦所译《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卷四载:“即时四天王闻菩萨教,寻时便至。迦维罗卫大城中庭住供养菩萨,提头赖吒与无数亿百千揵沓和稽首被甲胄从东方来,住东方界,稽首菩萨鼓众伎乐在于虚空;毗留勒叉天王与无数亿百千鸠刀皆被铠甲从南方来,住南方界,稽首菩萨鼓众伎乐在于虚空;毗留罗叉天王与无数亿百千龙俱,各垂宝璎从西方来,住西方界;稽首菩萨北方毗沙门天王与无数亿百千阅叉,手执焰光明珠威耀晃晃,身被甲胄从北方来,住北方界”。这是目前所知最早的关于四大天王形象与持物的记载。从这一文献记载来看,四大天王均身披甲胄,但执物不详,仅有北方毗沙门天王“手执焰光明珠”的描述。

至于那些庸人,不说出成绩,别给领导添乱就谢天谢地了,还是闲着吧。下属出成绩,领导领功劳,还不天经地义!

北凉昙无谶所译《金光明经》卷二“金光明经四天王品第六”记载:“尔时毗沙门天王、提头赖吒天王、毗留勒叉天王、毗留博叉天王俱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胡跪合掌”。此记载中的四大天王并没有身披甲胄,而很可能是着偏袒右肩的袈裟。

不过别以为能力强,能出成绩就能得到提拔,对领导来说给你一个能让你展现能力的平台你就该感恩,再一个提拔了你,谁还帮领导干活,谁帮领导出成绩?

图片 8

图片 9

这种复杂多变的情况也同样反映在实物遗存上面。目前已知有关四大天王早期形象的实物资料中,有1件浮雕石佛座上出现迄今为止最早的四大天王组合,施安昌、李裕群等对其进行过研究。这件浮雕石佛座下落不明,由拓本可知其长42、宽30、高29厘米,正面刻有三尊神王像,像侧各有题记为山神之像、摩尼神、树神之像(图五);佛座右侧刻有两尊天王像,像侧题记分别为东提头赖、南维睒文;佛座左侧也刻有两尊天王像,像侧题记分别为西维楼勒、北拘均罗(图六)。金申、李裕群均已经正确地指出,这组浮雕像应是三尊神王像和四大天王像。关于神王的情况本文暂不讨论。而这一佛座拓本上四大天王的名号则与前举汉译佛经的记载基本吻合。李裕群根据此佛座背面所刻发愿文拓本考证出其雕造的年代为北魏承平元年(公元452年),正面主尊像为释迦和无量寿佛,并且特别指出“尤其重要的是,神王和四天王题材是最早有明确题名的造像实物”。

三、廉价获取下属的忠心!

图片 10

高薪是获取下属忠心最快最便捷的一条路,高薪也是一种企业家精神,说是这么说,但能做到的屈指而数。

细审拓本上的四天王像,它们的姿势、服饰特点基本相似,均为菩萨装,有圆形头光,头梳双髻,佩有耳环、项圈、璎珞,未披铠甲,双肩覆有披巾,呈盘坐或交脚坐式。东提头赖左手握一莲蕾和一条鱼,右手下垂;南维睒文左手上举,托一火焰宝珠,右手下垂置于腿上;西维楼勒腹部雕一弯月状物,右手持一莲花,左手似持有一莲蕾;北拘均罗(毗沙门天王)腹部有一似弓状物,双手似放在身后,身体右上方有莲花,莲茎绕于右臂,此莲花或为右手所持。很显然,这组四大天王的形象虽然名号与佛典记载相吻合,但在姿态、持物上却与经典记载有较大出入。

那怎么办,还有另外一条路。

将成都南朝造像中的几尊天王像与之相比较,前者年代要晚近1个世纪。可以看出,无论是形态还是持物上,成都南朝造像中的天王像都与北魏承平元年石佛座上的四大天王组合像不同。川博1号造像只有两尊天王,且均为立像,一尊着武士装,一尊着菩萨装。着武士装者双手执一棒(杵)形物于胸前。着菩萨装者左手捧一物于胸前,右手托塔上举,两尊天王像的莲花座下都压有匍伏于地的夜叉。成都下同仁路1号造像和2号造像的天王形象均为坐姿,且均着武士装,身披铠甲,腿下均压有夜叉抬扶其腿脚。1号造像的天王双手持一棒(杵)状物,2号造像的天王双手捧持一塔于胸前。从这些特点来看,似乎较北魏承平元年石佛座拓本上的四大天王像已经有了较大变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有三点:一是在服饰特点上已经出现了身披铠甲的武士装束;二是出现了持棒或捧塔的天王;三是在其座下或腿脚下出现了匍伏于地的夜叉。虽然目前还没有在早期的汉译佛经中找到相应的经典与之对照,但若根据唐代天王造像的特征进行比对,笔者较倾向于将持棒和捧塔这两种基本造型的天王像分别比对为南方天王毗留勒叉(或译为毗楼勒叉)和北方天王毗沙门。

千里马常有,但伯乐不常有,我就成为你的伯乐,给你展现能力的平台,那就是“士为知己者死”!

