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网红不红之后:杀鱼弟自杀和吹头哥出道

原标题:白先勇: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读到程乙本《红楼梦》

原标题:你过得不好,就是因为想太多

索菲做梦都想红。

《红楼梦》是一本天书,有解说不尽的玄机,有探索不完的密码。自从两百多年前问世以来,关于这部书的批注、考据、索隐、研究,汗牛充栋,兴起所谓“红学”、“曹学”,各种理论、学派应运而生。一时风起云涌,波澜壮阔,至今方兴未艾,大概没有一部文学作品会引起这么多人如此热切的关注与投入。但《红楼梦》一书其内容何其丰富,版本问题又特别复杂,任何一家之言,恐怕都难下断论。

图片 1

9连拍,拍脸,拍胸,拍表。文案无所谓,随手搜个鸡汤就行——反正来索菲微博的,没有人会看文字。

《红楼梦》的版本研究是门大学问,这本书的版本分两个系统:一个是前八十回的脂评抄本系统,这些抄本因有脂砚斋等人的评语,简称“脂本”。到目前为止,发现的“脂本”有十二种,比较重要的有“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甲辰本”、“戚序本”(一称“有正本”,由上海有正书局刻印)。这些抄本虽然标有年代,但皆非原来版本,乃后人的过录本。据红学大师俞平伯的版本研究(《红楼梦八十回校本》序言),这些抄本流行的年间大约四十年不到,从一七五四到一七九一,程伟元、高鹗的初次排印本出现为止。俞平伯认为“这些抄本,无论旧抄新出都是一例的混乱”。原因是这些抄书的人,程度水平不一定很高,错误难免,有的可能因为牟利,竟擅自更改,“故意造出文字的差别来眩惑人”。“脂本”中,又以“庚辰本”比较完整,共七十八回,中缺六十四、六十七回,但也有不少讹文脱字,因为全书抄写,非出一人之手。这些手抄“脂本”,都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但许多异文讹误,却是研究者头痛的问题。

文 | Jenny乔 来源 | 十点读书

底下的跪舔留言从不让她满足,她想好好经营微博,打着白富美的人设,“吸点女粉”——毕竟女生才肯真金白银地买单,粉多了卖衣服,卖护肤品。

另一个系统便是程伟元、高鹗整理的一百二十回印本。乾隆五十六年(一七九一)萃文书屋采木活字排印《红楼梦》一百二十回,题《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首程伟元序,次高鹗叙。程序称“原目一百廿卷,今所传只八十卷,殊非全本”。“爰为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欣然翻阅,见其前后起伏,尚属接榫,然漶漫殆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为镌板,以公同好,《红楼梦》全书始至是告成矣。”世称“程甲本”,成为以后一百二十回各刻本之祖本。

01

哪怕都不行呢?微博粉丝多了,身价才起得来啊,“小网红”也比素人来得好听。不过她显然落后一起起步的小姐妹了,两年了,不到10万粉丝,70%还来自官方的半卖半送。

图片 2

现代人的生活离不开一个主题:纠结

但命运显然眷顾有准备的人。夏天的一天,索菲打开微博,扑面而来的几千条微博提示,她吓到了,带着长长美甲的指甲点了好几次才点开:

继“程甲本”之后,紧接着于次年乾隆五十七年(一七九二),程伟元与高鹗不惜工本修订后,再版重印,世称“程乙本”。前面有程伟元、高鹗一篇引言,其中透露几项重要讯息:

无论是和同事聊天,还是和朋友闲扯,无论年纪大小,大家都在问,路到底该怎么走。

“X 老 师 这 波 不 亏”

因急欲公诸同好,故初印(指‘程甲本’)不及细校,间有纰缪。今复聚各原本详加校阅,改订无讹。

大到结婚生子,小到穿衣吃饭,一天到晚,让人纠结的事儿简直没完没了。

“ X X 观 光 团 留 名 了”

书中前八十回抄本,各家互异,今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其间或有增损数字处,意在便于披阅,非敢争胜前人也。

前两天,有个姑娘跑来问我,自己快三十岁了,还没赚到钱,在北京几千块钱租个房,基本月光。有朋友拉她去合伙创业,她问我到底应不应该辞职去拼一把。

“这 身 材,实 战 利 器 了”

书中后四十回,系就历年所得,集腋成裘,更无他本可考,惟按其前后关照者,略为修辑,使其有应接而无矛盾。至其原文,未敢臆改,俟再得善本,更为厘定。且不欲尽掩其本来面目也。

