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年轻人「租房惨剧」:逃得过甲醛,逃不过群租

原标题:毛不易 自然醒

原标题:朱健兴 | 粤西印记

在长租公寓正值多事之秋的当下,ELLEMEN
Digital
采访了四位这些年漂泊在外的年轻人,他们碰到的租房困境,有些可能你也不会感到陌生。

距离上次采访毛不易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这个本名王维家,前职业是护士的男生的故事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

图片 1

图片 2

《消愁》之后,他又交出了六首原创作品——相较于此前的现实和炎凉,多了分温暖和美好:“不想让大家一联想到毛不易就是苦大仇深。”

1981年从广东省新兴县的一名普通摄影干部起步,至1992年调到肇庆的西江日报任摄影记者,至今担任西江日报社总编辑助理兼图片新闻中心主任,还获得过首届“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摄影家”称号以及一系列新闻摄影奖项……朱健兴的成绩单背后,是在粤西这片改革开放热土上稳扎稳打的影像记录。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明白身处小城市获取摄影相关知识和交流机会的困难程度,而朱健兴靠着“三勤”将每一次拍摄作为下一次拍摄的基石,更长于总结,人生如竹,方得始终。正因为有很多朱健兴这样的“深扎”基层的摄影记者,才能让改革开放的影像版图更加翔实生动。

小冉

他用“好奇”来形容自己即将迈入的下一阶段,好奇自己明天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明年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下一张作品会是怎样的,他说:“我很想听自己的下一首歌。”

图片 3

25岁,补习机构老师

图片 4

“凭票年代”结束

大半年前刚到北京时,为了节省几百块的租金,在朝阳区东五环找到一间房东直租的次卧,那间房距离我上班的地方只有3公里路程,到最近的地铁站也只需5分钟脚程,房东常年国内国外两头跑,很少在家,所以对我来说,大部分时间都能独享那套约60平米的小公寓。

“不要威胁观众。”新专辑发布会上,嘉宾张绍刚向众人推荐毛不易的新歌,后者笑嘻嘻地接了一句。

1982年5月,布票定量供应制度取消后的第一个夏天,广东省新兴县集成公社的集贸市场上,开始出现个体成衣档。20世纪物质奇缺的计划经济年代,人们的衣食住行以及购买小到牙膏、肥皂、火柴等生活用品,都离不开票证。

倘若不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会一直觉得自己租房捡了个大便宜,多亏自己“及时”交了个男朋友准备搬出去住,不然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距离《明日之子》夺冠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毛不易的话明显变多了——依然是经典的抿着嘴的“毛式”微笑,只不过少了许多不知所措。

一位印象深刻的拍摄对象

当时的房东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性,已婚,有家室,老婆孩子都已移民加拿大,他因为一部分生意还在国内,不得不两边照看,那套房子也成为他在北京的落脚点之一,但一个月顶多也就打上一次照面,我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我觉得倒不是我改变了什么,可能是我稍微知道能在舞台上表达些什么了。”

每张照片总有它的故事,同样,每一个拍摄对象都有值得记录的一面,只怕你了解得不够深。我跟踪拍摄过许多专题,最难忘的是“盲人按摩师”。

刚搬进去的小半年,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因为本身比较喜欢收拾屋子,我不仅把自己的小卧室布置得充满家的气息,还把客厅、阳台等不属于我的地盘也做了点简单的装饰,偶尔有朋友从外地过来暂住,都要调侃我对出租屋的“过于上心”。

