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典藏:“按揭”离婚

原标题:你所谓的人脉,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原标题:人民网:寒门义士 光照后生…纪念恩师杜丰亭先生

图片 1

导读:人脉即财脉,关于人脉所发挥的关键作用绝大多数人可以达成共识。人脉为强者所拥有,并作为丰富的资源而利用,总结起来就好比耍太极,内功深厚的人方能发挥其威力。

作者 振华

乐明工作的文化馆里,最近新来了一位年轻漂亮的打字员,叫傅晓雯。

仅仅靠钻营得不来人脉,人脉体现着一个人的综合实力。既然如此,那么人脉的真正作用又是什么呢?以下,Enjoy:

很久以来,我一直想写我的一位中学老师。他逝世已有十多年了,距教我们语文课也已有快五十年了,但他高贵的品格和精神在历经了半个世纪之后,至今仍使我记忆犹新,倍感珍贵。
记得那是快到文革中期,疾风暴雨式的运动刚刚过去,学生重回了学校“复课”,久盼的中学大门向我们这些滞留了几个年级的小学毕业生敞开了。我们没有经过考试就坐在当时兴平三中(赵村中学)的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入学后经过了一次摸底考试就开始了初中一年级的学习生活。那个年代学校都在落实“五七”指示,学工、学农、学军,流行军事化编制,年级班拟连排。大概是学习成绩不错还有小学同学的捧场的缘故,年龄最小的我当选了副排(班)长兼学习委员。“上任”不久就遇到学校调换教语文课兼班主任老师的事情。
回想当时,对新任班主任老师还是有些期待,不时地想象着未来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应该是个什么样:
穿着中山装,黑皮鞋,或者像化学老师一样戴个深度近视眼镜,抽着香烟……。我想,一定有不少的同学有着和我相同的想像吧。
一个星期过后,在语文课堂上,终于见到了我们的新任班主任老师。他一走进教室,同学们就叽叽喳喳的大声议论起来。已是深秋的陕西关中,天气有点凉。我抬眼望去,感到吃惊的是:新来的老师,上身穿一件农村的手工粗布做的夹袄外套,布裤,布鞋,从头到脚没有一件是买的成品,且单一的黑色。瘦高个,加上四十多岁,就过早斑白发根的光头,活脱脱的一位村夫老农大叔。落差是有些大,难怪同学们不用交头接耳,干脆大声的议论起来。稍许,一个略带沙哑而洪亮的声音响彻了课堂:你们大概是看到我穿着不像老师,课堂上个个就抢着讲话来充当.好吧,那你们就一个一个的讲,要不然,我这位新生该听谁的呢?!说着,他用目光横扫了一下全场。一下子,大家都不吭声了,课堂安静了下来。这下,我注意到了,老师的眼睛黑大而明亮,眼尾上角骨有点凸起,目光炯炯有神,再加上他严肃的面部表情,透着些许的威严。紧接着,老师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杜丰亭”三个大字,看上去苍劲而有力,结构严谨正楷。只听到从教室后角落发出了一声惊叹“杜老师的字写的这么好”!(其实,老师的书法写的更好,我的毛笔字也不无他的影响)。老师并没在意,说了句“我叫杜丰亭,以后大家互相了解吧“!对未经世事的孩子们,像这样有点“酷”的开场白,我是(同学们大概也一样)第一次遇到。接着,开始了他语文课的第一讲,是毛泽东主席写的《介绍一个合作社》。快五十年过去了,杜老师关于文章中“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论断的阐述,至今细想,那声音依然仿佛回响在耳畔:“常言道,人穷气短,那可以少说话,多干事。但人穷要立志,贵在能坚持。立志就是要有新想法,新主意,新目标。这就是穷则思变。而为实现新目标不懈努力,努力奋斗,就是要干要革命!”说起来,50年前的大多数家庭里,没有彩电、冰箱,空调,更没有小汽车。城里人能解决温饱。但是乡下大多数家里都比较穷。我们的父辈重体力劳动一天挣得工分就值几毛钱,断口粮的家并不少见。我家就是。是该穷则思变立志了。当时要说立志,立什么样的志?长大干什么?去当个一官半职?头年看到的是当官的当权派们不是被批斗,就是挂牌游街,那景象还历历在目……去当科学家?他们可是“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照样戴高帽子挨批斗扫厕所;好好读书做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社会主义劳动者?知识青年都要上山下乡,有文化知识的大人不少是“臭老九”。再说了,还在流行“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呢!加上家里缺吃少穿的贫困,立志对于当时12岁的少年,我感到既迷茫又困惑。心里暗想着的是快点长大,能挣钱养家吧。因此,我对学习提不起兴趣,日子也是在往下混。在一个周六下午交作业的时候,去了杜老师宿办合一的大约10多个平米隔断小平房,(靠门的地方还有一位高年级的男老师,当时回了县城的家)。当我放下全班的作文作业要走时,老师说了声“你等一下,我有话说”。我知道作业只收了一半,老师可能要批评,忙作解释。