图片 11

为什么把工作交给你,而不是别人,因为你是千里马而我就是那伯乐,下属觉得这是领导对自己的高看。

在敦煌壁画、帛画中,北方毗沙门天王的形象较为常见,既有作为四大天王组合当中的一员出现,也有单独出现,其最显著特点之一便是一手执矛,一手托塔。而执棒的天王像也有不少发现。如在莫高窟曹氏归义军时期第146窟甬道南披西起第三格内有一天王像,戴冠,着铠甲及战裙,左手持一上小下大的棒杵状物,其榜题为“毗楼勒叉天王神守护于阗国”(图七)。同时期第45窟甬道南披西起第三格内亦有一天王,榜题为“毗楼勒叉王天神守护于阗国”,只是双臂交叉于胸前,手中无持物。英国人斯坦因所获敦煌绢画Ch.lv.0046上也有一尊天王像,戴宝冠,着铠甲,双手拄棒杵,脚下有一夜叉托承,但榜题却为“西方毗楼勒叉天王”(图八)。对此张小刚认为:“Ch.lv.0046上的画像与榜题自相矛盾,毗楼勒叉守护南方,而西方广目天王为毗楼博叉,画像或榜题其中必有一误”。笔者赞同张小刚的意见,并倾向认为榜题误写的可能性更大。

遇到一个懂欣赏自己的知己,这时候升职、加薪、学经验都不重要了,先努力工作回报知己再说。

图片 12

来源网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若推测无误,成都南朝造像中出现的这种持棒杵天王造像和捧塔天王造像,很有可能是南方毗楼勒叉天王和北方毗沙门天王的早期形象,唐代敦煌遗存中所见毗楼勒叉天王和北方毗沙门天王的年代虽然要晚于前者,但却能够提供判断其身份的重要线索。需要指出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成都南朝造像中的天王像是唐代敦煌天王像的直接来源。在敦煌发现的北方毗沙门天王像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在天王像的两腿之间会有一尊半身出露于地面,双手托持天王双脚的“地天”小像,从现在所知资料来看,其直接的源头可能来自古代于阗地区。斯坦因在古代和田热瓦克佛寺遗址发现一尊残损的塑像,这尊塑像只存下半身,外面穿着伊朗式长袍,内着百褶裙,双足着长筒靴(图九)。之所以能够确认其为毗沙门天王像,是因为在其两腿之间有一小人的半身像,这个小人半身像应为“地天”。遗址中出土有铜五铢钱,斯坦因认为这些铜钱最晚发行的年代应为雕像的最晚年代,并将其下限定在公元4世纪末。新疆考古工作者则认为寺院可能经过多次维修,沿墙的立佛和前面的坐佛不应是同一时期的作品,最晚的可到公元6世纪。但不论如何,这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早的毗沙门天王的单独塑像。成都南朝造像中天王像的年代与热瓦克佛寺塑像的年代下限应大体相同,但没有发现毗沙门天王两腿之间的“地天”小神,而是出现了扶持天王两足的夜叉,表明两者之间并无直接的承袭关系,很可能各有来源。这与早期汉译佛经中对四大天王的记载和实物之间不完全对应的特点相符合。

责任编辑:

图片 13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很可能在5~6世纪中国早期的佛教艺术中,四大天王的造像特点与佛典记载还不完全一致,并且存在着较为复杂的背景。这一方面反映出经典与造像之间可能还处在“磨合期”,造像供养人和制作工匠对佛教经典的理解和表现尚无一定之规,存在着很大的自由创作与发挥的空间。另一方面,不同地区的佛教造像也可能自有其本身潜在的传承系统和演进脉络。就本文所论而言,这个时期的四大天王像表现在实物遗存上至少可能存在三个不同的系统或来源:一是以北魏承平元年石佛座上的四大天王像和神王像为代表的北方系;二是以成都南朝造像为代表的南方系;三是以于阗、敦煌为代表的新疆、西域系。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梳理。

南朝作为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极为重要的历史时期,也自有其源远流长的佛教文化传统。据南朝梁代僧人释僧祐所著《出三藏记集》记载,刘宋文帝时智严与宝云便译出过《佛说四天王经》一卷,他本人所译的佛教经典中也有《四天王经》《四天王神咒》。而在这些经典的汉译过程中,其所依据的佛经版本、翻译者、访录者也相当复杂。如前面所举早期佛经《普曜经》,据僧祐记载便是在西晋永嘉二年(公元308年)由“本斋菩萨沙门法护在天水寺手执胡本,口宣晋言,时笔受者沙门康殊、帛法炬”而译出的。文献记载梁鄱阳王萧恢曾于天监末年因“感通”之冥在成都梁泰寺造四天王像,说明成都在南朝时期已有四天王造像的历史,但具体样式文献无证。不过,从本文所论成都南朝造像中所发现的天王像的情况来看,这个记载应当可靠。基于这些历史背景,成都南朝梁代四天王造像的来源是否有可能也源于江南一带值得考虑。

四、结语

总结本文所论,第一,成都市下同仁路出土的两尊天王像,其造型、服饰等与在成都万佛寺发现的梁普通四年康胜造背屏式造像的天王像最接近,其年代应大体相当,可初步判定为南朝梁代。第二,早期汉译佛典中已经出现有关四大天王名号、形象、服饰、持物等方面的简略记载,但与考古发现的实物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别。这既可能反映出经典与造像之间并非一定同步,也可能与经典本身的来源以及译经者、供养人、制作工匠之间在早期对经典的理解与呈现不同有关。第三,从目前已知的包括四川地区南朝造像在内的实物遗存观察,公元5~6世纪的四大天王像至少存在三个不同的系统或来源:一是以北魏承平元年佛座上的四大天王像和神王像为代表的北方系;二是以成都南朝造像为代表的南方系;三是以于阗、敦煌为代表的新疆、西域系。它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梳理。成都下同仁路新发现的这两尊天王像,对于认识我国早期佛教造像艺术中四大天王这一题材的源流与演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值得加以关注和探讨。

附记:本项研究得到四川大学“区域历史与边疆学”一流学科建设专项经费资助。

(作者:霍巍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原文刊于《考古》2018年第8期 此处省略注释,完整版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