对于此前给人留下的呆萌、话少、害羞等印象的毛不易来讲,一年的“明星”经历的确带给了他不同的人生体验。

其中一个拍摄对象叫周正贤,老家在广东怀集县桥头镇的天龙深山里,他3岁时得重病高烧不退,母亲背着他翻山越岭求医,几天后赶到县医院已延误了医治时机,从此双目失明。2002年5月,年近四十的周正贤被接进肇庆市残疾人就业技能培训班学习,并考取了盲人按摩师上岗证,从此走出大山,走上了凭双手谋生的打拼生涯。周正贤先后漂泊在广州、佛山、肇庆等9个城市,打过17家按摩店的工,睡过街头,进过救助站。虽然生活困苦,但他每年都会到多家敬老院义务为老人按摩,还主动向一些流浪者以及汶川、雅安地震灾区捐款。2010年,周正贤与盲人莫秀珍结婚后,在一位顾客的资助下,艰难地开起一家按摩店,他一有空便赶回山村,用自己学到的穴位按摩本领义务为乡邻祛除疾痛。2012年,他的按摩店因生意惨淡倒闭,夫妇俩再度漂泊他乡打工。

所有的这些,可能房东都看在眼里。最开始,他出于礼貌地向我表示感谢,称赞说从来没有人对他的房子那么上心,慢慢的,他从国外回来都会给我带点小礼物之类的以表心意,但我没太在意的是,越往后,他回来的频率慢慢升高,有时候还会在微信上有意无意地和我闲聊几句。

他可以冷不丁地接住嘉宾抛过来的梗,逗乐台上台下的人,甚至与何炅搭档组成“谈何容易”组合,每周五出现在《明日之子》第二季的直播舞台上,既要负责掌握节目流程和节奏,又要不时以师兄的身份给选手们一些建议。

我的跟踪拍摄从他进培训班开始,一晃就是16年。他的追求、打拼、欢乐、磨难,被一一收进我的镜头,他的那种生于弱势,却无畏坎坷、乐于助人的精神触动着我的拍摄欲望。2008年起,我先后5次前往他的老家,为他的低保、危房改造等问题找当地协调。

三个月前,架不住男朋友的强烈邀请,我决定搬出去跟他同住,但在房东面前,我只说是个人工作调动要提前解约,他在电话那头的语气显得有些难以置信,在给我降房租、补贴通勤无果后,便也不再坚持。

图片 5

周正贤的打拼轨迹,折射出盲人按摩师这个特殊群体胸怀光明,敢与命运抗争的不屈精神。

本以为这段关系到此就结束了,谁知,我搬了新家还不到半个月,他就提出想上门看看我的新房子,我心里觉得奇怪但并未拒绝,不过,还是下意识地换了长袖长裤,那天正好男朋友上班我自己休假在家。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图片 6

从最近的车站走到小区楼下的十分钟路程里,我们依旧像过去一样彬彬有礼地寒暄,谁知,上了电梯,他忽然有意无意地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心里生疑,但又不好直截了当地躲开,等到了家门口,我准备拿钥匙开门的间隙,他突然从后面靠了上来,两只手环住我……

他过得很忙碌,持续出差半个月是常有的事,不能回家,也见不到朋友,去年年底他奔波于各种演出和颁奖典礼之间,有时恍惚得不知道今天要去哪,一觉醒来也不记得自己在哪个城市。

厕所告急

我整个人僵硬在那的时候,一串手机铃声让我缓过神来,连电话都没顾上接,我挣脱开他就径直冲向楼梯间……当时只想快速离开那栋楼,越快越好,仿佛只有跑到开阔的大马路上才能摆脱身后那个人似的,就那样,在响铃声中我一口气下了十一层,等我气喘吁吁冲向门卫室时,才敢回看一眼他有没有跟上来。

他的花销变少了,从前的消费构成是吃、付房租,偶尔买件衣服。现在赚得多了,反而不太有用钱之地**家里人对他的看法也有所改观,父亲已经不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知道我有能力养活自己了,在酒桌上会给我倒酒。”**

1994年重阳节,肇庆市鼎湖山。进山牌坊附近,一群游人在排队如厕。照片见报一个多月后,记者被请去见证景区的“厕所革命”,新建的厕所内装空调,播放着优美的音乐,进去“舒服”得让人几乎忘了出来。

那天之后,我拉黑了所有他的联系方式,但每次回家路上还是有种隐隐的不安,大白天的也要一步三回头,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尾随了……