这样的问题,我一年会遇到几十个,包括我自己也经常在琢磨自己的人生规划。不是怕苦怕累,而是怕浪费。

看完一圈评论后她明白了,自己好像被误认成了热门事件的女主角,被围观大号转了几轮后。她小小的账号真正地爆了,评论和关注实时刷新,她此刻的心情有些难以形容,这是她想要的东西,但显然不是以她想要的方式。

程伟元、高鹗整理出版一百二十回《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划时代的一件大事,中国最伟大的小说乃得以全貌问世。综合程伟元序及程伟元、高鹗引言有如下几个重点:

人们经常说,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犹豫了一会,索菲决定不做任何回应,只悄悄地又打开了几张以前已经上锁的大尺度照片,“管它呢,量先带起来再说”。

一、后四十回本为曹雪芹散佚的原稿,由程伟元各处搜得,因原稿残缺,所以程伟元邀高鹗一同做了一番修补工作,“细加厘剔,截长补短”。引言更进一步申明,对于后四十回,只是“略为修辑”“至其原文,未敢臆改”。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相信这句话,因为这些年看在眼里的,分明就是选择改变人生。有些人因为走对了路平步青云,有些人一步错,步步错。

“ 未来世界,

二、在程伟元与高鹗的时代,当时流行的《红楼梦》八十回抄本,一定远比现存的十二种要多,而且比较完整。“程高本”前八十回是程伟元和高鹗下了一番功夫把当时的各种抄本仔细比对后整理出来的。

人一旦怕错,就会忍不住衡量,到底左边还是右边离自己的人生目标更近一点。可
越衡量,越纠结。越纠结,越容易耽误。白白错过了好时机。

每个人都能成为15分钟的名人”

三、“程甲本”印行后,程伟元和高鹗发觉“程甲本”印得仓促,有不少“纰缪”,因此不到一年又出“程乙本”,把甲本的错误都改正了。因此“程乙本”是“程甲本”的修正本。这两个本子都是白文本,“脂批”一律删除。

选择,对一个人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预言是对的——这句诞生于1968年的话精准地命中了现在:当代,每个人都能以自己难以想象的方式,难以想象的速度,站在互联网的最中心。在这个时代,“名气”是估值极高的奢侈品,却也似乎成为了每个人触手可及的快消品。“吹头小哥”就诞生于去年夏天的互联网狂欢。

“程甲本”一出,因是一百二十回足本,即刻洛阳纸贵,风行一时。此后以“程甲本”为底本的各种刻本纷纷出现,其中又以道光十二年(一八三二)双清仙馆刊行的王希廉评本《新评绣像红楼梦》,简称“王评本”,流传最广,影响很大。

可最近,和朋友吃饭,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突然改变了这种想法。

这年7月,一个带V认证的账号发了9张自己在理发店遇到的美少年理发师,“比男团还帅的男孩却只在路边小店吹头打工”,而博主随后说出的【不会使用微博】,【为了打工赚钱不能参加选秀】更加剧了冲突点,这条微博在24小时内迎来了3万转发,大批用户纷纷母性爆棚,围观这位遗落在民间的美少年。

一九二一年,近人汪原放校点整理,以“王评本”为底本,加新式标点,并分段落,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印行,书前并附胡适的《红楼梦考证》,“亚东本”《红楼梦》问世,象征着《红楼梦》出版史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02

图片 3

“程乙本”初印行时,没有像“程甲本”那样受到注意,发行不广。胡适自己却收藏了一部“程乙本”,并且十分推崇这个版本,认为这个改本有许多修正之处,胜于“程甲本”。一九二七年汪原放重排“亚东本”,便改以胡适收藏的“程乙本”为底本,把初版“亚东本”标点错误、分段不当、校勘不精、错字不少等多种毛病改正过来。胡适颇为赞许汪原放这种不恤成本、精益求精的精神,又为新版写了一篇《重印乾隆壬子本〈红楼梦〉序》。以“程乙本”为底本的新版“亚东本”《红楼梦》从此数十年间大行其道,风行海内外,影响极大。中国大陆直至一九五四年,在发动了对胡适派《红楼梦》研究问题的批判后,“亚东本”《红楼梦》才开始失势,被其他版本所取代。在台湾如远东图书公司等所印行的《红楼梦》基本上仍是翻印了亚东重排本。

那天,我们去一家新开的法国餐厅试菜,老板拿来菜单,都是成套供应的晚餐,有牛排、羊排和三文鱼。

吹头小哥立即申请了一个微博,并迅速通过认证。粉丝过百万时,新浪微博CEO王高飞转发配字:“这(涨粉速度)比霍金还快。”