他好像根本就没听进去,问了句“你的作文写了没?”“没有”。“身为班干部,自己都没做到,如何去要求别人!”,老师的语气虽依然温和,但话味有些辛辣。“立志做一个有觉悟有文化的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接班人,这作文题目,太难了,我一直对立什么样志想不来,没法写”。老师只对我说了句“没有文化知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好使,读书无用是不对的,国家也在变”。大概觉着自己的话讲的有点过头了,老师停了下来,换了个话题,讲起了他的经历:是这样,杜老师的父亲早逝,在旧社会,家里很穷,靠母亲手工纺线织布,做针线活挣钱,供他读书。他一直很努力,读到高中毕业时,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他当上了小学教师。来中学前,在县城最好的重点学校槐巷小学当教导主任。现在母亲健在,四个孩子,妻子是家庭妇女,都生活在农村,七口之家靠他一人养活,负担很重。他从来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听有的同学说过,学校食堂一有肉菜,杜老师就买来送回家去孝敬老母亲。那年月,农家基本上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猪肉)。“寒门出义士,只要你努力,就会有出息”。至今,我都记着那次谈话老师最后的鼓励嘱咐。杜老师在几十年的教育生涯中,可以说是位“义士”,他爱生如子。记得当时班上有位男生,爱打架很调皮。有一次和另一位患胳膊肌肉萎缩至残疾的同学发生争吵,竟然扭脱臼了残疾同学的胳膊,肿的像小碗儿。受害同学家长找到了学校,大家对这种近乎残忍的行为非常气愤,家长要求治病而且要开除犯错误的同学。当时,只有杜老师不同意开除,他认为,“娃还小,犯了错儿,重在学校教育挽救,如果被开除很可能毁了娃的一生”。在杜老师多次做双方家长的工作,多方帮助积极治疗受害同学的伤疾,无偿给补习缺课等努力下,终于化解了双方矛盾,保住了犯错同学的学籍。(这位同学也接受了教训,一直到中学合格毕业,再没有发生过参与打架斗殴的事情)。
杜老师经常都是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照顾学生。作为班主任,当时是要直接收缴本班学费的。上中学一学期一名学生大概只要几块钱的学费,还是有不少的同学交不起。杜老师先是告诉家庭困难的同学到所在生产大队(村)开证明,他再与校方争取减免;减免不了或开不来证明的,他就用自己微薄的工资给代缴。而自己平时过着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的生活。我和个别同学有两个学期的学费都是杜老师交的。再后来,升到了初中二年级换了老师,他依旧关心着我们。有一年,我娘患肝病,家里又断了口粮,我打算退学。杜老师得知后,把他几乎一个月的工资50元全给了我以解家里急需,我才没有辍学(这笔钱一直到十几年后我大学毕业工作了,才还给了老师)。
为了大儿子的工作办接班,杜老师提前退休了。他在乡村仍以一己之力,为改善村里的文化生活而奔走,一直到2006年底逝世.享年已是80多岁。2009年春节我带着将要留学的孩子从北京回到老家,和中学的两位同学看望了杜老师的家人,一起在老师的灵牌前敬香叩首,纪念这位普通而具有高贵品格和非凡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尊重和敬仰的老师!后记:值此教师节,我借这些文字,告慰敬爱的杜老师,您无愧“寒门义士”,几乎用自己的一生秉承了“燃烧自己,照亮后生!”的人民教师优秀蜡炬的品德。
“国家在改变”,而且变得越来越好了!教育事业却更加需要像您这样的老师!您永远的学生
2018.9.9

按说这也没什么稀奇,可自从这位靓女来了之后,乐明身上就渐渐发生了变化,每天他对上班的衣着特别讲究起来,有时候在家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就引起了他妻子薛莉虹的警觉。

图片 2

图片 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有一天夜里,已经十二点多钟了,乐明还没有回家,也没打电话回来说明情况。薛莉虹不放心,就赶去文化馆,果然看到乐明和那个漂亮的傅晓雯在一起,傅晓雯坐在电脑前打字,乐明站在她身边正起劲地说着什么。虽然这天晚上薛莉虹并没有发现乐明有什么出格的举止,但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她:自己丈夫和这个傅晓雯之间,肯定会有故事发生。

人与人之间,能过事儿的叫人脉,不能过事儿的只能叫认识。

责任编辑:

薛莉虹的这种感觉,在三个月之后得到了证实。

关于人脉这个话题,我曾多次在文章中写到,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这天,乐明回来得很晚,进门就对薛莉虹说:“我们离婚吧!”