接触了各色各样的人,也多了不少“包含了之前的想象,又比想象更多元”的舞台经验,相比之前,毛不易多了些自信。

最满意或影响力最大的作品

图片 7

“与其说是改变,不如说我更敢于在舞台上展示多面的自己了,包括说话和肢体语言。这一年也收获了很多老师和朋友,补上了我很多欠缺的东西。”

作为地市媒体的摄影记者,没有参与重大事件采访的机会,也少有引起轰动的新闻事件。我拍摄的所有题材都在工作生活的圈子里,都是普通人平凡事。每次按下快门,总希望拍出一张满意的作品,但到目前还找不出来。虽然如此,我的那些记录民生小事、反映社会百态,具有时代印记的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内外影展。其中,记录打工者长途车上劫后重生的《归家的旅程》,车市上普通百姓构成的《车迷》,盲人按摩师婚礼前先为顾客服务的《幸福的等待》,露宿田头上网寻找生意的《互联网+时代的稻客》,以及萤火翻飞的乡村《仲夏夜之梦》等作品,均被选刊于中国摄影报头版,得到了同行的鼓励和认可。

大辉

图片 8

图片 9

24岁,程序猿

他口中的师友不乏张绍刚、何炅、李诞这样的综艺老炮儿,也包括由老板龙丹妮亲自引荐为他制作专辑的李健。“人有风格是挺酷的事,李健老师非常诗意浪漫洒脱。”同样来自东北,外表儒雅,谈话间却带着股冷幽默气质的两人的风格还真有些相似。

竞争的滋味

阿里员工租住甲醛房丧命的新闻一出,我的朋友圈就炸了锅,大家纷纷热议“甲醛测试哪家强”。不过,以我的自身经历来看,只关注自己房间那“一亩三分地”,可能还不太够。

至于对自己综艺感的认可,他特别感激观众的宽容,“大家站在歌手的角度评价综艺节目上的我可能会觉得还好,但我距离真正擅长给大家带来欢笑的(人),还差很远。”

1996年7月21日,广东省肇庆市和平路。两位服务于不同公司的煤气送运工在互诉生意苦恼。数月前,肇庆市区液化石油气市场放开,多家公司参与竞争,打破了原来只有挂着“市委”“市府”两家招牌垄断市场的格局,市场经济让“衙门公司”也尝到了受人冷落的滋味。

我的故事要追溯到两年前,当时从三线城市大学毕业的我驮着行李只身一人去了上海,圈定活动范围后,就近找了几家中介的小哥带看附近房源。

易被称为2017年最成功的新人,他没有困在“出道即巅峰”的魔咒中,持续活跃着,而原创歌曲《消愁》也绝对算得上是年度最红的歌曲之一。

最认可的他人评价

他们看我是个刚毕业的穷学生,预算不足2000,加上又是男生,便都“语重心长”地劝我“凑合凑合得了”,推荐的房源不是一间卧室一分为二打出的隔断间,就是原先阁楼储藏室里加了张床改造成的“小房间”……在我的不断拒绝下,小哥想出了个新主意。

对于自己的走红,他并不否定其中的偶然性。“因为有很多很好的音乐人,他们缺少一个平台或者是一个机会,很多优秀的作品没有被大家所认识。我的歌可能没有达到许多被埋没的音乐人的水准,但是我却比他们受到更多人的关注,所以这一定是偶然。”

1996年夏的一天,我到偏远的怀集县坳仔镇采访,一位姓温的镇干部陪同下乡,中途休息时,他谈起几年前从省报见过一张题为《山婶上阵》的照片,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说,那张表现农村妇女参加村里乒乓球比赛的照片,抓拍的击球动作虽然极不规范,但泼辣的人物神态和围观的朴实村民,真实地反映了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农民精神面貌的巨大变化。他说:“照片虽然没有优美的光影和技巧,但朴实中反映出作者记录时代的意识以及对政策的熟知,生动的现场感体现了作者与拍摄对象之间的平等。如果当记者的都放下居高临下的态度,用平等的心态和视角去拍摄,假大空的照片就少了!”

