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10的成年人,认为自己“没有挚友”。|
KY研究所:一个成年人究竟有多孤独?

原标题:曹大铁先生及其半野园藏书

原标题:他是到过那个贫困山村的第一位大庆人,在他的镜头下…..

KY作者/罗勒

图片 1

他,是父母心中的好孩子。

数据可视化/lulu

当我夜晚躺在美国北部一个极为偏僻的乡村小旅馆,虽然远离大城市的喧嚣,有死一般地寂静和漆黑,可是为时差烦恼的我,半夜2点钟就实在睡不着了,满脑子在胡思乱想,不着边际。然而我的所想,我的想思,始终不能离开一个人和与他生命相系的物,这就是萦绕我十年之久的曹大铁先生和他的半野园藏书(大铁先生的旧宅为明末钱谦益半野堂遗址,故名其藏书室曰半野园)。于是,我半夜里梦游似地爬将起来,找出笔,用小旅馆里的便笺,将我所认识和所知道的曹先生及其藏书记下来,写出来。只是在这浓厚原汁原味的美国乡村小店里,四处飘溢着洋人钟情的Cheese和香料味道,双耳允满美国英语的世界里,我真不知道如何写这位相当传统的中国人和事。不免觉得我像一个歪嘴的和尚在梦中呓语,嘟嘟囊囊,五音不全,歪嘴梦语,也许完全是胡说八道,也许负负得正,正好清晰地表达了我的所思所想。

他,是大山深处支教的大学生,是那些受助孩子的老师。

有人说,在所有人与人之间亲密的关系中,友情似乎是最脆弱的一种,它远不如我们和父母、伴侣或孩子的关系那样紧密。

(一)曹大铁先生与藏书

他,是中山科技大学的阳光男生,也是第一位到过那个贫困山村的大庆人。

不同于亲情那种别无选择的联结,朋友关系是人们自愿选择的结果;

大铁先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他出生常熟富豪之门,早年入之江大学土木工程系,嗜好书画,词赋,曾拜张大千为师,成为大千最后一位入室弟子。大铁先生早先出入于上海十里洋场,潇洒风流,后被扣上右派帽子放逐安徽远地,遍尝苦涩,倜傥加坎坷的一生,一本十万字传记,也难以尽述。因此,我只想通过一部书和围绕这部书的传奇故事,来看大铁先生及其半野园藏书,这部书就是清康熙间翌凤抄校本《绛云楼书目》(以下简称《绛目》)。

他叫孟祥澳,是土生土长的大庆人。本组图片,是他在大一暑期,在广西山村支教时拍摄的。若没有这个支教经历,他恐怕不会相信,还有靠雨水解渴的山村,还有这么可爱的孩子。

也不同于其他自愿选择的关系,比如爱情,友情相对而言是缺乏严格意义上的承诺和约束力的。

大铁先生虽系出张大千先生之门,但其书画的造诣,我不是研究书画的,也没有看过许多大铁先生的书画作品,所以不敢妄加厚非评论。但是,大铁先生之才,在文学词赋方面尽展才华,我以为青出于蓝,远在大千之上。大铁先生的藏画水平远不及先生大千,但藏书方面在当今却是不一般的。我想,这里恐怕有两个原因。一是大铁先生的故里常熟文化影响。中国江南藏书的盛极之地常熟,从明朝以来,有成就的藏书家绵绵延延,代不乏人,诸如杨仪之七桧山房;赵用贤、赵琦美之脉望馆;毛晋、毛之汲古阁;钱谦益之绛云楼;钱曾之述古堂;张蓉镜之小环福地;陈揆之嵇瑞楼;翁同和之彩衣堂,等等不能一一枚举。因而藏书是常熟所有读书人和文化人的自豪和骄傲,大铁先生生于斯地,长于斯地,深受这片土地滋育的乡土文化影响,喜好藏书,实不为怪。二是,在大铁先生的至交友朋中,有一位兄长是有名的藏书家,其人名唤张珩,这可是上个世纪中期中国收藏界一个不能小视的人物。张珩,字聪玉,浙江吴兴人,收藏室名韫辉斋,庋藏古籍书画极伙,内有宋刊本《忠经篆注》等。张珩与大铁先生是磕头换帖的把兄弟,从大铁先生的著作《梓人韵语》的十几首与张珩的词,可以看出张珩对大铁先生的影响,赘引一阕《贺新郎-失眠谩赋达旦示聪玉》词:“但寓目,青葙图史,教我佯狂声色近,觉先后,偕隐为同志,人朦瞳,莫知旨”。