但总体而言,人脉圈子就好比耍太极,内功深厚的人方能发挥其威力,如果没有内功,任凭你招式再花哨,最终也不过是一场自嗨的表演。

薛莉虹心头一震,她提醒自己:我一定要冷静。

可是,话虽这么说,但你我生而为人,总归还是社会关系的产物,因此自然与人际往来脱不了干系。

她想了想,问乐明:“你爱她吗?”

正如很多人说的那样,人脉即财脉,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乐明扬脸说:“那当然,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可倘若你冷静地想想,即便是你亲生父母,也不可能无缘无故不停地给你钱花,更何况是那些狭路相逢的陌生人。

薛莉虹竭力克制住心头涌起的阵阵醋意,追问道:“那么……她也爱你吗?”

既然如此,那么人脉的真正作用又是什么呢?

乐明不敢看薛莉虹的眼睛,只是肯定地点点头:“她说,跟我在一起,哪怕吃萝卜、白菜,她都愿意。”

01 获取稀缺信息

薛莉虹又问乐明:“你已经很了解她了?你们相互了解吗?”

一个人在社会上获得机会的多少,本质是由他所处的信息层决定的。

乐明一听薛莉虹这么问,有点赌气地说:“这不用你操心。”

用斯坦福大学教授Granovetter的话说,那些强者的人脉逻辑,不在于他融入了哪个圈子,而在于你能从多少不同圈子中获得有效信息。

乐明居然回答得这么无情,薛莉虹的眼圈红了。但她硬是把泪水咽进了肚里,对乐明说:“离婚毕竟是件大事,你让我考虑两天,两天后我答复你。”

正所谓“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那些强者之所以拥有丰富的资源,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掌握了更多的信息节点。

这天晚上,薛莉虹和乐明开始了婚内分居,薛莉虹带着儿子睡,乐明则在沙发上将就。

比如曾经有一则关于李嘉诚司机的小故事:

这一晚,薛莉虹在床上翻来覆去没睡着,让她想不通的是:都说这年头男人有钱会变坏,可乐明身处“清水衙门”,口袋里没几个钱,怎么也会“见异思迁”了呢?那个傅晓雯到底在图乐明什么?

李嘉诚的司机给他开车30多年,准备离职退休。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了,说心里话,薛莉虹根本就不想离婚。她觉得,这种风花雪月的事在男人堆里,乐明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乐明只不过是又一个最终会败下阵来的复制品而已。为了儿子,她愿意等,等待乐明最终归来。

老板李嘉诚看他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年,为了表示感激并让他能安度晚年,叫秘书拿了200万的支票给他。

于是这天晚上,薛莉虹正式答复乐明:“我同意离婚。”但又提出一个条件,她对乐明说,“你是知道的,当初我们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是以你的名义向我哥哥借了十五万块钱,可至今还有五万块没还。我想等你把这笔钱还清后,我们再离婚。”

没想到,司机竟委婉拒绝:“谢谢老板,不用了,我一两千万还是拿得出来的。”

乐明一听急了:“我到哪儿去弄这么一大笔钱来呀?”

李嘉诚很诧异,问:“你每个月也就五六千收入,怎么能存下这么多钱?”

薛莉虹便给乐明提出一个分期还款的建议,说乐明可以从下个月开始,每月拿出一千五百块来还,什么时候还清,她就什么时候和乐明离婚。乐明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答应。

司机笑了笑,回答说: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乐明终于等来了发工资的日子,傍晚他回到家里,进门就把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薛莉虹。

style=”font-size: 16px;”>“我在开车的时候,您在后面打电话时说买哪个地方的地皮,我也会跟着买一点;您说要买哪支股票的时候,我也会去买一点股票,所以现在赚了一两千万资产。”

薛莉虹问:“这是什么?”

图片 4

乐明说:“还你哥哥的钱呀!”

这个故事虽然是杜撰,但却揭示了一个真实的道理:

薛莉虹拆开信封一看,果然是钱,抽出来一数,一千五百块。她看乐明一眼,说:“你还挺守信用嘛!”