“倒是有那种快装修完的房子,不介意家里乱一段时间的话可以便宜点先住进去。”

然而,终于完成“巨星”梦想的毛不易始终没有“脱离平凡”。

这位基层干部的话令我十分感动。感动来自于一个陌生人对作者拍摄初衷的理解;来自一个业外人士对深入生活、平等视角的认同。最终,他都不知道那张照片的作者是我。

那是个两层的调高房,楼上楼下原本各两个房间,二房东为了多塞几个人进去,找了装修工对房子进行改造,刚一出电梯门,就听到电钻打孔的嗡嗡声,大门敞着,里面油漆味、劣质木板味混杂,地板上一层灰……

图片 10

图片 11

中介提供的房源是楼下一间朝北的次卧,因为保留了房东之前的配置,并没有什么被改造过的痕迹,“这套,你现在签可以给你便宜500,等它全部弄好了可就不是这个价了。”小哥一副我签下就是赚到的口气。

从人海里浮沉的孤独讲到七点半自然醒的早晨,无论是比赛时期的《像我这样的人》还是新歌《平凡的一天》、《一荤一素》,都没离开对“平凡”这一主题的探讨。毛不易的思绪似乎没有随着他身份的骤然改变而改变,他的歌词也没有变成“炫耀文”。

疑惑

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有个落脚的地儿,公共区域装修就装修吧,大不了晚上回去不出卧室……

“不管做什么职业,大家都是平凡人中的一员,只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不甘平凡其实是不甘于被当作是和别人一样的人。”说话间,黑框眼镜后的那双眼睛亮了起来,自然而清醒。

1985年大年初一,广东省新兴县环城镇“南外村乐园”。刚建成开放的乐园入口处,两位阿婆趁着游人渐散,在交头接耳偷看“比基尼少女”塑像。公众场合展示“比基尼”内容,在当时属十分胆大和时髦之事,一个月后,迫于社会舆论压力,这尊“比基尼少女”被秘密处理。

但我显然还是太单纯了,住进去之后才发现,房间没什么味道是不错,但每每经过公共区域去上洗手间对我来说都是种考验,一直憋气吧脸涨得通红时间长了受不了,正常呼吸吧从喉咙到鼻子都隐隐作痛。

《平凡的一天》是毛不易大四毕业实习期间写的,也就是他广为人知的男护士时期。

职业生涯的总结

最要命的是洗澡,除了密闭空间里油漆的味道,下水道漫上来的阵阵恶臭也熏得我头昏脑胀,好几次都恨不得套上衣服去附近的宾馆定间钟点房好好洗个热水澡再回来……

那时候他每天都要穿梭在各个科室间,密切地接触到病患的呻吟和生命的离去。最初时每首会有很大感触,但久而久之,这些变成了让他麻木的日常。“急诊科来了一个病人,头破血流,第一次看见时心里的感受很复杂,惊悚、悲伤……之后是一天来十个,看到就是‘赶紧处理’,不会有情绪上的起伏。”

我1981年开始在地处粤西的新兴县文化部门从事摄影工作,1992年调西江日报社任摄影记者。

人家都是抱怨邻里装修扰民,我这里开了房间门就是一个小型的“施工现场”:石灰袋子、油漆桶等都散落在客厅的角角落落……想过搬走,也想过换房,但看着自己每月那点微不足道的工资,除了屏住呼吸,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

日渐麻木的自己让毛不易感到害怕,他困惑,于是写歌便成了内心的出口,那段时间累积了许多作品。毛不易最初写歌的目的是记录生活、表达情感,并不在乎多少人听。他摸索着学会了吉他,将自弹自唱的作品发到网上,点击率寥寥无几,他从未想过会真的成为一名歌手。