一九八三年,台北桂冠图书公司出版了《红楼梦》,桂冠版在《红楼梦》出版史上应该是一道里程碑。

我选了三文鱼,她选了牛排。可菜刚一上来,我就后悔了。三文鱼不仅量小,还一副油腻腻的样子,配菜我也不喜欢,怎么看都觉得朋友的牛排好。

这个出生于1997年,真名为陈飞雄的男孩随即迎来了可能是人生中最魔幻的5天:扑面而来的关注度实打实地转换成了利益。最初发现他的博主公布自己将“代理他所有的工作邀约”,但来到这间路边小店的粉丝却让吹头小哥原本的工作无以为继,而最初发布照片的博主则和他工作的理发店店主闹出了一场抢人大戏:博主指责店主涉黑,看到吹头小哥红了就想控制人身自由,店主则反过来说这就是一场策划好的大戏;

这个版本经过极严谨的校读,系以乾隆壬子(一七九二)的“程乙本”作底本(参照启功注释本),并参校以下各个重要版本:“王希廉评刻本”、“金玉缘本”、“藤花榭本”、“本衙藏版本”、“程甲本”,这些都是一百二十回本。“脂本”有“庚辰本”、“戚蓼生序本”。每回后面并列有比较各版本的校记,以作参考。亚东版“程乙本”的校对只参考了“戚蓼生序本”,桂冠版自然优于亚东版。

于是,忍不住跟朋友感叹:“我怎么每次都选错呢,早知道还不如吃牛排。”

聊天记录、黑料“实锤”、假冒账号一夜间蹿地而起。

这个版本的注释最为详备,是以启功注释本为底本,配以唐敏等以上书为基础所作的注释本,重新整理而成。书中的诗赋,并有白话翻译。对于一般读者,甚有帮助。我在美国加州大学教授《红楼梦》二十多年,一直采用桂冠这个本子。作为教科书,桂冠版优点甚多,非常适合学生阅读。

朋友笑着说:“不吃,你怎么知道难吃呢。”

图片 4

二〇〇四年桂冠版《红楼梦》断版,市上已无销售。二〇一四年,我在台湾大学教授《红楼梦》,一连三个学期,因为是导读课程,我带领学生从第一回到第一百二十回从头到尾细读了一遍。我采用的课本是台北里仁书局出版、由冯其庸等人校注的版本。前八十回以“庚辰本”为底本,并参校其他“脂本”及程甲、乙本。后四十回以“程甲本”为底本,校以诸刻本。这个本子原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二年初版梓行,因其校对下过功夫,注释精善,是中国大陆目前的权威版本。我在讲课时,同时也参照桂冠版,因此有机会把两个版本一个以“庚辰本”为底本,一个以“程乙本”为底本的《红楼梦》仔细对照了一次。我比较两个版本,完全以小说艺术、美学观点来衡量。我发觉“庚辰本”有不少大大小小的问题需要厘清,今举其大端:

图片 5

逐渐剥落的真相开始让群众冷静,“被无意发现的美男”和“精心炒作的小网红”相比,人们的标准显然非常不同。面对质疑的吹头小哥迅速上传视频,希望直面镜头将自己的心路历程解释清楚。但所有观看视频的人显然并不在乎他真正说了什么,这个视频暴露了他还带着的一点老家口音,“这口音,爱不起来,取关了”,她们说。

例一,尤三姐。

我一想,还真是,世上所有早知道,其实都是马后炮。没有人能提前知道牛排还是三文鱼更好,不过就是尝到嘴里后,才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就像抛物线一样精准:他曾经瞬间拥有的流量,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大量流失。他当然试过变现,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想试试演艺圈这条路:

图片 6

这么一想,我就释怀了。

图片 7

《红楼梦》次要人物榜上,尤三姐独树一帜,最为突出,可以说是曹雪芹在人物刻画上一大异彩。在描述过十二金钗、众丫鬟等人后,小说中段,尤氏姐妹二姐、三姐登场,这两个人物横空而出,从第六十四回至六十九回,六回间二尤的故事多姿多彩,把《红楼梦》的剧情又推往另一个高潮。尤二姐柔顺,尤三姐刚烈,这是作者有意设计出来一对强烈对比的人物。二姐与姐夫贾珍有染,后被贾琏收为二房。三姐“风流标致”,贾珍亦有垂涎之意,但她不似二姐随和,因而不敢造次。第六十五回,贾珍欲勾引三姐,贾琏在一旁怂恿,未料却被三姐将两人指斥痛骂一场。这是《红楼梦》写得最精彩、最富戏剧性的片段之一,三姐声容并茂,活跃于纸上。但“庚辰本”这一回却把尤三姐写成了一个水性淫荡之人,早已失足于贾珍,这完全误解了作者有意把三姐塑造成贞烈女子的企图。“庚辰本”如此描写:

人生里那些所谓遗憾,再给你一百次机会,还是会走上同一条路。因为那个阶段的你,就是要经历那些事,所谓年轻,不过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他也的确走上过社交平台自己策划的红毯,站在参演网剧一众人的最左边,但整整一年过去了,流走的粉丝已经走了,再也没有走到热搜中央的他似乎也没有吸引到大量新的粉丝,曾经为了争抢他不惜大打出手的人也就此消失不见。

当下四人一处吃酒。尤二姐知局,便邀他母亲说:“我怪怕的,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尤老也会意,便真个同他出来,只剩小丫头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撞了南墙,才说痛的,都不算数。

图片 8

这里尤二姐支开母亲尤老娘,母女二人好像故意设局让贾珍得逞,与三姐狎昵。而刚烈如尤三姐竟然随贾珍“百般轻薄”、“挨肩擦脸”,连小丫头们都看不过,躲了出去。这一段把三姐糟蹋得够呛,而且文字拙劣,态度轻浮,全然不像出自原作者曹雪芹之笔。“程乙本”这一段这样写:

03

一个月后,他发了一条新定位的微博,仍然在做发型,只是从浙江金华换到了北京三里屯。一年之后的吹头小哥,带着“微博红人”的认证,仍然活跃在微博上,只是爆红时的野心似乎也孑然无痕。间或有人圈着账号说,“这是去年那个吹头小哥吗?怎么flop成这样了?”

当下四人一处吃酒。二姐儿此时恐怕贾琏一时走来,彼此不雅,吃了两钟酒便推故往那边去了。贾珍此时也无可奈何,只得看着二姐儿自去,剩下尤老娘和三姐儿相陪。那三姐儿虽向来也和贾珍偶有戏言,但不似他姐姐那样随和儿,所以贾珍虽有垂涎之意,却也不肯造次了,致讨没趣。况且尤老娘在旁边陪着,贾珍也不好意思太露轻薄。

以前,有个读者跟我说,自己特别羡慕身边那些总能踩在点儿上的朋友,无论是好男人还是好工作,永远能在对的时间做对的选择。

潮水般涌来的人,也悄悄像潮水一样流去了。

尤二姐离桌是有理由的,怕贾琏闯来看见她陪贾珍饮酒,有些尴尬,因为二姐与贾珍有过一段私情。这一段“程乙本”写得合情合理,三姐与贾珍之间,并无勾当。如果按照“庚辰本”,贾珍百般轻薄,三姐并不在意,而且还有所逢迎,那么下一段贾琏劝酒,企图拉拢三姐与贾珍,三姐就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暴怒起身,痛斥二人,《红楼梦》这一幕最精彩的场景也就站不住脚了。后来柳湘莲因怀疑尤三姐不贞,索回聘礼鸳鸯剑,三姐羞愤用鸳鸯剑刎颈自杀。如果三姐本来就是水性妇人,与姐夫贾珍早有私情,那么柳湘莲怀疑她乃“淫奔无耻之流”并不冤枉,三姐就更没有自杀以示贞节的理由了。那么尤三姐与柳湘莲的爱情悲剧也就无法自圆其说。尤三姐是烈女,不是淫妇,她的惨死才博得读者的同情。“庚辰本”把尤三姐这个人物写岔了,这绝不是曹雪芹的本意,我怀疑恐怕是抄书的人动了手脚。

她提起一个大学室友。

爆红了又怎样,

例二,芳官。

毕业那年,所有人都吵着嚷着留北京的时候,她一个人跑去深圳一家杂志做编辑。早早地就东拼西凑买了一套房,眼看着事业小有成就,她又跑回北京说要自己创业做自媒体。

你能跨越阶层吗?