图片 2

因而,对于朋友关系,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抉择”似乎都更容易做出,也更容易受到外力的冲击,比如我们可能因为到新的城市工作而被迫疏远或失去原来的朋友。

乡梓文化和高人的指点,成就了大铁先生的藏书。

大庆支教男孩与孩子们在一起

不过,也有人说,相比起任何一种其他的亲密关系,友情带给人们更多的自由和快乐,人们也可能在朋友关系中做出更高程度的自我暴露,比如一些不能和家人分享的挫折和辛苦,或者伴侣不愿意/无法一起参与的小众兴趣爱好等等。可以说,朋友关系能够满足人们更加多样的需求(as cited in,
Rybak & McAndrew, 2006)。

大铁先生的半野园藏书,久已不为世人熟知。我认识和了解大铁先生及其藏书的时间也不很长,但也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的大铁先生已经是饱经人世沧桑的人了,而我那时则是刚刚从国家文化事业单位走出来,初临商海。大铁先生从媒体上得知了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和我,他以一位普通的收藏者,在1995年给我来了一封信,这封信成为我与大铁先生交往的开始。

今年暑假,许多同学选择打工,也有些同学直接回了老家,而孟祥澳却选择了支教。

朋友、友情,对于我们而言,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不同的人对于朋友的看法会有什么区别吗?我们拥有的朋友和我们所感受到的孤独,究竟存在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如果有朋友记得的话,1998
年第2期《嘉德通讯》上我曾撰写了一篇小文《吴中访书》,其中的“C”先生,就是曹大铁先生的姓名第一个字母。这篇小文,略述我三次到大铁先生半野园看书的经过,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基本了解了大铁先生的藏书,其中包括这部吴翌凤抄校本《绛目》。我那时在行文中提及了一些大铁藏书,但考虑到商业的原因,不想将所有大铁藏书的名品一股脑都倒出去,所以文中没有将半野园160余部藏书全部公布出去,也没有笔墨讲述这部书。尽管如此,这篇小文还是引起了同行的关注,如我在北京图书馆工作时的同事,也是我的好朋友赵前先生,当时他就问我现在还有这样的藏书家,您这是在编故事吧?那时我只是说,是故事。可是现在这段故事的谜底将要天下大白了。

在学校团委组织的社会服务实践活动中,有 20
位同学,经过长途跋涉,来到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孟祥澳与 3
位同学被派驻到板兰村。派驻各村的同学会进行交叉支教,这样,当地的留守儿童,就会受到诗歌、音乐、美术、军体拳、国防教育等更多方面的辅导。

近3万人参与了KY研究所**发起的**《成年人友谊》问卷调查。以下是本次调查的结果:

(二)曹大铁先生及其藏书特点

在支教过程中,孟祥澳除了教孩子文化课,还给孩子们讲天文地理,与孩子们做游戏。当然,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用镜头记录大山内外每一张笑脸,每一个精彩瞬间。

图片 3

自明代以来,在中国江苏常熟形成的一个古籍鉴赏派收藏体系。大铁先生收藏的这部《绛目》可以说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三百五十多年前,公元1641年,就在曹大铁先生的桑样常熟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当朝的礼部侍郎,东林巨擘,号称文坛领袖,年已花甲的钱谦益,娶一位年方二十四岁,金陵八妓之一的名妓柳如是为妻,而且是明媒正娶。对于这桩有违当时礼教的婚姻,当然会遭致天下官宦士人的议论和耻笑,以及族人和家人的强烈反对。对于这桩旷世奇缘,钱柳之间却是如此的戏谑,据记某次柳问钱,你喜欢我什么?钱笑答:喜欢你黑个头,白个肉;于是钱反问柳,那你喜欢我什么呢?柳曰:喜欢你白个头,黑个肉。其实在容貌上,最初我以当代的审美标准去看柳如是,真是不理解,钱怎会对柳如此痴迷,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娶柳为妻。柳在史称个头不及中人,樱桃小口,即不像当代T台上长腿高挑的名模,又不像好来坞性感的大嘴名星,有何值得羡慕。后来有一次在上海,与几位先生在一起吃饭,我在饭桌上说了这个幼稚看法,坐在旁边的钟银兰老师笑对我说,这就是江南小女人,让人怜,让人痛,让人爱。我这才恍然大悟了当年的柳如是的美。当然,单凭柳的这般美貌,三百年后的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是写不出洋洋数十万字的《柳如是别传》的。柳在当年的金陵八妓中,最有豪气,最有才华,这才是钱柳在物质之外的精神合一世界。