在县里工作时,很长一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专职摄影人员。交通落后、信息闭塞,交流机会少,唯有从书本学,向经典学,向生活学。一路走来,可以说摄影可能犯的错误都犯过了,但积累的经验教训值千金。当初总以为摄影容易,只是“按一下快门”了事,后来随着摄影的深入,觉得越来越难了,这难不在技术,而是难在拍什么,怎么拍。要在生活的窄小天地里出作品,我学会做到腿勤、嘴勤、脑勤“三勤”。腿勤就是要深入基层,深入一线,融入普罗大众中去;嘴勤就是要不断丰富知识面,多角度了解事物的真相,不偏听偏信;脑勤就是遇事都打问号多思考,学会跳到界外去看问题。

那时总给自己打鸡血:等赚得多了,住上好点的房子就没事了,可现在看来,即使付的房租翻倍,也一样逃不脱甲醛的魔爪啊,毕竟,长租公寓的多数受众,收入并不低。

回看实习期写下的词句,他表现出一丝难为情,“‘我们在月光下十指生根’,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现在让我再写也写不出来了!”

几十年来,我的镜头对准寻常百姓,直面社会生活,拍摄的那些琐碎图像成为粤西地区发展变化的记忆片段。摄影是我谋生的职业,更是我观看世界的一种方式。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超超

如今,大块独处的时间对毛不易来说是奢侈的。为了给创作积累素材,他偶尔看一些情节跌宕的小说,激发情绪的波动,最近则常常在飞机上读散文,研究文章的用词。

选“村官”

23岁,出版社编辑

一些“不寻常”的事物容易刺激他的思维。

1998年12月6日,肇庆市端州区睦岗镇大龙村。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人员用传统的计票办法,公布村民投票结果。

最近长租公寓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很多人转而推崇起和房东同住的生活方式,嗯,你们说环保卫生我同意,说经济节能我也同意,但前提是你最好具备一颗忍耐力不错的大心脏和能自动过滤各式吐槽的双耳。

“最近特别喜欢观察电线杆、电视塔、信号塔,它们一个或者两个矗立在那儿,我觉得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情感上的触动,但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也许是天生性情,又或者是后天经历,平凡的日常和不起眼的小事总能获得毛不易的偏爱。

作品的主要线索

一年前,本人凭借着乖乖女的外表和温婉可人的第一印象成功“征服”了我的第一任房东——一位中年离异带着个七岁女儿的阿姨。据带看的中介小哥介绍,在我之前,她凭一己之力pass掉了九个企图寄人篱下的租客,工作时间不规律的不要,穿着打扮不规矩的不要,就连租客的祖籍都能成为她潜在筛人的标准……

“我会害怕。”问他,是否担心因繁复的工作而失去对生活的敏锐度?他停顿思考了几秒给出自己的答案:“但是我觉得害怕也是一种好事,它会鞭策你,让你来审视自己是否丢掉了这份心。”

从国家各个时期出台的方针政策中着眼,从百姓关心的事物中发掘,在社会产生的矛盾中寻找。比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给乡村带来的改变,“农业税”取消给农民带来的实惠,市场经济给社会带来的变化,等等。

通过之后,一切“考验”才刚刚开始。

图片 15

图片 16

晚上只要超过九点回家,就会被投以异样的目光,像是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有一次我加班到十点半到家,本来已经轻手轻脚地挪动,生怕打扰到她和孩子,谁知,推开房门,发现她直接坐在我房间的床上准备跟我对峙。

新作品发布之初,毛不易就曾收到来自制作人李健苦口婆心的“絮叨”,告诫他要保护好自己的才华,减少不必要的工作。“李健老师把他累积了多年的经验分享给我,但现在我的各方面条件不足够,还没有达到李健老师的水平,还需要借助其他很多工作来让更多人听到我更多的作品。”

农民踊跃交公粮

“你又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晚回来会教坏我女儿?”