图片 9

这些事儿,当初听着都特别不靠谱,可后来证明,都是无比成功的决定。

比起吹头小哥,罗玉凤,或者说大家更熟悉的“凤姐”,面对关注,显得似乎聪明许多。

芳官是大观园众伶人中最重要的一个,她被分发到怡红院,甚得宝玉宠爱。芳官活泼、调皮,还有几分刁钻。她长得又好,“面如满月犹白,眼似秋水还清”。贾母点戏,命她唱《牡丹亭》中的《寻梦》,扮演杜丽娘,是个色艺双全的角色。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曹雪芹下重彩如此描写芳官:

于是,这个成功样本在朋友圈里炸裂,大家纷纷跑来取经。可是发现,深圳不缺人才了,房子已经买不起了,自媒体早已过了红利期了。

1985年出生的凤姐红在2010年,“炒作”这个词还没有被平常人熟悉的年代:外貌,背景,征婚条件甚至是口音,她整个人都是日后网络“爆点”的集合体,她当然红了。

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驼绒三色缎子拼的水田小夹袄,束着一条柳绿汗巾﹔底下是水红洒花夹裤,也散着裤腿。头上齐额编着一圈小辫,总归至顶心,结一根粗辫,拖在脑后,右耳根内只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玉塞子,左耳上单一个白果大小的硬红镶金大坠子………

而她自己呢?各种不赶趟。

图片 10

芳官这一身打扮活色生香,可是同一回“庚辰本”突然来上一大段,宝玉命芳官改装,将她“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把她改装成一个小厮,并给她取一个番名“耶律雄奴”,一下子杜丽娘变成了一个小匈奴。而且大观园里众姐妹纷纷效尤,湘云把葵官扮成了小子,叫她“韦大英”,李纨、探春把荳官变成了小童,叫她“荳童”。这一段有点莫名其妙,宝玉本来就偏爱女孩儿,“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怎舍得把他怜惜的芳官改变成男装,取个怪诞的“犬戎名姓”。其他姐妹也绝不会如此戏弄跟随他们的小伶人。“程乙本”没有这一段。

3000块钱一平米的时候不知道买房子,等到3万了,钱只够买个厕所。

初次节目露面的凤姐

例三,晴雯。

北京车牌没人要的时候,人家白送被她推出去,现在哭着喊着摇不着号。

但凤姐“异于常人”的地方在于持续红了下去,并在赶上了一波波网络风潮的同时,一步步地将形象扳到了另一个点。2017年初,她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并写道:“

图片 11

图片 12

我想拿到这张绿卡,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不能告人的原因,只是从我到上海开始,我一直在和某种隐秘的,难以形容的,无可名状的规则较劲,这个过程已经小十年了,我的青春,我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在里面了,这张绿卡,是对我这十年的交代,就像是我的大学毕业证”

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写晴雯之死,是《红楼梦》全书最动人的章节之一。晴雯与宝玉的关系非比一般,她在宝玉的心中地位可与袭人分庭抗礼,在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孔雀裘”中,两人的感情有细腻的描写。晴雯貌美自负,“水蛇腰,削肩膀儿,眉眼像林妹妹”,可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后来遭谗被逐出大观园,含冤而死。临终前宝玉到晴雯姑舅哥哥家探望她,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

前几年,朋友劝她买点一块钱的比特币,她没买,现在一万块钱买不起。

从“审丑”到猎奇,从“公知”到“黑户美甲小妹”,对于凤姐而言,她的美国梦完成了,而最初的流量,似乎只是她10年最前期的一步。

幸而被褥还是旧日铺盖的,心内不知自己怎么才好,因上来含泪伸手,轻轻拉他,悄唤两声。当下晴雯又因着了风,又受了哥嫂的歹话,病上加病,嗽了一日,才朦胧睡了。忽闻有人唤他,强展双眸,一见是宝玉,又惊又喜,又悲又痛,一把死攥住他的手,哽咽了半日,方说道:“我只道不得见你了!”接着便嗽个不住。宝玉也只有哽咽之分。晴雯道:“阿弥陀佛!你来得好,且把那茶倒半碗我喝。渴了半日,叫半个人也叫不着。”宝玉听说,忙拭泪问:“茶在那里?”晴雯道:“在炉台上。”宝玉看时,虽有个黑煤乌嘴的吊子,也不像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一个碗,未到手内,先闻得油膻之气。宝玉只得拿了来,先拿些水,洗了两次,复用自己的绢子拭了,闻了闻,还有些气味,没奈何,提起壶来斟了半碗,看时,绛红的,也不大像茶。晴雯扶枕道:“快给我喝一口罢!这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呢!”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尝,并无茶味,咸涩不堪,只得递给晴雯。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

只好默默哀叹,如果当初我走上另一条路,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吧。

另一个网红同样出现在2010年。彼时尚是论坛活跃最后时代的西祠胡同出现了《苏州最年轻杀鱼弟!绝对震撼你的视网膜神经》的帖子,并迅速走红。看上去瘦小到尚不到学龄小男孩坐在菜市场前,面前是黑泥和血迹的混合体。他娴熟地卖鱼、杀鱼,眼神分外犀利。

这一段宝玉目睹晴雯悲惨处境,心生无限怜惜,写得细致缠绵,语调哀惋,可是“庚辰本”下面突然接上这么一段:

我问她:“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吗?”