图片 4

图片 5

钱谦益置社会于不顾,在家乡常熟别筑“绛云楼”,收柳为妻,是世俗之人无法登上的世界。

偷偷听一听,哥哥姐姐在学啥

为了让大家对于“朋友/友情”处在一个大致相同的理解层面上,我们在调查问卷中,给大家定义了4个层级的“朋友”关系(Jaqueline,
2018)。在这些朋友关系中双方的亲密程度由低到高,如下:

也就是在这座绛云楼,钱将一生嗜好搜罗的宋元佳椠,柳也是能书善画,喜好书画收藏,钱柳收藏尽置绛云楼。然而不幸地是,绛云楼只存在一年就不幸失于火灾,除了从大火中救出的极少数书籍,大部分藏书就此灰飞烟灭,其中不乏大量的孤本珍本。那么,绛云楼内究竟都收藏了哪些宋元名椠名钞,唯一可考证的资料,就记载在《绛目》里,而现存现知最早的《绛目》,就是大铁藏书中的这部康熙年间著名的古籍收藏家、版本专家吴骞抄校的《绛目》。目前国内外各大图书馆里收藏的《绛目》都是再抄吴翌凤的本子,包括当今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收藏的,都是从大铁先生收藏的这本抄录转录的。

图片 6

  • 熟人(Acquaintance);你们之间因为某些原因认识,再见面时也许会打招呼或点头示意。如果聊天,你们会谈论一些宽泛的话题,比如附近有哪些餐厅不错等等。双方保持着友好的距离,你们不会喜欢或者讨厌对方——在你们的关系里鲜少有个人感情的代入;
  • 普通朋友(Casual
    friends);你们可能有一些共同的兴趣爱好。相比熟人,你们会聊一些个人层面的话题,比如对某件事的看法,不过,你们并不会为了对方而特别安排见面的时间;
  • 好朋友(Good/close
    friends);你们的感情更为亲近,不仅有一些共同的爱好或目标,你们还会花时间在彼此身上,在彼此面前你们也会觉得很放松。你们互相之间会给彼此提供建议或帮助。研究者们认为,这一层级的“朋友”,是人们平时花最多时间相处的朋友;
  • 挚友(Best
    friends);你们之间有着更深的承诺(这些承诺未必是表达出来的,但在心中你们都这样看待彼此的感情),你们知道对方会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也知道在自己做出一些决定的时候对方会无条件地支持或者理解你。你们互相见证过彼此的成功,也曾相互陪伴着走过人生的低谷。

凡是看到过这部吴翌凤抄校本《绛目》就会感觉到名家的笔墨沉浸在腊黄的纸背,那斑斑累累的朱印,洋洋洒洒的题跋,凝聚学问智慧批校,直观上就令人夺目,而其中的内容,又是钱柳的收藏,从这里几乎可以看到整个绛云楼的空间世界,因此,从板本到收藏,从内容到资料,这是一件非常吸引眼珠的尤物,特别好玩的书。除此之外,统观大铁先生的藏书,大都是具有这样的特点,如:

学累了,睡一觉

在这次参与调查的人(N=28319)中,有超过50%的人,他们的普通朋友的数量在10个以上,而“好朋友”在这个数量级的人就明显少了很多,75%的人,好友的数量都不足10个——“我有很多好朋友”这样的话,可能真的是属于童年的。

(1) 钱曾《读书敏求记》,赵氏小山堂抄本。

图片 7

图片 8

(2) 钱谦益手稿本《楞严经疏解蒙抄》。

“我很小,我很认真”

在最为亲密的“挚友”的数量上,大多数人都只有1-3个(63%),另外,还有13%的人认为自己没有挚友,也就是说,十个人中就可能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没有挚友(注:以调整后填写问卷的人计数,N=15451)。

(3) 《四书集注》明刻本,毛手校。

对于在大庆这片平原上长大的孟祥澳来说,山是梦里到达的地方。这一次,他到了与梦境不一样的地方。其实,广西的山,并非都像桂林的山那样俊秀,更多的是巍峨与险峻。孟祥澳支教所在的板兰、弄陆两村,都在大山沟里。山是原生态的险峻大山,沟是泥泞的深沟。