作为新人,毛不易清楚自己仍需要更多的曝光和关注,只能尽量在此间寻找平衡,朝这个理想化的状态努力,毕竟成为巨星不易,在耀眼的光芒中保持清醒更加不易。

1986年7月25日,广东省新兴县城关粮管所门外,农民运送公粮的手扶拖拉机排成长龙。每到夏天的抢收、抢种季节,农民割稻、插秧都在跟天气和时间赛跑。稻子割下来后马上脱粒、晒干,然后按时、按量运送到当地的粮管所卖给国家,俗称“交公粮”。

“阿姨,我今天加班已经很累了,我以后注意。”

图片 17

摄影改变了什么

“你糊弄谁呢?你们出版社平时轻轻松松的加什么班啊?自己贪玩就不要嘴硬!”

Q – 《 北京青年》周刊

30多年来,我通过镜头见证了粤西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变化,真实地记录了无数的民生事件。通过我拍摄的纪实图像,不但让受众真切地感受到改革开放给社会带来的进步,更能通过照片让百姓了解许多事件的本质与真相,甚至澄清谬误,在一定程度上为社会的发展进步发挥了积极作用。

“……”

A – 毛不易

当然,摄影也不断历练着我的思维方式,磨练着我的观察能力,增加着我对知识的渴求,增强了我深入生活的紧迫感和使命感,塑造着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世界在变,年岁在变,不变的是对纪实摄影的追求。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都已经给你“定罪”了,解释再多也只会被视为顶嘴。

“走红”的感觉是怎样的?

图片 18

除了作息时间上的干涉,后来连我洗衣服洗澡都开始“指手画脚”,夏天穿的T恤、短裤在她看来达不到使用洗衣机的标准,得手洗才是“节能”的做法。我休息日早晨跑步回来冲个澡也被指责说“用水太多”。后来发展到连正常使用抽水马桶都要“提心吊胆”:“年纪轻轻一点都不晓得节约,洗衣服的水不能攒着冲马桶吗?”

毛不易不是瞬间天翻地覆的。第一期节目刚播的时候,我从完全没有人知道的人,变成了有粉丝的人,觉得很神奇,一会儿一看(微博),又涨(粉丝)了,平时一年也涨不了一两个,那天涨了一万多。随着节目一期一期的播放,是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吧。

警车伴我踏归途

最后压弯我的一根稻草是:她竟然“指使”女儿来吐槽我用网过度,我那天正上网看着剧呢,小女孩在屋外敲门说:“姐姐,你早点睡吧,你占用我网速了,我视频加载不出来……”

《平凡的一天》歌词写到“每个早晨七点半就自然醒”、“逛了黄昏市场收获很满意”,这是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吗?

2013年2月4日,国道321线肇庆市封开段。警车为浩浩荡荡返乡过年的“摩托大军”开路。每年的春运期,异地务工者回乡过年的400万辆次摩托车沿321、324国道穿越地处粤桂交接、连接大西南的广东省肇庆市,这里已成为中国“春运”动脉上引人注目的节点。

虽说寄人篱下总归要做出点让步,但每个月房租水电一分不少,凭什么要受此数落?从小到大,爸妈都没这么要求过自己的东西她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教我?

毛不易是我现在对自己的期望,不一定要像一个时刻表一样按照它去做。歌里的意象都是指代、象征性的,比如七点起床指的是舒服的作息规律。不用一条条做到,希望大家留意到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细节吧。

新时代的关注点

就凭她拥有这间房的所属权?ok,那我搬出去就是。

常常被要求唱《消愁》会不会也有感觉到疲惫的时候?

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镜头要从“新”字上做文章。首先是题材求新,从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中入手,关注发掘表现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中的典型事物,以及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矛盾,真实记录,力争不让历史留下空白;再就是手法求新,在不违背新闻纪实原则的前提下,创新表现手法,丰富作品呈现。

图片 19

毛不易不会。演唱自己的作品永远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在台下坐着支持你的,或者他听过的,他能跟你一起唱,你唱的时候他会跟你一起唱,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歌手最满足的时刻。所以这个其实不会被造成困扰,而且你会在每一次的演唱过程中更加熟练的知道这首歌应该怎么唱。所以我觉得就像练习一样,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给年轻同行的建议

阿杰

从比赛时期开始你就是以原创歌手的身份进入大家视线的,出道后更是被称为“少年李宗盛”,如今再创作的想法会有怎样的不同?