图片 13

宝玉心下暗道:“往常那样好茶,他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

她特别坚定地跟我说:“当然啦。”

这个真名叫做孟凡森的小男孩当年9岁,“杀鱼弟”成为了跟着他的外号。媒体和爱看热闹的群众去看过他,生活环境是显而易见的拮据。热度还未消散时,他曾跟父亲一起上过电视台的亲子节目,主持人问他:“你喜欢杀鱼吗?”

这段有暗贬晴雯之意,语调十分突兀。此时宝玉心中只有疼怜晴雯之分,那里还舍得暗暗批评她!这几句话,破坏了整节的气氛,根本不像宝玉的想法,看来倒像手抄本脂砚斋等人的评语,被抄书的人把这些眉批、夹批抄入正文中去了。“程乙本”没有这一段,只接到下一段:

我又问她:“那你当初为什么没买房,没买车,没买能发家的比特币呢?”

“一般人谁会喜欢?”,他回答后,局促地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父亲。孟凡森是这个家庭的长子,下面有三个弟妹的他显得早熟而敏感。在发现父亲的困窘和主持人的追问后,他带着哭腔喊:“是我自己想帮忙杀的。”

宝玉看着,眼中泪直流下来,连自己的身子都不知为何物了……

她想了想,回答我说:“没买房是因为钱都用来养父母了,没买车是因为当时公司离家近,没买比特币是因为担心会亏钱。”

节目掐断在主持人劝慰杀鱼弟回到学校的“温情”中。

例四,秦钟。

种种理由听下来,你大概就明白了,每一个选择对于当初的那个她来说,都是最适合的。即使回过头去看,似乎不够好。

而2018年再次出现在媒体的杀鱼弟,却生死未卜,在一场与家人的日常口角后,他喝下了毒药百草枯,躺进了加护病房。家人的哭诉构建了一个他10岁后的生活轨迹:上过小学,但数学不好,“上课爱打瞌睡”,2013年,眼角上莫名出现了一个疤,媒体爆料是父亲虐打导致,争议之后他被送回老家一段时间;之后重回菜街的杀鱼弟再也没离开过这里,和5个弟弟妹妹、父母一起8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生活,直到他拔开农药瓶,愤而喝下的那天。

图片 14

但你不能用十年后的自己来评价十年前的选择,因为每个年龄都有特殊的条件和局限,所以,有些遗憾是必然的。

图片 15

秦钟是《红楼梦》中极少数受宝玉珍惜的男性角色,两人气味相投,惺惺相惜,同进同出,关系亲密。秦钟夭折,宝玉奔往探视,“庚辰本”中秦钟临终竟留给宝玉这一段话:

04

对于网红而言,一次意外走红已经是天降好运,从这个层面而言,杀鱼弟显然是“运气爆棚”,他曾无数次站在网络和媒体注视的最中央。但比起凤姐的“运筹帷幄”,他显得更接近普通人一些,涌来的潮水将他拱至中央,他却显得困窘而无所适从,潮水退去,冷冰冰的礁石就又露了出来。

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

有人曾经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纠结都是因为要想要一个最优解。

2018年8月27日,杀鱼弟孟凡森出院,他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摊点,在医院里住了小半个月的他,手上像是一点也没有生疏。拿着相机的记者蹲在旁边,而杀鱼弟脸上表情严肃,手起刀落,银白的闪光灯亮起一片,像他刚刚刮下来的鱼鳞。

这段临终忏悔,完全不符秦钟这个人物的个性口吻,破坏了人物的统一性。秦钟这番老气横秋、立志功名的话,恰恰是宝玉最憎恶的。如果秦钟真有这番利禄之心,宝玉一定会把他归为“禄蠹”,不可能对秦钟还思念不已。再深一层,秦钟这个人物在《红楼梦》中又具有象征意义,秦钟与“情种”谐音,第五回贾宝玉游太虚幻境,听警幻仙姑《红楼梦》曲子第一支〔红楼梦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情种”便成为《红楼梦》的关键词,秦钟与姐姐秦可卿其实是启发贾宝玉对男女动情的象征人物,两人是“情”的一体两面。“情”是《红楼梦》的核心。秦钟这个人物象征意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庚辰本”中秦钟临终那几句“励志”遗言,把秦钟变成了一个庸俗“禄蠹”,对《红楼梦》有主题性的伤害。“程乙本”没有这一段,秦钟并未醒转留言。“脂本”多为手抄本,抄书的人不一定都有很好的学识见解,“庚辰本”那几句话很可能是抄书者自己加进去的。作者曹雪芹不可能制造这种矛盾。