很多时候,人脉的真正作用,并不是让你直接得到金钱的帮助,而是让你能获取一种上升通道中的稀缺信息。

乐明冷着个脸道:“不守信用,我就离不了婚!现在就请你代你哥哥写一张收条吧。”

这种信息上的互补,往往不是来自于你身边最熟悉的人,而是那些若近若远的“弱关系”。

薛莉虹一听跳了起来:“我还要代写收条?”

比如生你养你的父母、朝夕相处的爱人、成天黏在一起的哥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这些人虽然是离你最近的“人脉”,但看到的问题、掌握的信息却与你并无太大差别。

乐明说:“那当然!到时候你不认账,我找谁去?”

反之,你的“贵人”更可能出现在与你不同的圈子里,甚至是只有一面之缘、点头之交的陌生人当中。

可是到第二个月发工资那天,乐明踏进家门时的神情就不一样了,他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开口,对薛莉虹说他现在消费挺大,这个月手头有些吃紧,想下个月一起还。

02 多元化的价值共识

薛莉虹自然点头答应,显得分外宽容和大度。而且,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每到发工资这天,乐明都会用种种理由来拖延给钱,薛莉虹总是一让再让。

在很多人看来,人脉是精心钻营来的。这一点,我持反对意见。

一眨眼,半年过去了,这天又是乐明发工资的日子,可乐明直到这天深夜十二点才回来,脸涨得通红,身上还带着一股酒味,进门后就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从提包里掏出一个大牛皮纸信封给薛莉虹,说里面有五千块钱,是这个月的工资,还有他写小品的稿费。

不信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多数成功者的人脉,是先从“价值共识”开始的。

薛莉虹知道他酒喝多了,也不和他多说什么,只是从大信封里点出一千五百块,余下的仍然还给了他,还说:“你现在不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吗?留着你们用吧!”

俗话说,英雄所见略同,比如很多牛人的亲密关系,都是从一次“机缘巧合”地邂逅而成为“死党”的。

可谁知,薛莉虹这话刚出口,乐明就暴跳如雷地大吼起来:“什么‘你们’?你别跟我提她!”

在这其中,“利益交换”的本质并没有体现的那么明显。

薛莉虹心里立刻就明白丈夫遇到了什么事,可嘴上却还是故意说:“你们不是正好着吗?怎么就不能提她了?”

好比15岁的沈南鹏和17岁的梁建章第一次相识,是在1982年的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上。

乐明愤愤道:“好个屁!我还以为她真能跟着我吃萝卜青菜,哼,也是个俗不可耐的人!”

这两个懵懂少年哪会意识到17年后,二人能携手创造出一个中国互联网的产业奇迹——携程网。

喝得醉醺醺的乐明接着便把薛莉虹当成了倾诉对象,毫不掩饰地吐露了他的婚外情经过。原来刚开始时,乐明觉得傅晓雯长得又漂亮,心地又纯洁,和她在一起特别开心,可后来相处时间长了,傅晓雯就向乐明要这要那了,从时髦衣服到金银首饰,还要新款手机,要数码相机,要手提电脑,还说这是为乐明打剧本用。乐明开始还尽量满足她,到后来实在招架不住了,就不得不向她摇头,这一来,她就大发脾气了,说乐明一个穷编剧根本配不上她,还说乐明是土老帽,不懂得享受现代生活……更让乐明生气的是,昨天晚上,他亲眼看见傅晓雯傍着一个穿戴新潮的中年男人在逛大街。乐明找傅晓雯理论,傅晓雯竟然说:“我跟你玩玩浪漫还可以,可跟你过没钱的日子我受不了!婚姻是要物质做后盾的,你懂不懂?”乐明一听就傻了眼,他一直认为自己和傅晓雯谈的是纯真爱情,没想到……

图片 5

但是这个结果,是薛莉虹预料之中的,她想给乐明一个回心转意的机会,这才想出了这么个“按揭离婚”的招儿……

由此可见,很多人谈及人脉的利益互换时,往往忽略了一个大前提,就是对人际关系的价值共识。

文/郑光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要知道,缺少了价值共识的利益索取,就好比无本之木,即便巴菲特是你的好友,他推荐你一支赚钱的股票你依然不会买。

责任编辑:

所以,结交人脉的逻辑,首要前提并不应该是别人比你强多少,而应该是基于一种多元化的价值共识。

再比如中国互联网的一对“好基友”——马化腾与丁磊的故事。

1993年,马化腾从计算机专业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润迅通讯做编程工程师,每月工资1100元,一干就是5年。