图片 9

等等,从这里也就可以看出,大铁先生非常传统的常熟派收藏特点。就是我们俗话中路分非常正走的常熟鉴赏派藏书家路子。不论别人如何评价,我总以为,大铁先生,是三百年以来,路子最正的最后一位常熟鉴赏派藏书家。

图片 10

那么,异性之间会有深厚的友谊吗?14%的人给出了肯定的答案(N=13417,即在“挚友数量非零”的人群中,下同),人群中这14%的人,他们的挚友是异性。

(三)曹大铁先生藏书传奇

山路,九曲十八弯,弯弯都危险

图片 11

大铁先生的藏书全部过程我们现在已经无法了解了。但是从这部书传奇来历,可以看到大铁藏书的一个侧面,可谓得之不易。

图片 12

不过,和人们所普遍认为的有所不同,人们与挚友的联系频率并不少(“联系很少依然是挚友”可能也只是个传说),甚至还颇为频繁——有67%的人与挚友联系的频率是一周1次或者更为频繁。

95年,我第一次到大铁先生处,就一睹这部《绛目》的风彩,当时我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了这部书的传奇来历。我在2000年前后,得知大铁先生欲将藏书整体转让常熟市。就在此时,我到了苏州市,见到了江南书道名宿江澄波先生,江先生也已经闻知常熟市府有意大铁先生藏书之事,就与我谈起了大铁藏书。江先生问我,看了曹先生藏书,有哪些好书。我对答有几部,其中说到吴翌凤抄校的《绛目》,江先生听到此,如戏中性情人兴奋地一拍桌子,脱口而说,这书是我卖给他的!并说卖这书还有一段故事,我忙问道:怎讲?江先生于是娓娓道来:那是五十多年前之事,江先生是苏州著名的书坛文学山房的掌门人,与郑振铎、张珩等著名版本专家素有往来。一日,张珩到文学山房,问近来收有什么好书?真人面前不打逛语,江先生说有一部吴翌凤抄校的《绛目》不错,拿出,张珩看后亦抚掌称绝,只因是偶过苏州,身上未带有多余盘缠,故张珩叮嘱江先生,东西收好了,这书我要了,过段时间我到苏州来,付钱取货。江先生应允,存货静候。然而,过了不几日,大铁先生直闯文学山房,江曹亦是旧相识,江先生笑问客来,大铁先生云:张珩兄前曾在此看到一部书,叫我来付钱取书。江先生以为确有其事,未深思量,便取出《绛目》与大铁先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双方皆大欢喜。大铁走后又隔时日,张珩先生忽而又登文学山房,进门便叫江先生取《绛目》,要交钱付货,江先生莫名说道:你不是委托曹大铁先生已经交钱取货了嘛?张珩闻听此言,哎哟一声,不再言语了。江先生从张的脸色上悟了,肯定是这兄弟间有事了。张珩对小弟大铁先生无可奈何,以后也从未提及此事。据说后来大铁先生向张珩转让了一件非常之物,才摆平了此事。

山村碎石公路,随时有塌方的危险

其中,21%的人甚至每天都保持与挚友的联系,这与现在发达的通讯工具与互联网不无关系。即便我们的挚友与我们不在同一个半球,我们也仍然能通过社交软件即时地联系到他们。

大铁先生身处尔虞我诈的上海滩,这种事在行里并不新鲜,然而为收藏一善本书,也得使出手段,这可是进入书林清话的趣事。大铁藏书,多营心机,得之不易,由此可以豹窥一斑。

山里人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 ,是真正的“
靠天吃饭的人”。这里的艰苦,从饮水上就可见一斑。山村极度缺水,生活用水都是挖深坑建水窖,收集、沉淀

图片 13

(四)曹大铁先生藏书的归宿

雨水,想喝水就把这些雨水烧开、晾凉。

人们与挚友的频繁联系,或许,也说明了两个人能成为挚友,这份友谊也是需要时间和经营的。大家结交到现在这位挚友的阶段,也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这一点,绝大多数人(92%)和自己的挚友是在上学期间结识的

大铁先生的藏书,得之难,而守之更是不易。大铁先生的藏书虽有所散落流失,现存的藏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然而能保存到现在,真是一段传奇。因此,半野园的藏书归宿公私各方都给予密切的关注。