不是每一个摄影人都有经历重大、重要题材的机遇和运气,尤其是工作生活在基层的摄影人,要摒弃浮躁,善于积累。

28岁,金融从业者

毛不易我觉得永远不能依靠以前的创作,而且确实有几首(新的作品)还没有放到专辑中,准备留到以后再发。还是需要持续有新的作品,才能在创作歌手的路上走的更远,当然我也不是只唱自己的歌,很多音乐人的作品都很好,但是没有平台去让更多的人听到,如果可以通过我让更多的人听到,我会觉得很荣幸。而且有些创作风格也是我不擅长的,我也想让大家看到那一面的我。

时刻熟知国家的大政方针和人民的诉求,从关注社会民生的角度,多聚焦身边的人和事,学会从细微处入手去寻找有时代印记的题材。建议用拍摄专题的广度思维去经营每个有意义的题材,用抓取决定性瞬间的精到去按动每一次快门,这样才能拍出自己的精品,减低遗憾。

工作了五年了,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可以用八个字形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买房吧,首付还没攒够,每个月房贷的压力也会极大地降低生活质量,租房呢,虽然定期要付房租,但手头倒能有点闲钱过过小日子。

摄影丨刘艺琳

用过的相机

不必像刚工作时那么紧巴,我在临近老城区的地方租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独居,心想不再和人合租,总能避免不少矛盾了吧。

图片 20

1981年刚开始在县文化馆从事摄影工作时,用的是海鸥120双镜头4B相机,后来先后用过珠江S201、确善能CT1A、理光KR10、美能达X300。进入西江日报社后,一开始用尼康FM2、FE2、90X,后来改用佳能EOS5、EOS1N。进入数码年代,先后用过佳能EOS1D、1DS
MII、5D3、5DSR。现在随身携带索尼黑卡3小型数码相机。

谁晓得这年头,你管得了自己,却管不了楼上下的邻居们。

相比同期出道的新人,你似乎显得更沉稳和成熟?

文章刊发于《中国摄影报》·2018年·第70期·8版

问题是从卫生间漏水开始的,有天半夜爬起来上大号,头顶上以大约6秒一次的频率传来“嘀嗒”声,抬头一看,好家伙,吊顶的缝隙中水珠正源源不断地滚下来,我当即拿了个脸盆放在地上接水,整个人却被这声音弄得再也睡不着了。

毛不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所谓的成熟,是我的年纪比一般同期出来的新人大一点,心智相对健全了才进入到这个行业,当然中间也有一个自己调整的过程,去适应生活和工作。

摄影 |
朱健兴

这水哪来的?楼上这家怎么回事?

如何形容毛不易的音乐风格?

采访整理 | 黄丽娜

脑海里滚动播放着这两个问题,恨不得天一亮就冲上去找上面的人理论。

毛不易风格不是设定的,是慢慢形成的,现在才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所以还不好说,以后如果有第二张、第三张,大家会从中听出毛不易的风格。之前比赛中,为了比赛的节奏和氛围,选了一些情绪浓烈的歌,大家认识的毛不易喜欢唱感伤的,引起大家感动的,其实我有一些歌曲,情绪浓度并不太大,但能代表我对生活的态度,代表我的一面,应该让大家听到。

编辑| 唐瑜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下班,我连家都没回就先敲响了楼上的房门,出来开门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对漏水一事毫不知情,“我也是租客,房东没跟我们说用卫生间时有什么注意事项。”

《明日之子》第二季开播了,对自己的“师弟们”如何评价?