可所谓“最优”根本就是个伪命题,因为你不可能从同一个地方出发,向左走一次,然后再向右走一次。

撰文/编辑: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绣春囊事件”为例说明。

且不说,每条路的路况都在不停改变,就算你走回原点,也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你了。

责任编辑:

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庚辰本”有一处严重错误。绣春囊事件引发了抄检大观园,凤姐率众抄到迎春处,在迎春的丫鬟司棋箱中查出一个“字帖儿”,上面写道:

一旦出发,你再也不可能回到原点,重新做一次不同的选择,就像我们不可能带着三十岁的阅历回到二十岁重新来过。

上月你来家后,父母已察觉你我之意。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之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一信息。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得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袋二个,今已查收外,特寄香珠一串,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拜具。

所以,别再问,该不该结婚,该不该辞职,该不该创业投资,无论你怎么选,你都会后悔的。

司棋与潘又安是姑表姐弟,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后二人互相已心有所属,第七十一回“鸳鸯女无意遇鸳鸯”,司棋与潘又安果然如帖上所说夜间到大观园中幽会被鸳鸯撞见。绣春囊本是潘又安赠给司棋的定情物,“庚辰本”的字帖上写反了,写成是司棋赠给潘又安的,而且变成两个。司棋不可能弄个绣有“妖精打架”春宫图的香囊给潘又安,必定是潘又安从外面坊间买来赠子司棋的。“程乙本”的帖上如此写道:

结婚的羡慕未婚的,未婚的巴不得赶紧结婚。上班的觉得辞职爽,辞职的觉得自由累。

再所赐香珠二串,今已查收。外特寄香袋一个,略表我心。

可从结果来说,不结婚,你永远不知道结婚到底好不好。不投资,你永远不知道投资到底赚不赚钱。

绣春囊是潘又安给司棋的,司棋赠给潘又安则是两串香珠。绣春囊事件是整本小说的重大关键,引发了抄查大观园,大观园由是衰颓崩坏,预示了贾府最后被抄家的命运。像绣春囊如此重要的物件,其来龙去脉,绝对不可以发生错误。

图片 16

自“程高本”出版以来,争议未曾断过,主要是对后四十回的质疑批评。争论分两方面,一是质疑后四十回的作者。长期以来,几个世代的红学专家都认定后四十回乃高鹗所续,并非曹雪芹的原稿。因此也就引起一连串的争论:后四十回的一些情节不符合曹雪芹的原意、后四十回的文采风格远不如前八十回,这样那样,后四十回遭到各种攻击,有的言论走向极端,把后四十回数落得一无是处,高鹗续书变成了千古罪人。我对后四十回一向不是这样的看法。我还是完全以小说创作、小说艺术的观点来评论后四十回。首先我一直认为后四十回不太可能是另一位作者的续作,世界经典小说,还没有一本是由两位或两位以上作者合写而成的例子。《红楼梦》人物情节发展千头万绪,后四十回如果换一个作者,怎么可能把这些无数根长长短短的线索一一理清接榫,前后成为一体。例如人物性格语调的统一就是一个大难题。贾母在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中绝对是同一个人,她的举止言行前后并无矛盾。第一百零六回“贾太君祷天消祸患”,把贾府大家长的风范发挥到极致,老太君跪地求天的一幕,令人动容。后四十回只有拉高贾母的形象,并没有降低她。

05

《红楼梦》是曹雪芹带有自传性的小说,是他的《追忆似水年华》,全书充满了对过去繁华的追念,尤其后半部写贾府的衰落,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哀悯之情,跃然纸上,不能自已。高鹗与曹雪芹的家世大不相同,个人遭遇亦迥异,似乎很难由他写出如此真挚个人的情感来。近年来红学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相信高鹗不是后四十回的续书者,后四十回本来就是曹雪芹的原稿,只是经过高鹗与程伟元整理过罢了。其实在“程甲本”程伟元序及“程乙本”程伟元与高鹗引言中早已说得清楚明白,后四十回的稿子是程伟元搜集得来,与高鹗“细加厘剔,截长补短”修辑而成,引言又说“至其原文,未敢臆改”。在其他铁证还没有出现以前,我们就姑且相信程伟元、高鹗说的是真话吧。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就算失败了,你也会明白,这是一条死胡同。