图片 14

图片 15

2000年,常熟市对当地私家藏书开始留意,包括曹大铁先生的藏书。这时我偶尔过南京,见到了前辈沈燮元先生。我闻知常熟方面曾经邀聘请沈先生到常熟鉴定大铁藏书,准备收购。我见沈老之后,谈及大铁藏书,此时我对大铁藏书能被政府整体收购感到欣慰,所以那一段时间我也很少去常熟。所以,我毫无顾忌地问沈先生:您认为大铁藏书有哪些比较好?沈先生只说了几个书名。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沈先生出于常熟市要收购的考虑,不愿多说吧。我说:还有吧?沈先生反问,是哪个?我说《绛目》。沈先生立即诡异地一笑,眼睛从高度近视的镜片后瞪着我,伸出了手,翘起了大姆指,说:好书,好本子,当今《绛目》的祖本。起先我以为是沈先生年纪大了,记不清了。在我看来,沈先生永远都是年轻人,至少是年老心少。记得十几年前,那时我还在北京图书馆善本组工作,沈先生因编辑《全国善本总目》需要,从南图借调到北图工作,住在当时新盖的北图招待所。那时,我三岁的儿子在北图托儿所,与招待所相隔,每当我下班接孩子时,经常与话非常多的沈先生相逢路中聊天,我当是称“老沈”,而跟随我尚不醒人事的儿子也学着叫“老沈”,沈先生于是就操着江南口音逗我儿子说:“你不要叫我老沈了,就叫我小沈好了”。从这里可以看到沈先生是一个心态非常年青的人,也是记性非常好的人,非常擅谈健谈的人。但这次不知为了什么,沈先生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可能是想完整地将大铁藏书让常熟顺利地收购,过于考虑罢了。其实,我何尝不是这样考虑的呢,沈先生多心了。然而,天不佑,大铁半野园藏书,包括吴翌凤抄校的《绛目》又重回到市场,重回到我手,这真是人不能与天争,乃天意也。

板兰山村,喝水得积攒雨水

另外,在所有参加此次调查的人中,大家主要喜欢通过3种方式交朋友:

大铁先生的藏书归宿现将是一个问题了。

清晨,太阳从山脊缓缓升起,云雾渐渐消散。

1)有52%的人在上学/培训的过程中交到朋友;

我在往复几次到大铁先生府上之后,尽览其藏书,大约是第三次之后,基本全部看完了,我已拉出了一个大铁藏书的目录。大铁先生问我对那些书感兴趣,我开出了几个书名,其中包括《绛目》,大铁先生问?这书值几多钱?我的估价大铁先生觉得不满意的,大铁先生笑一笑,这书先不卖。几番下来,我已经明白了,我与大铁先生之间是有距离的,大铁先生经历的是当年沪上文物买卖的经验,我们是以较低的底价,公开的估价,以赢得公开的成交价,而旧时的沪上掮客的成交价是黑幕,永远不知道的,大铁先生改不了这观念,接受不了我们的方式。

大山里的孩子,早早地来到课室晨读,琅琅读书声传遍弄陆山谷……每天的支教生活,就伴随着孩子们的晨读声开始。

2)有21%的人喜欢通过一些兴趣活动交友;

大铁先生另一个无法改变的是上海滩旧式做法,经常在成交时突然而变提高价钱,这是过去行里经常碰到的事,我多少也也遇到过,要求改底价,不随意就借故要回(参读插图)。据说也是大铁先生这个无法改变的固有观念和作派搅乱了前次收购。这就是我们与大铁的第二个区别。大铁在上海旧年的观念和经验太陈旧、太老派了。这些不是责怪大铁先生,是不同生活经历下的不同生活经验罢了。

图片 16

3)还有11%的人则是在朋友的聚会上容易交到朋友。

我经常在想,大铁先生是个怎样的人物?孔尚仁在《桃花扇》开场中人物是位“爵位不尊,姓名可隐”的老太常寺赞礼,自谓的“古董先生谁似我?非铜非玉,满面包浆里。剩魄残魂无伴伙,时人指笑何须躲”。我觉得大铁先生就像孔尚任笔下的这个人物。他为人处事老派传统,聪明睿智,让人佩服,让时人觉得他面对现实时往往是无知和笨拙,因此他的行为常常让人可敬可佩,但也让人可恨可叹。无论是对大铁先生的处事作派有何争议,这不过是时人对大铁先生的感觉罢了,对大铁先生来说,已经是“无须躲”的戏中人了。然而,大铁先生半野园的藏书,像以往历代许许多多藏书家的藏书命运一样,将在无情的市场上,重新找到它的归宿了,这也许正是收藏界的福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孩子们在朗诵