声明:本文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正说着话,另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出现在我身后,暗示我挡着她进门的道了,豁,看来这里住了不止一户,没准又是群租,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按我以往的经验,但凡群租房,房东基本都是撒手不管的状态,不是远在天边够不着,就是不闻不问装死。

毛不易我觉得大家都很特别,和我们第一季相比不一样。首先第二季整体感觉可能竞争感更强一些,同时也给选手带来了比我们当时更大的压力,然后舞台呈现好像也更辛苦了,赛制也不太一样。

责任编辑:

果然,稍一打听便知道,这户人家已经被“二房东”性质的公司接手了,联系他们的客服人员,只说会尽快派师傅上门查看,至于具体何时能修,不得而知。在我的连番轰炸下,维修师傅总算在三天后露了面,“哦哟,这些人不在浴缸里洗澡嘛当然要漏水的呀,本来嘛防水也不好,你跟这些小年轻说说嘛好啦,重做防水很复杂的,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的,得房东同意。”

这一季节目你也与何老师搭档负责把控“流程”,感觉如何?这跟你以往不爱说话的形象似乎不太一样。

这等于把“皮球”又踢给了租客,没办法,等不起公司的管理人员上门提醒,我自己一户一户挨个敲了遍租户的房门,与其说是“要求”他们规范使用浴缸,不如说是恳求他们帮个忙,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的。

毛不易有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吧。现场还是因为有何老师在,由他来把控整个流程或者是掌握整个节奏。然后也希望发现自己不同的一面,因为从节目结束之后到现在也挺长时间了,你的一言一行多多少少会影响到一些人,所以我们要尽量把好的东西传递给大家,所以也变得越来越敢于在舞台上展示更多面的自己。说话包括肢体语言其实这些都是需要舞台经验的,也需要慢慢锻炼。这一年也收获了很多老师和朋友,我觉得变化还挺大的。

这次折腾完之后,也就缓和了一两个月卫生间便重又响起了“嘀嗒”声,上面的租客换人了吧?又该“登门拜访”了。

你喜欢这种改变吗?

看来,不住群租房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可能就连以后买了房,也免不了要和租客斗智斗勇的命运啊。

毛不易我觉得是一种提升,能在舞台上更多元的展示自己,和这么多好玩的人交朋友,这不能算改变我的本身,而是我生活的另一个方式,然后是对我某些欠缺的东西的补充。

◼︎ 采访人物皆为化名

出道后也逐渐上了一些非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刚开始会害怕自己不适应这种类型节目的节奏吗?

“你在租房中踩过哪些坑?

毛不易其实目前我也没有接到过太多节目,没有发言权,因为像《向往的生活》真的是去生活,而且大家也都是在劳动,然后每天黄老师做的那么好吃的饭,我觉得真的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工作,不像是在录节目的感觉。

欢迎分享”

从去年比赛是一个阶段,到今年发第一张专辑又是一个阶段,下个阶段你有什么计划或者想去做点什么?

撰文/编辑:Holly

毛不易我现在在准备开演唱会,因为我觉得歌手还是需要看演唱,而且我也很想体验一下个人演唱会的感觉。然后如果要是想发第二张专辑的话,年底或者是下半年就开始筹备了,所以开始在写新歌。

图片设计: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放弃当男护士而去参加比赛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责任编辑:

毛不易《明日之子》给了我很好机会,不光是有一个平台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还认识了一群热爱音乐、专业能力很强的朋友,他们会在音乐上给我很多的启发,从他们的作品中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然后试着把这些东西内化到自己的创作中,像张无忌一样。

你觉得自己是巨星吗?

毛不易当然不是。

图片 21


评论区表达下你对毛毛的爱

我们将在一周后

为最走心的两位宝宝

各自寄出毛毛老师的 签名手卡 一张

(抽奖会在本条微信的评论区内进行)

好好珍惜哦!

图片 22

莫兰

编辑 韩哈哈

摄影 李英武 刘艺琳

图片编辑 刘艺琳

图片提供 智慧大狗娱乐

美编 聂琳

责校 张翼飞

董卿:“我们去朗读吧!” | COVER
SHOOT

徐冰的圆与方丨COVER PERSON

lay了lay了,我不想再等了丨青年研究所

汤姆·克鲁斯:一个人的战争丨Film
Criticism

50年过去了,他们终于穿上了年轻时朝思暮想的红舞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