至于不少人认为后四十回文字功夫、艺术成就远不如前八十回,这点我绝不敢苟同。后四十回的文字风采、艺术价值绝对不输前八十回,有几处可能还有过之。《红楼梦》前大半部是写贾府之盛,文字当然应该华丽,后四十回是写贾府之衰,文字自然比较萧疏,这是应情节的需要,而非功力不逮。其实后四十回写得精彩异常的场景真还不少。试举一两个例子:宝玉出家、黛玉之死。这两场是全书的关键,可以说是《红楼梦》的两根柱子,把整本书像一座大厦牢牢撑住。如果两根柱子折断,《红楼梦》就会像座大厦轰然倾颓。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迷恋预测未来。也有不少书籍、老师提起过,你要学着用未来的视角看待今天的自己。

第一百二十回宝玉出家,那几个片段的描写是中国文学中的一座峨峨高峰。宝玉光头赤足,身披大红斗篷,在雪地里向父亲贾政辞别,合十四拜,然后随着一僧一道飘然而去,一声禅唱,归彼大荒,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楼梦》这个画龙点睛式的结尾,恰恰将整本小说撑了起来,其意境之高、其意象之美,是中国抒情文字的极致。我们似乎听到禅唱声充满了整个宇宙,天地为之久低昂。宝玉出家,并不好写,而后四十回中的宝玉出家,必然出自大家手笔。

可后来我发现,其实做不到,我们只能在每个当下做一个看起来稍微还不错的选择,然后等着一个不靠谱的结果。

图片 17

今天,你可能说淘宝和微信的成功是必然的,但倒退十年,它们听上去就是天方夜谭。

第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第九十八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这两回写黛玉之死又是另一座高峰,是作者精心设计、仔细描写的一幕摧人心肝的悲剧。黛玉夭寿、泪尽人亡的命运,作者明示暗示,早有铺排,可是真正写到苦绛珠临终一刻,作者须煞费苦心,将前面铺排累积的能量一股脑儿全部释放出来,达到震撼人心的效果。作者十分聪明地用黛玉焚稿比喻自焚,林黛玉本来就是“诗魂”,焚诗稿等于毁灭自我,尤其黛玉将宝玉所赠的手帕(上面题有黛玉的情诗)一并掷入火中,手帕是宝玉用过的旧物,是宝玉的一部分,手帕上斑斑点点还有黛玉的泪痕,这是两个人最亲密的结合,两人爱情的信物。如今黛玉如此决绝将手帕扔进火里,霎时间,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形象突然暴涨成为一个刚烈如火的殉情女子。手帕的再度出现,体现了曹雪芹善用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的高妙手法。

我佩服马云、马化腾的眼光和魄力,但你说他们的成功里没有一点运气吗?反正我不信。

后四十回其实还有其他许多亮点:第八十二回“病潇湘痴魂惊恶梦”、第八十七回“感秋声抚琴悲往事”,妙玉、宝玉听琴;第一百八回“死缠绵潇湘闻鬼哭”,宝玉泪洒潇湘馆;第一百十三回,“释旧憾情婢感痴郎”,宝玉向紫鹃告白。

每一种成功都多少有点瞎蒙。

张爱玲极不喜欢后四十回,她曾说一生中最感遗憾的事就是曹雪芹写《红楼梦》只写到八十回没有写完。而我感到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读到程伟元和高鹗整理出来的一百二十回全本《红楼梦》,这部震古烁今的文学经典巨作。

所以,你真没必要纠结,更没必要后悔,人生这道题根本没有最优解。

图文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不走,永远不会知道错。走了,也可能觉得自己错。

图片 18

所以,最好的状态莫过于,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作家出版社在1953年建社初期,早期出版的图书中就有《红楼梦》
《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四部古典名著。是新中国以来出版很早、也是很有影响的版本之一。该四部名著,我们从繁多的版本中,选择了最能体现著作精髓的版本,其中《红楼梦》选择了程乙本,邀请中国社科院专家裴效维精心勘校、注释,精选近数十张绣像插图,力求成为读者阅读喜欢的版本。

作者:Jenny乔,读者新媒体签约作者。来源:读者(ID:duzheweixin)。自由撰稿人,冷眼看热闹,深度谈人生。你笨算我输。微信公众号:Jenny乔。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5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图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