4)而交友软件并不一定能交到友,只有5%的人通过软件交友。

责任编辑:

山里的孩子都很懂事,他们还小,却知道刻苦学习,在课余积极帮助家里放羊、锄草,干些杂活,以减轻留守母亲和老人的负担。

图片 17

20
天的陪伴,有太多的欢笑,太多的留恋,也有深深的震撼。

Mendelson与Aboud(2012)将人们对于朋友/友情的需求归为六大类,我们希望:

孟祥澳说,相比之下,我们身边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我们更应该珍惜自己的幸福生活。

  • 陪伴(Companionship);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感到非常快乐;
  • 帮助(Help);朋友能够给自己及时的指导、帮助、建议,或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 亲密(Intimacy);自己可以向对方坦诚地表达和暴露自己的想法,Ta对此也会足够地敏感;
  • 可靠(Reliable);朋友是值得信赖的、可靠的,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候,Ta会在身边;
  • 自我肯定(Self-validation);对方与自己在价值观上是契合的,对方会让自己感觉到被肯定、被赞同;
  • 以及,安全感(Emotional
    security);在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新环境时,Ta的存在能让自己感到安全。

图片 18

而在此次调查中,大家对于朋友,最看重的是**“能否在对方面前做真实的自己”。**

聆听 思考 认真学习

图片 19

责编:李曼

在了解了整体情况之后,我们再来看看“朋友/友情”对于不同的人而言到底有什么不同。

审核:程英华 代宝柱

图片 20

如需转载请致电本报。

我们发现,在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结过婚或者没结过婚、生育或者未生育的人群中,大家所拥有的普通朋友、好朋友以及挚友的**数量级并没有明显的差别**。比如,不论男女,都有超过50%的人拥有的普通朋友数量超过10个,同时,也不论男女,都有超过80%的人的好朋友数量在10个以内。

大家都在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不同于数量,不同群体在交朋友的方式上就存在一些差异了。

责任编辑:

男性更多地使用专门的交友软件,而女性更喜欢在上学期间交朋友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在通过专门的交友软件交朋友方面,男性比女性的比例更高(5% vs.
2%),另外,男性也比女性更倾向于在一些兴趣活动中交朋友(24% vs.
20%),而通过上学/培训期间交朋友的,则是女性的比例更高(54% vs. 44%)。

图片 21

结过婚的人会通过更多不同的渠道交朋友

比起未结婚的人绝大多数倾向于在学校交朋友,结过婚的人可能在学校、工作、朋友聚会以及兴趣活动中交朋友。当然,这或许和两类人的年龄和所处的人生阶段有关,比如结婚的人可能大都已经进入职场,而大多数未婚的人仍然还在学校。

图片 22

00后在社交软件上交朋友,90后和80后更喜欢在朋友聚会上交朋友

正如前文所说,此次参与调查的人(是因为KY粉丝都爱学习吗?)都更喜欢在上学期间交朋友,在不同世代的人中,除了60后,其他几代人都最喜欢通过这个方式交友,其次是兴趣活动。所以,每次后台有年轻的朋友们来问KY,对他们的大学生活有什么建议,我们一般都是回答“多交几个好朋友”。

除了这两种方式以外,00后更喜欢通过一些社交软件,比如豆瓣、MONO、微博等来交朋友;90后、80后和70后则还更喜欢通过朋友聚会来交朋友。

图片 23

虽然处于不同人生阶段的人,所拥有的朋友的数量级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差别,但是,朋友的意义,却大不相同。

对于尚未成年的人(18岁以下的受调查者)而言,他们最看重的是“对方是不是值得信赖和依靠的”,而对于已经成年的人而言,他们最看重的是“是否能在对方面前做真实的自己”。

此外,相比起成年人,那些尚未成年的人们也更看重朋友能否给自己提供及时的建议、帮助或指导,以及“当自己去到一个新的环境,朋友的存在会让自己感到安全”。

图片 24

这或许和不同生命阶段,不同的发展需求与人生任务有关。

埃里克森在他的人格发展阶段理论中(1950)指出,在12-18岁这个阶段,我们主要会在与同伴的互动中去探索“我是谁”,“我的信念、价值和目标是什么”等,并且顺利地完成这个阶段的发展,我们会能够获得“忠诚”这一宝贵的品质——懂得去接纳他人,对他人做出“承诺”。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那些尚未成年的参与者更加看重朋友的帮助,希望朋友值得信赖、让自己感到安全的原因。