在润迅工作期间,马化腾业余时间喜欢泡在一个深圳最大的论坛CFido上,并兼职了一个站长的职务。

有一次,浙江宁波的一个网友提出了见面的要求,作为站长的马化腾欣然答应。

而这个网友,就是如今互联网响当当的人物——丁磊,那年他年仅24岁。

丁磊是个酷爱冒险的乐观派,他和马化腾一样,都是CFido的狂热爱好者。

只不过,那一年丁磊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辞去了宁波电信局的工作,跑到广州寻找机会。

在找到新的工作之前,丁磊先见了一票网友,这其中就包括和他同年同月生的深圳青年马化腾。

图片 6

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虽然当时都只不过是普通的打工仔,也没有什么共同的事业交集,但依然喜欢没事凑在一起喝酒。

1996年,丁磊已经在广州换了两份工作,在第二份工作期间,丁磊利用业余时间用火鸟系统建立了BBS,并在不久后,创办了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第三年开春,丁磊把自己创建的网易邮箱与163.net域名卖给了广州飞华,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

这一次,丁磊的逆袭彻彻底底刺激到了马化腾,于是,他效仿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注册了一个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正式开始了他的自主创业之路。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虽然马化腾在早期创业时好几次找到丁磊帮忙,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并没有直接帮上。

所以,回过头看,丁磊之于马化腾的最大帮助,其实并非是直接的利益互换,而是一种信息的传递,一种思维方式上的启蒙。

03 沟通是最大的成本

人脉,是特定人群之间的暗号,潜台词是:“我只跟听得懂我话的人玩。”

很多人在寻求人脉时,经常会抱怨,那些层次高的人好像“不平易近人”、“有距离感”、“有些强势”……

事实上,这种想法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不同层次人之间的关系,最大的成本不是财富,而是沟通成本。

比如,同样一条信息,聪明的人秒懂,有些人需要理解好半天;

又如,两个不同层次的人之间交流,想问题的层面不同,沟通成本太高;

再如,有的人找别人帮忙,感觉对方唾手可得,但其实远没想象的简单……

换句话说,凡是那些你生命中的贵人,都不是靠索求换来的,而是对方知道,你和他拥有同一种价值共识,你们是在用同一种语义交流。

比如猎豹CEO傅盛曾说,他在生命中有两个贵人,一个是小米的雷军,另一个,则是经纬投资的合伙人张颖。

图片 7

2008年,傅盛与前老板周鸿祎闹掰离职,第二天,便接到了张颖的电话。

那时经纬刚刚开始在中国的业务,张颖邀请他去经纬,而他却觉得自己更适合创业。

于是,张颖给了他一个折中的建议,让他先到经纬学一学投资,等之后找准了方向再去创业。

要知道,当时的傅盛特别拮据,由于从360出来没有拿到半点股权,存款只剩下小几十万,而且太太没有工作,小孩只有三个月,眼前面临一大堆困难。

后来,傅盛听了张颖的话去了经纬,但仅仅过了11个月,不安躁动的他就又跑出来创办了可牛影像。再后来,雷军牵线将可牛与金山软件合并,傅盛出任新公司的CEO。

很明显,在张颖与雷军看来,傅盛是一个值得帮助的人,前提是得益于他自身的激情与无畏。

正如张颖曾对媒体所说,“从傅盛来经纬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这个人肯定留不住。”

04 人脉不是成功的前提

有人说,人脉是一个人成功的前提,然而事实上,真正的人脉是一个人成功的结果。

一个人的成功,并不是单纯以财富定义的,所以,人脉的成就源自于你能透过自己吸引多少人的认同。

这好比在没有刻意经营的前提下,别人愿不愿意帮你,完全是看你的综合实力。

对于弱者而言,所谓的人脉,看起来非常华丽,实际上只是在浪费时间。

比如之前看到梁宁《产品思维30讲》中的一堂课说,那些能深谙人性,懂得社交关系本质的人,往往都是不怎么擅长社交的内向者,例如做出了Facebook的扎克伯格、做出了QQ的马化腾、做出了微信的张小龙……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可以让人放下防御,使人愿意主动接触。

在我看来,人脉其实也是一种产品,它的最大效果是可以帮助你快速成长,但前提是你要看透它的本质——即准确的传递信息,并与特定人群达成价值共识。

毕竟,人脉能带给你的不只是利益,还有人生的方向,与思想上的启蒙。

关于作者:墨多先生,北京大学硕士,英国互动英才奖得主,互联网创业者,专栏作家,专注职场与个人成长。

图片 8

《阈限思维:改变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