此外,不同性别的人对于朋友也有着不同的看法。

比起男性和女性群体,性少数人群(性别为其他的人)在交朋友的时候,更加看重“双方价值观的契合”以及“在对方面前可以做真实的自己”。在朋友能否给自己安全感和朋友是否值得依靠这两方面上,女性则比其他两个群体更加看重。

图片 25

图片 26

在问卷的最后,我们使用了Gierveld与Tilburg(2006)的“孤独量表”(6-Item Scale for Overall, Emotion, and Social
Loneliness)来调查大家在整体上的“孤独感”。

结果发现,拥有朋友的数量的确与我们的孤独感存在负相关关系,即拥有的朋友数量越多,孤独感越低。并且,拥有挚友的数量**要比拥有的朋友/好友的数量对孤独感的影响更大(图中折线的斜率)。**

图片 27

不过,我们还发现,尽管我们感觉孤独,但我们却并没有那么想要有很多人在身边。拥有朋友/好友/挚友数量少的人,感觉到孤独,但比起那些朋友多的人,他们却并没有那么渴望会有很多人在身边的感觉。

图片 28

这或许与两种失望感有关,一种是对他人的失望,另一种是对自己的失望。

如上文所提到的,大家在交朋友的时候十分看重“能在对方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对方是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以及“双方的价值观契合”,有一定的关系。也就是说,人们会认为要找到“很多”这样的人是不现实的,与其有很多不符合这些“标准”的人在身边,不如与孤独感共存——这便是我们对于他人的失望。

又或者,与我们曾经在几篇推文中提到的观点类似,人们有时候会主动寻求孤独,这可能是出于人们的一种“自我攻击”的内在动机,来自于内心羞耻感强烈的人,他们希望以寻获孤独来自我惩罚,用孤独来印证内心对于自己“不值得”、“配不上”的想法。我们主动寻求孤独,也可能是出于我们对自己的失望。

你是否曾经疑惑,那些年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是不是到头来都会走着走着就散了?或者,你是否曾经相信,好朋友就应该是“即便很长时间不联系,再见面也一定毫无罅隙”,又或者,你是否也曾经以为自己并不需要朋友?

如果看了这些数据,你想要找回那些失散的人,或者你觉得想要花点时间去维系你们之间的友情,那么以下两点是你可以试着去做的:

  • 主动了解Ta的近况。研究发现,好朋友之间“即便几年没有见面,聊天时候也会感觉舒服”是有前提条件的——你们之间存在着一些共同语言。有一些幸运的人彼此不需要主动了解也能够随时拥有这样的共同语言,但对于很多人而言,你们需要对彼此近况的了解,来给双方机会去同步两人在不同的时空里的生活轨迹。
  • 进行深度的互动。如今,互联网让我们拥有更多的交流方式,除非故意,我们已经不太可能会真的和某人失联。但是,仅仅在朋友圈里默默点赞,或者网上随手送出的生日祝福,可能对友情的维系并不会有太大的帮助。研究发现,同样是在线上联系,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支持性的、更有深度的沟通来维系友情。

读完今天的推送,你想起了谁?你们有多久没有联系过了?不妨把这篇文章转给Ta吧。

Reference:

Erikson,E.H. (1950). Childhood and
Society. New York, NY: W. W. Norton & Company.

Gieryveld, J.D.J. & Tilburg, T.V. (2006).
A 6-item scale for overall, emotional, and social loneliness:
Confirmatory tests on survey data. Research on Aging, 28(5),
582-598.

Institute in Basic Life Principles
(n.d.), What are the four levels of friendship?

Jaqueline (2018). Casual friends vs.
close friends: What are the 4 levels of friendship?

Mendelson, M.J. & Aboud, F.E. (2012).
Measuring friendship quality in late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Measurement Instrument Database for the Social

Science.

Rybak, A. & McAdrew, F.T. (2006). How do
we decide whom our friends are? Defining levels of friendship in Poland
and the U.S. 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46(2), 147-163.

搜索文章/心理测试/招聘/转载/请戳菜单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